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CAR-T疗法凭借其良好的临床效果而成为各家药企竞相研发的项目之一,但由于其生产制备成本高昂、无法现取现用以及患者自身T细胞数量、质量的差异等问题一直制约着CAR-T疗法的商业化推广。因此,UCAR-T(通用型CAR-T)疗法应运而生。
2015年,Cellectis将抗捐赠者的免疫细胞进行改造,使该免疫细胞带有抗白血病基因,成功救助了英国一位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1岁女婴Layla Richards,凭借此次成功,Cellectis及其首创的通用型CAR-T疗法名声大噪。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Cellectis的技术救活的女孩Layla(图片来源:newscientist.com)
UCAR-T疗法虽然相较CAR-T疗法更为便捷,但似乎其安全性仍然值得我们继续观察。
阴影再次笼罩Cellectis
美国时间2020年7月6日,国外有媒体报道称,在Cellectis UCARTCS1A的临床试验中,一位多发性骨髓瘤受试者在接受了最大剂量的抗CS1同种异体CAR-T后出现严重程度不详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并在治疗25天后死于心脏骤停。在此之后,FDA紧急宣布暂停该项针对CS1/SLAMF7表达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临床试验,而Cellectis也正在收集该事件的更多细节,并对该事件进行评估。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此消息一经公布,Cellectis两地的股票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然而这并不是Cellectis第一次出现死亡事件,在此之前,Cellectis也发生过受试者死亡的事件。在2017年时,Cellectis UCART123的临床试验因造成一位受试者死亡而被FDA叫停,但在修改了临床方案后得以重启。
无论此次试验是否会重启,但死亡事件让FDA对于UCAR-T疗法安全性的警惕性再次提高。而这也可能对专注于UCAR-T疗法的Cellectis造成一定的影响。
UCAR-T赛道上的选手们
目前已获批上市的CAR-T疗法都因种种原因掣肘,造成商业化困难及治疗费用高昂。在保证疗效以及商业化推广的前提下,UCAR-T疗法诞生了。接下来将介绍一下这条赛道上的一些选手们。
1

 

Cellectis

 

 

谈及UCAR-T疗法,绕不开的一家公司就是Cellectis。这不仅仅是因为其开创了UCAR-T疗法的先河,也因其是在这条赛道上跑得较快的选手之一。目前,Cellectis研发的4种UCAR-T疗法涵盖了CD19、CD123、CD22、CS1多个靶点。进展最快的UCART19疗法通过授权的形式目前由ServierAllogene共同开发,Allogene拥有UCART19在美国的开发及商业化权益,而Servier负责该产品除美国外其他国家/地区的市场。而管线中出现的ALLO-501和ALLO-715是Cellectis的独家许可Servier和Allogene开发。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2

 

Allogene

 

 

这家由Kite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Arie Belldegrun 携手原 Kite 研发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 David Chang共同创立的公司在成立不到一年后完成了IPO融资3.24亿美元,并以势如破竹之势重回CAR-T赛道。
其目前与Servier、Cellectis、辉瑞等公司达成了合作,接手推进辉瑞的CAR-T和UCART产品线。分别为此前授权自Cellectis和Servier的16个临床前CAR-T项目以及授权自Servier的UCART-19项目。而其研发的ALLO-501也表现出了较好的安全性,虽然出现了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以及神经毒性,但受试者无需接受治疗即可缓解消除。
 
3

 

CRISPR Therapeutics

 

 

目前CRISPR Therapeutics拥有三款在研的UCAR-T疗法,分别靶向CD19BCMACD70。在2018年的AACR大会上,该公司通过UCAR-T疗法的最新研究数据证明了通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对于靶向BCMA和CD70的CAR-T细胞具有较高的编辑率、一致性表达、选择性以及强大的细胞杀伤力。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参考资料

1、http://ihemater.ashermed.com/Web/AritcleHtml/15270472780.shtml
2、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dn28454-gene-editing-saves-life-of-girl-dying-from-leukaemia-in-world-first/
3、https://www.fiercebiotech.com/biotech/death-cellectis-off-shelf-car-t-trial-triggers-fda-hold

4、https://www.cellectis.com/en/products/product-candidates/

5、https://mp.weixin.qq.com/s/9CpT7oHB1wCC_2eJdZMyCg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时间、水平有限,错误偏颇难免。欢迎朋友们指正!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 END –

推荐阅读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诺奖靶点HIF-2α的别构抑制剂最新进展小结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MET的收获季节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JAK-STAT信号通路在炎性和自身免疫及新冠肺炎治疗中的开发应用

紫薯博士专栏 | FDA批准的52个小分子激酶抑制剂汇总及耐药机制和研发新挑战

紫薯博士专栏 | 重磅突破!靶向RAS小分子药物最新进展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 药时代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CAR-T疗法凭借其良好的临床效果而成为各家药企竞相研发的项目之一,但由于其生产制备成本高昂、无法现取现用以及患者自身T细胞数量、质量的差异等问题一直制约着CAR-T疗法的商业化推广。因此,UCAR-T(通用型CAR-T)疗法应运而生。
2015年,Cellectis将抗捐赠者的免疫细胞进行改造,使该免疫细胞带有抗白血病基因,成功救助了英国一位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1岁女婴Layla Richards,凭借此次成功,Cellectis及其首创的通用型CAR-T疗法名声大噪。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Cellectis的技术救活的女孩Layla(图片来源:newscientist.com)
UCAR-T疗法虽然相较CAR-T疗法更为便捷,但似乎其安全性仍然值得我们继续观察。
阴影再次笼罩Cellectis
美国时间2020年7月6日,国外有媒体报道称,在Cellectis UCARTCS1A的临床试验中,一位多发性骨髓瘤受试者在接受了最大剂量的抗CS1同种异体CAR-T后出现严重程度不详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并在治疗25天后死于心脏骤停。在此之后,FDA紧急宣布暂停该项针对CS1/SLAMF7表达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临床试验,而Cellectis也正在收集该事件的更多细节,并对该事件进行评估。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此消息一经公布,Cellectis两地的股票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然而这并不是Cellectis第一次出现死亡事件,在此之前,Cellectis也发生过受试者死亡的事件。在2017年时,Cellectis UCART123的临床试验因造成一位受试者死亡而被FDA叫停,但在修改了临床方案后得以重启。
无论此次试验是否会重启,但死亡事件让FDA对于UCAR-T疗法安全性的警惕性再次提高。而这也可能对专注于UCAR-T疗法的Cellectis造成一定的影响。
UCAR-T赛道上的选手们
目前已获批上市的CAR-T疗法都因种种原因掣肘,造成商业化困难及治疗费用高昂。在保证疗效以及商业化推广的前提下,UCAR-T疗法诞生了。接下来将介绍一下这条赛道上的一些选手们。
1

 

Cellectis

 

 

谈及UCAR-T疗法,绕不开的一家公司就是Cellectis。这不仅仅是因为其开创了UCAR-T疗法的先河,也因其是在这条赛道上跑得较快的选手之一。目前,Cellectis研发的4种UCAR-T疗法涵盖了CD19、CD123、CD22、CS1多个靶点。进展最快的UCART19疗法通过授权的形式目前由ServierAllogene共同开发,Allogene拥有UCART19在美国的开发及商业化权益,而Servier负责该产品除美国外其他国家/地区的市场。而管线中出现的ALLO-501和ALLO-715是Cellectis的独家许可Servier和Allogene开发。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2

 

Allogene

 

 

这家由Kite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Arie Belldegrun 携手原 Kite 研发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 David Chang共同创立的公司在成立不到一年后完成了IPO融资3.24亿美元,并以势如破竹之势重回CAR-T赛道。
其目前与Servier、Cellectis、辉瑞等公司达成了合作,接手推进辉瑞的CAR-T和UCART产品线。分别为此前授权自Cellectis和Servier的16个临床前CAR-T项目以及授权自Servier的UCART-19项目。而其研发的ALLO-501也表现出了较好的安全性,虽然出现了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以及神经毒性,但受试者无需接受治疗即可缓解消除。
 
3

 

CRISPR Therapeutics

 

 

目前CRISPR Therapeutics拥有三款在研的UCAR-T疗法,分别靶向CD19BCMACD70。在2018年的AACR大会上,该公司通过UCAR-T疗法的最新研究数据证明了通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对于靶向BCMA和CD70的CAR-T细胞具有较高的编辑率、一致性表达、选择性以及强大的细胞杀伤力。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参考资料

1、http://ihemater.ashermed.com/Web/AritcleHtml/15270472780.shtml
2、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dn28454-gene-editing-saves-life-of-girl-dying-from-leukaemia-in-world-first/
3、https://www.fiercebiotech.com/biotech/death-cellectis-off-shelf-car-t-trial-triggers-fda-hold

4、https://www.cellectis.com/en/products/product-candidates/

5、https://mp.weixin.qq.com/s/9CpT7oHB1wCC_2eJdZMyCg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时间、水平有限,错误偏颇难免。欢迎朋友们指正!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 END –

推荐阅读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诺奖靶点HIF-2α的别构抑制剂最新进展小结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MET的收获季节

紫薯博士专栏 | 靶向JAK-STAT信号通路在炎性和自身免疫及新冠肺炎治疗中的开发应用

紫薯博士专栏 | FDA批准的52个小分子激酶抑制剂汇总及耐药机制和研发新挑战

紫薯博士专栏 | 重磅突破!靶向RAS小分子药物最新进展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UCAR-T再现风波,我们将何时才能拥抱UCAR-T?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