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原文作者:Jan Fourman,PhD
编译:鱼丸、及时雨
了解FDA药品法规,请点击【阅读原文】
 


引言:

刚刚过去的520并不只是一个谐音的情人节,更是世界临床试验日。正是因为临床试验的出现,才充分保证了人与动物预防、治疗等手段的安全性、有效性等。我们今天介绍的主角虽不是临床试验之父,但也是与药物研发、安全等息息相关的人——“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

你是否听过“试毒敢死队”的大名?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可怕?但这个由Harvey Washington Wiley领导的食物试毒小组拥有着一个非常善意的初衷——推动《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的立法。
在介绍这个试毒敢死队之前,我们先介绍下这个敢死队的成立时代背景
不知你们是否看过《Jungle》这本小说?看过的读者可能对吃肉这件事都产生了心理阴影。当年罗斯福总统在看到这本小说中的内容后,震惊得将盘中的香肠丢出窗外。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个关于罗斯福总统的故事是否是真,但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到那个年代的食品安全问题是多么严重!
1883年,正经历着食品以及药品安全乱象的Wiley被邀请到美国农业化学局担任首席科学家,在那里他得到了一笔专门用于研究食品加工中化学防腐剂的经费。正是这笔经费让这个专注于食品科学研究的化学家得以实现自己的“野心”——通过研究饮食对人体的影响,推动、颁布广泛应用的食品法规!
经费已到位,接下来就是招兵买马了!在选择成员的时候,Wiley有着自己的衡量标准,成员必须是品德高尚(high moral character)冷静(sobriety)且可靠(reliability)的人。这入组标准似乎有点奇怪?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那么奇怪了,因为这项试验将关乎当下以及未来所有美国人的食品健康安全,所以成员们必须足够冷静且不被外界干扰地对自己身体状况做出客观判断。经过一番考量之后,Wiley一共招募了12位有着无限活力以及好胃口的年轻组员。
 

“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Wiley先生与部分组员
钱到位了,人也有了!就在Wiley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惊人的事情。所有组员选择用宣誓的方式替代知情同意书的签署,这在极度重视契约精神的美国,可以说是舍弃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比放弃签署知情同意书更疯狂的是,这12位成员全部放弃了由于试验产生的人身损害(包括死亡在内)向政府提出赔偿诉讼的权利并承诺为该试验组服务一年。
先前放弃签署知情同意书,最多是打无合同工,虽无法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但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获得自己应得的权益。但放弃赔偿诉讼,就相当于在对Wiley说,无论是996还是117,我愿放弃所有权益,将生命托付给你!好了,不开玩笑了。这12位成员的选择并不是出于对律法的无知,而是深刻地体会到这一试验的重要意义。或许,这就是人类的伟大之处!人们会为了全人类的生命健康放弃自己的所有。金钱、虚名不过尔尔。
好在,Wiley并不是什么黑心无良老板,当组员身体出现异常时,他就会停止进一步的试验。就这样,这项旨在观察人体在食用一些最常见的食品添加剂后产生的反应的试验就正式开始了!
Wiley将第一个试验目标锁定在硼砂,这是1902年最常见的食品添加剂之一,因为这种添加剂能让腐烂的肉重新“恢复”新鲜。敢死队的成员们每天只能食用专有厨房提供的加入了食品添加剂的食物,且每一次摄入的添加剂的剂量都会在前一次的基础上有所增加。
除去饮食上的控制外,他们部分体征也都在监控之内,每次用餐之前,他们都需要测量体温以及脉搏;每周他们都要体检与称重。更超出你想象的是,剪头发和锻炼这样的事情也需要在监督之下才能进行,因为Wiley要收集他们的头发、汗液并对这些进行分析。
完成以上内容可能需要成员无比的耐心,接下来的这些就需要成员无比好的胃口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来看下成员们的假日菜单吧!
苹果、汤、火鸡、四季豆罐头、红薯、白薯、萝卜、奶油肉汁牛肉片、蔓越莓酱、芹菜、泡菜、粽子、黄油面包、茶以及咖啡。是不是看起来相当不错?编者在撰写的时候都看得有点饿了,但别忘了,这项试验的目的——考察人体在摄入食品添加剂后的反应。对,没错。以上这些菜肴中都有着硼砂。
后来,因为菜谱中添加的硼砂实在太多,Wiley就以“老硼砂”(Old Borax)而被人熟知。随着试验的进展,成员们在服用硼砂后出现了头痛、胃痛等一系列不适。就此,硼砂上了食品添加剂“黑名单”。如果你查阅资料,就会发现各个国家都将硼砂加入了禁止添加的名单中。
在完成了硼砂这一阶段性目标后,Wiley将目标转向了1902年盛行的其它添加剂,如硫酸、硝石以及甲醛。除了刚刚提及的三种,硫酸铜也是颇受食品制造商喜爱的添加剂,因为这种试剂能让灌装豌豆和青豆变成翠绿色,让人看着就很有食欲。
看着这些添加剂的名称,你就能想想当年的美国,食品安全问题有多令人担忧!就以硫酸铜为例,它不仅能让灌装豌豆变绿,还能让你的脸色变绿,因为它会引起恶心、腹泻、呕吐、肝肾损伤、脑损伤以及黄疸等毒副作用。最最需要补充的是,硫酸铜现在被用作杀虫剂,最常见的当属“波尔多液”了。
这个以命相搏的团队广受百姓以及纸媒的好评,因为他们推动了国会对于食品安全法案的通过。有人甚至为试毒敢死队写了一首歌——The song of the Pizen (Poison) Squad。
请允许我将这首简短的歌谣抄录在下方:
 

The song ofthe Pizen (Poison) Squad

皮尔森(试毒)小组之歌

by poet S.W. Gillilan.

作词:S.W. Gillilan

On prussic acid we break our fast

早晨从氢氟酸开戒

We lunch on a morphine stew

午餐吗啡炖汤

We dine with a matchhead consume

我们和着火柴梗用餐

Drink carbolic acid brew

喝下碳酸饮料

Corrosive sublimate tones us up

腐蚀性物质使我们强壮

Like laudanum ketchup rare

就像番茄酱

While tyro-toxicon condiments

加上干酪毒素(tyro-toxicon)调味

Are wholesome as mountain air

是否像山上的空气有益健康

Thus, all the “deadlies” we double-dare to put us beneath the sod

因此,我们勇于触碰“死亡”,甘愿被埋葬

We’re death-immunes and we’re proud as proud

我们因对死亡无畏而倍感自豪

Hooray for thePizen Squad!

为皮尔森小组而欢呼!

所有的努力终将换来回报!Wiley和他的敢死队,在1906年迎来了他们的回报——美国国会通过了《肉类检验法案》以及《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这也是美国第一次颁布针对食品监管的法案。对于这两部法案的颁布,《纽约时报》曾欢呼:“民众可以享受纯净食品和真正药品的时代来临了!”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Wiley黯然离开他所为之奉献的化学局,但他依旧没有放弃为人类健康而发声。他积极通过《好管家》杂志发表自己的言论,推动人类食品、药品健康安全。而由Wiley创立的团队及部门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FDA!
在Wiley逝世多年后,美国邮政局发行了印有Wiley肖像的邮票以纪念这位伟大的“FDA之父”。
 

“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美国邮政局发行的纪念邮票
让我们对Wiley以及他的敢死队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因为正是有这一类人,我们的食品安全才得以保障,我们的生活才能得以安心。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时间、水平有限,错误偏颇难免。欢迎朋友们指正!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 END –

推荐阅读
两周年纪念!港交所生物技术公司IPO新政回顾
2020癌症统计报告发布,死亡率出现最大年度降幅
NEJM重磅:创造历史!免疫治疗首次取得晚期肝癌一线治疗成功,患者1年生存率达67.2% | 临床大发现
“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FDA之父”Harvey Washington Wiley与他的试毒敢死队(The Poison Squad)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