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ORR高达100%!这个命途坎坷的CAR-T疗法终于迎来了天亮……
1979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Rosenberg教授发现,当肿瘤组织细胞在TCGF(IL-2)环境中培养时,其中的淋巴细胞会在增殖的同时杀死癌细胞。这些肿瘤组织中的淋巴细胞被命名为TIL细胞,基于TIL的疗法全称为”Tumor-Infiltrating Lymphocyte Therapy”,可翻译成肿瘤浸润淋巴细胞疗法。
1988年,TIL疗法首次应用于人体用于肿瘤治疗,是最早应用于临床的细胞疗法,并且在后续的黑色素瘤临床试验中观察到了极为乐观的数据,人类首次通过细胞治疗实现了肿瘤完全消退。
但TIL疗法走向商业化,成为一项特定疗法的道路十分坎坷,历经三十年,才见曙光。
2024年2月16日,FDA 加速批准 Iovance 的TIL疗法lifileucel(商品名 Amtagvi)上市,用于治疗无法通过手术切除(不可切除)或已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的黑色素瘤,患者先前需已接受过包括PD-1抑制剂在内的其他疗法治疗。
这也标志着lifileucel成为首个获批的实体瘤细胞疗法。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TIL疗法何以成功

TIL疗法的全称”Tumor-Infiltrating Lymphocyte Therapy”,可翻译成肿瘤浸润淋巴细胞疗法。
TIL是天然存在于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细胞群体(但发挥直接杀伤作用的主要是CD8+T细胞),由于一直在患者的体内与肿瘤细胞识别和战斗,往往具有识别患者癌细胞表面特有的肿瘤标志物的能力。但由于肿瘤微环境的复杂影响,TIL实际上难以发挥其预期功能,最终在慢性刺激、与肿瘤“徒劳无功”的抗争中发生“T细胞耗竭”。
TIL疗法在患者接受手术切除后,将肿瘤切除样本中的T细胞提取出来进行活化与扩增,再重新输注回患者体内。与CAR-T疗法中的T细胞产品相比,这些T细胞可能天然靶向多种抗原,且更适应实体瘤复杂的肿瘤微环境,甚至具有“归巢”效应,能在输注进患者体内后迅速到达靶器官。这也意味着TIL疗法能够攻克CAR-T难啃的实体瘤适应症。
一项lifileucel黑色素瘤临床试验显示,73 例患者中ORR为 31.5%,其中有3例(4.1%)患者完全缓解(CR),20 例(27.4%)患者部分缓解(PR)。在对治疗有反应的患者中,分别有 56.5%、47.8% 和 43.5% 在 6、9 和 12 个月时继续维持反应,没有肿瘤进展或死亡。
就lifileucel的临床数据来看,TIL疗法可以克服PD-1耐药(考虑到作用机理,TIL疗法的“抗耐药”效果可能非常广泛),其疗效高低也与患者的PD-1相应程度关系不大。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TIL疗法何以挫折

但高度定制化的TIL疗法也因此存在着目前难以克服的先天劣势。采用TIL疗法的前提是首先需要患者进行肿瘤切除手术,也就是说肿瘤起码是可切除的,且能够在切除样本中获得足量的TIL。
在通过手术获得具有足量TIL的活性样本后,需要经历大约34天的制备流程,此后患者需要通过淋巴细胞清除预处理,再重新输注TIL。
此后,患者需要持续注射大剂量的IL-2以继续保持细胞活性,而大剂量的IL-2本身就具有生物毒性。
复杂的制备过程注定TIL疗法的价格不会低,目前lifileucel的定价达51.5万美元,高于目前市面上所有已上市CAR-T产品售价。
黎明之前的黑暗最为死寂,Iovance在2019年之后经历了相当长的低迷。在2019年10月与2021年5月,Iovance连续两次被FDA要求提供更多有关于效力分析的额外数据。
这很可能是由于TIL疗法的制备流程过于复杂,导致各批次之间有存在疗效差异的风险。再加之TIL并非单克隆细胞疗法,可能存在极为复杂的药物作用机理,存在监管难度。
最终任职CEO5年的Maria Fardis于2021年5月引咎辞职,未能陪伴Iovance见证曙光。
2022年11月18日,FDA再次要求Iovance补充提交补充分析验证信息和可比性数据。
2023年9月因FDA自身监管资源不足,PDUFA date再次延期3个月。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TIL疗法的先验与未来

正在进行的确证性试验代号为TILVANCE-301计划入组670例患者,与K药单药头对头,预计到2028~2030年才能完成。PD-1抗体是当前黑色素瘤一线治疗方案,lifileucel有机会通过TILVANCE-301充分证明自己一线治疗潜力。
lifileucel目前在多个癌种均进行布局,在肺癌、宫颈癌两个适应症的进展较为突出。Iovance野心勃勃,围绕着肺癌大癌种下的多个分型、多线治疗方案都在进行药物开发。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TIL疗法解决了CAR-T疗法乃至其他细胞疗法都长期难以彻底解决的实体瘤难题,以“没有特定靶点”的手段回应了“缺乏靶点”的问题,以“来自肿瘤微环境”克服“肿瘤微环境限制”,有点见招拆招的意思。
但TIL疗法与CAR-T疗法的边界可能并没有那么清晰,尽管lifileucel未对T细胞进行基因修饰,但这并不意味后续的TIL疗法也要保持TIL的“原汁原味”。在TIL上进行进一步修饰,增强其疗效、持续时间甚至减少对IL-2的依赖也完全可行。
但考虑到TIL疗法目前已经存在制备时间长,成本高的问题,对TIL进行修饰的前提条件是需要在工艺上的进一步优化,把制备时间腾出来交给基因编辑,并将成本压缩在一个合理区间,才能在提升疗效的同时,保证患者可及性。

参考资料

  1. 实体瘤最佳细胞治疗?——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Tils)

  2. https://mp.weixin.qq.com/s/aXhjeWmf2z06-2vesV3_BA

  3. https://mp.weixin.qq.com/s/RklNmRHtauyflf1L7RAYzw

  4. https://www.iovance.com/clinical-pipeline/

  5. 其他互联网公开资料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为什么说这一疗法获批上市,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药时代

发布者:haitao.zhao,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4年2月18日 18:05
下一篇 2024年2月18日 18:05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FDA批准首款NASH/MASH新药,中国药企如何分享这个百亿美元大蛋糕?点击观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