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正文共:11123 字,34 图

预计阅读时间:28 分钟

药时代编者按:

本文成稿于2020年3月30日。因为所研究的企业属于持续性经营状态,作者所依据的商业信息以该成稿日期为采集截止时间。敬请朋友们知悉。衷心感谢!

 
不同河畔 一样花开 

1993年5月,一位青春洋溢的女孩漫步在英国牛津大学的查威尔河畔,她的笑容像极了此时此刻明媚的阳光。青草的香味混和着河面上淡淡的湿气扑面而来,初夏的味道真好。这位女孩名叫Emma Walmsley(艾玛·沃姆斯利),她眺望着远处一幢幢古雅的校舍,试图要将这些独特的风景印刻在记忆里。在即将到来的牛津大学毕业典礼上,她将获得语言学的硕士学位,从此告别象牙塔而迈入社会。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英国牛津大学

作为一位投胎小能手,艾玛出生的起点已经是绝大多数女孩遥不可及的终点了。1969年,她诞生在美丽富饶的英国堪布里亚郡,父亲罗伯特·沃姆斯利爵士(Sir Robert Walmsley)是英国军方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以英国皇家海军副上将的军衔退役,之后在英国国防部负责军购。对于艾玛而言,富裕和奢华不过是生活的基准线。她并不需要像普通女孩一样为生计和前途来打拼职业,她只需要寻找到自己内心最喜欢做的事情就行了。几经权衡之后,Emma在毕业后接受了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L’Oréal)的聘书,到伦敦从事了一份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
 
同一时间点,我们把镜头摇到大西洋彼岸的波士顿。微热的夏风里,查尔斯河面上星星点点的帆船驶过,一位印度裔女孩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陷入了沉思。她叫瓦希玛·凯瓦拉玛尼(Reshma Kewalramani),一位祖藉为印度孟买的年轻女孩,考入了波士顿大学攻读医科学位。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波士顿查尔斯河畔的麻省总医院

 

波士顿大学曾经出过一位杰出的校友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以一篇代表着美国精神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被这种美国精神所感召,瓦希玛的梦想就是扎根在这个国家,倾心尽意去做一位救死扶伤的好医生。
 
相同时间不同国家,同样漫步在河畔的这两位年轻女孩,来时的人生道路如此天差地别。她们当年怎么也不会想到,20年后,她们都将成长为世界级企业的CEO,并带领着各自的公司在制药领域内展开并不直接、却又紧密相关的巅峰对决。 

 
两条起跑线 一个“中”点站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玛·沃姆斯利

 

艾玛于1993年进入了欧莱雅集团之后,前后在伦敦、纽约和上海服务了17年,专注于市场营销工作,并“多、快、好、省”地将欧莱雅的美妆品牌在这一个个区域市场中成功高销促卖。在上海的时候,她曾经负责三个品牌的运营,包括“巴黎欧莱雅“、“美宝莲“还有收购的中国品牌“小护士“。
 
葛兰素史克(以下简称:葛兰素)是英国最大的制药企业,2010年在一次“老乡聚会”的午饭中,这家制药巨头当时的CEO安德鲁·威蒂(Andrew Witty)认识了艾玛。这顿饭吃得相当不错,艾玛在席间给威蒂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不久之后,威蒂对她委以重任,让她去负责葛兰素在欧洲的消费者保健品市场。
 
面对“老乡”的大力“提拔”,正在中国魔都享受着东方美食的艾玛并不领情。她的第一反应是抗拒:“像我这样一位有着四个孩子的母亲,怎么能够胜任如此重要的工作呢?”然而时不我待,进入葛兰素后,艾玛竟然如鱼得水,她才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对这份工作心存过多的顾虑。

 

很快,艾玛就升任成为负责全球葛兰素消费保健品业务的老大,并在任期内将销售额提升了38%,在2017年达到了114亿美元。当时,董事会已经持续多年对原任的CEO威蒂深感不满,而业绩卓越的艾玛逐渐走进了他们的视野。2017年3月,持续走低的公司股价和前景不明的商业战略让董事会对威蒂忍无可忍,他们终于用艾玛替换了这位曾经助她上位的“贵人”。从此,艾玛被正式擢升为这家在全球第七大制药巨头的CEO,开始全权为1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股东、300多亿美元的消费者以及10多万的葛兰素员工履行职责。

 

2018年,《财富》杂志评选“国际影响力最大的商界女性”,49岁的艾玛荣登榜首。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瓦希玛·凯瓦拉玛尼

 

让我们重新聚焦到印度裔女孩瓦希玛身上。她的职业发展,走的是标准美国医学精英的路线。通过自己超乎常人的勤奋和努力,瓦希玛的美国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1998年6月,她以荣誉毕业生的身份获得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学位,开始在麻省总医院接受严格的内科驻院医生训练。其后,她在哈佛的一所附属培训医院Brigham&Women’s Hospital完成了肾脏科的专科医生训练,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肾脏病专科医生。
 
2004年,瓦希玛从医院体系转入到全球首屈一指的生物制药公司Amgen安进)。从负责Amgen医疗事业部(Medical Affairs)的基础工作开始,她一步步升任为其美国医疗事业部的副总裁。这个过程中,她兼任过FDA内分泌和代谢药物咨询委员会的制药行业代表以及美国肾脏健康委员会的首届董事会成员。2015年,她又获得了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学位。
 
2017年2月,瓦希玛离开了服务12年的Amgen,接受了Vertex公司邀请,就任其高级副总裁。在Vertex这段崭新的职业征程中,瓦希玛的晋升速度快如闪电,14个月以后,她就以执行副总裁和CMO的身份开始负责Vertex的药品研发15个月以后,Vertex正式宣布她作为下一任CEO。那天是2019年7月25日,瓦希玛46岁,在未来8个月的过渡期中,她将逐渐执行起CEO的责权,直到2020年4月正式从原任CEO杰佛里·莱顿(Jeffrey Leiden) 手中接下Vertex的帅印,开始执掌这家朝阳般红火的生物制药公司。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两位CEO的背景对比
 
 
一场并无短兵相接的巅峰对决

 

不同的命运把这两位女性带到了事业的最高点,她们双双成为了制药领域最位高权重的女性CEO。艾玛领导的葛兰素和瓦希玛领导的Vertex是大不相同的,可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她们带领各自的公司展开了并不直接、却又紧密相关的巅峰对决呢?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以本文撰写的时间2020年3月20日为基准点,两家公司在股票市场上的总市值和市盈率如下表所示。从体量上,葛兰素远远超过了Vertex,但是从公司的含金量上,Vertex却比葛兰素更胜一筹。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在美国,葛兰素这种类型的制药巨头被统称为Big Pharma(大药企)。除了葛兰素,还有强生默克辉瑞罗氏诺华礼来、施贵宝、艾维伯、赛诺菲以及阿斯利康等等,它们都是近千亿美元市值俱乐部的会员。在过去近百年的发展历史中,它们通过销售药品和不断兼并,积累起巨大的行业规模和商业势能。大药企一般有两个特点:第一、旗下的产品线不仅仅有处方药品,有时候还会有OTC成药、消费保健品、诊断设备和其它相关的医药用品;第二、虽然也有生物药制剂,但大多为利润更高、成本更低的小分子化学药品。这些药品在具备更高疗效的基础上,常以销售渠道和庞大销售量去取胜。但随着专利悬崖的到来,它们亦很容易受到仿制药的冲击,利润率也随之急剧下降。

 

像Vertex这一类被前沿生物科技驱动的新型药企,在美国被称为Biotech(生物科技公司)。除了Vertex,还有Amgen、Gilead、BiogenRegeneron以及BioMarin等等。它们既有市值数达百亿至千亿美元的大型高科技公司,也有一批微小的初创药企(Biotech Start-Up)。这类初创药企,目前在波士顿地区就聚集着约800多家,在旧金山大湾区则有约900多家。它们的特点是,以基因编辑免疫疗法等高新技术为核心,研发和生产较多的是大分子药物和生物疗法,包括现今流行的众多IO单抗/双抗CAR-T/CAR-NK基因疗法肿瘤疫苗溶瘤病毒干细胞疗法等等。这些公司的药物/疗法研发一旦成功,往往可能攻克过去某种本无希望的疾病,它们的销售额、利润额和股票市值也能够随之一飞冲天。Vertex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它针对囊性纤维化病(Cystic Fibrosis)所提供的多种疗法,将这个疾病从不可治变成了可治。仅仅在这一个方向上的成功,就让它的市值高达百年巨头葛兰素的67%。

 

在过去5年葛兰素和Vertex股价变化的对比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葛兰素的股份一直处于负增长中,五年累积下跌了31.7%。相较而言,Vertex除了2016年至2017年间的振荡下跌,都处于明显的正增长中,五年累积增长了64.7%。这说明对比起葛兰素这种体型巨大、有型资产重、员工人数多、产品线广却分散、科技创新力不够明显的企业,投资者更加偏好Vertex这种体型小、资产轻、员工数少、产品线专一、科技创新力较强的企业。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2015年-2020年葛兰素和Vertex股价变化对比图
 
如果从股价变动中,我们还是没有完全捕捉到两家公司不同价值潜力的真正原因,就进一步再来看一下它们近5年的销售业务和利润水平。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2015年的时候,Vertex的销售额10.3亿美元,仅为葛兰素366亿美元的2.8%。那时候两家公司站在一起,确实是蚂蚁与大象的强烈对比。不过,随着Vertex在CF领域的优势逐渐明确,这个差距就越来越小,逐渐达到了近10%。为了消除英美两国不同税赋的影响,本文用它们的税前利润率再一次进行比较。虽然葛兰素的税前利润率在Emma的领导下有所提升,但依然不如Vertex的利润率提升明显,呈现出高科技公司所具备的巨大发展潜能。加上Vertex在所处适应症领域,其技术独占性和市场独点性非常明显,它自然而然成为了华尔街的宠儿。
 
 
实力与性别无关

 

当这两位CEO女强人刚刚坐上她们的新位置时,世界投给她们的目光,并非全然的信任。公众认为,卖药的葛兰素不应该像卖化妆品的欧莱雅那样去聘用一位市场营销背景的女性来做CEO。一家名为Nutrea市场分析公司的首席顾问Swami Subramaniam,甚至认为艾玛只是一只穿着CEO外套的金丝雀。不过,显然公众的指责不仅仅是针对专业背景,即使是一位具备了资深医学背景的女性CEO,也依然会被媒体说三道四。当瓦希玛走到了Vertex的台前时,公众同样不认可。医药界的权威传媒Fierce Pharma亦曾公开发表文章,认为这次Vertex走马换将,可能预示着其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公众对她们如此缺乏信心,仅仅是因为她们是女性吗?
当然不是。真正的原因在于这两位大姐过去没有机会呈现足够辉煌的业绩,以证明她们有能力带着巨型公司一路过关斩将,赚一个盆满钵满。想想这也很正常,毕竟她们都是第一次出任“大型”药企的CEO。
 
商业企业的本质是追逐利润,这些价值百亿和千亿美元级别的大公司董事会在确定CEO人选时,骨子里都是在玩真金白银的大赌局,没有谁敢在侯选人身上贴一张男性或女性的标签来做决定。所以,即使美国的女权主义者总是在职场上为女性争取更多机会,而许多大公司也会为了塑造自己“男女平等”和“政治正确”的形象,在一些高管职位上尽量为女性安排一些适合的机会,但事实却强于这些“男女平等”的政治论调:全球500强企业的CEO,目前只有4.2%是女性;在制药行业,这个数字稍为高一些,但女性CEO的比例也仅仅是7-9%。
 
在商言商的董事会,大家都是冲着钱来认认真真作决定的。他们认为谁最有潜力为公司挣钱,就选谁。大公司CEO的候选人,每一位都有很强的过人之处,才可能赢获董事会足够的重视。一路过关斩将,PK掉了其他强劲竞争对手的艾玛和瓦希玛,都绝非等闲之辈。
 
她们之间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样的呢?她们以何为筹码来领导各自的公司进行这场非直接性的巅峰对决呢?
 
就葛兰素和Vertex的药品管线和在售药品而言,它们专注的治疗领域各不相同,从来没有直接的你争我夺。实际上,它们的竞争格局在更高的层面,关乎着战略方向和研发实力,也关乎着企业的生死存亡。我们且看一看艾玛和瓦希玛的作为,就可看出这种竞争格局的端倪。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演讲中的艾玛·沃姆斯利
 
 
艾玛,行业最激进之换血疗法
 
就任CEO后的30个月内,艾玛就已展现出自己是一只丛林母狮的雄威,而非大众眼中的一只笼中金丝雀。她的战略核心,并不在于追求公司的规模宏大,而在于追求公司的真正实力。她努力让葛兰素从此转型成为一家具备一流研发创新能力、高效率和丰厚利润率的公司。
 
1.集中于制药业

 

艾玛的第一步,是将公司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药品方向上。最初,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利用自己过去颇为深厚的市场营销经验来提升葛兰素的消费保健品业务。出乎大众意料,2018年底时葛兰素宣布,将年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27亿美元的消费保健品业务打包分离,与辉瑞的消费保健品业务部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葛兰素占68%的股份,而辉瑞占32%。这家合资公司运营三年之后,将在伦敦股票交易市场单独挂牌运营。消费保健品业务的销售额虽高,但利润率却偏低。把它独立出去,公司总体资产的盘子虽然变小了,不过,公司能够将所有的资源和力量集中于更为有利可图的制药业务上,这样才能成长为一家更具竞争力的公司。在这一操作上,葛兰素并不是先驱,其实众多大药企都已先后把它们的消费保健品或其他利润较低的制药部门分离出去,艾玛也期盼葛兰素在这个方向上大获全胜。
2.打造创新能力

所谓“The low hanging fruits were picked”,传统的小分子化学药品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容易的果子可以采摘了,整个制药行业的明天都逐渐转向技术含量较高的大分子生物药上。艾玛的雄心是将葛兰素发展成为在生物科技方面具备强大研发能力的公司。为此,她不惜用高于自己年薪的筹码,将生物制药领域的王牌元帅哈尔·巴伦(Hal Barron)招到旗下,出任负责新药研发的首席科学官。(敬请期待我的另外一篇文章《一个电话,能改变百年巨头葛兰素的命运吗?》)
 
就公司药品的研发管线而言,她接纳了巴伦在药物研发领域的远见,将核心的研发力量集中在最有前景的免疫疗法上。艾玛认为,制药行业的下一轮增长一定是由某几种具有划时代科技的药品所带动的,那也正是葛兰素的未来所在。正是这个原因,葛兰素绝对不会耗费资源进入Me Too或仿制药领域。在目前产品管线中,葛兰素已经手握15种重磅药物,其中有两种前景较为明朗。第一种,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 Drug Conjugate,ADC),它瞄准一种被称为BCMA靶点。第二种,是有着巨大商业前景的T细胞疗法,也是从英国AdaptImmune公司获得授权的TCR-T。其目标为一种叫NY-ESO-1的蛋白靶点,目前已有六个临床试验同时进行。
3.提高企业效率

为了治好葛兰素效率低下的大企业病,艾玛在人事任命和企业文化两方面双管齐下。30个月内,她马不停蹄地更换了集团高级管理层125位经理中的100位,而这些新的高管中,每三位有就一位就来自于葛兰素集团外部。而且,她不仅换将,也换帅。除了巴伦这一重要任命外,艾玛还将阿斯利康(AZ)的执行副总裁卢克·米尔斯 (Luke Miels)请来担任制药产品部的总裁。上面提到过,这是艾玛认为葛兰素命脉所系的重要部门。
 
当公司上上下下都质疑这么快的换血速度会不会导致公司休克时,意志坚强的Emma并没有停止改革的脚步;与之相反,她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做法,支持巴伦将以前决策采用的“团队负责制”改为“个人负责制”,以避免管理层相互踢皮球,从而造成当断不断的低能和无效。

 

到了这里,细心的读者自是能够发现,葛兰素在艾玛的领导下,发展的方向不就是在逐步接近Vertex的策略吗?在商业模式上,旧的未必是经典;在商业规模上,大的也未必是赢家。一家灵活而高效,具有蓬勃创新能力的生物制药公司,才能具备实现利润率和市盈率双高的实力。当前的美国还有Big Pharma和Small Biotech的区别,但随着这些大制药公司不断向创新科技转型,这两类制药企业的分限线很快就会越渐模煳,甚至可能有一天将完全消失。

 

 

瓦希玛,行业最佛系之萧规曹随
 
再来看看瓦希玛的立场。这位满脸佛系的肾脏专科医生被钦定为Vertex的下一任CEO还不足八个月,我们很难从她的举措中总结出章法,只能根据公司最近的信息一窥端倪。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Vertex公司的实验室

 

到目前为止,这家全球排名第五的生物科技公司,几乎所有的销售都来自于治疗囊性纤维化病(CF)的药物。基于目前还没有其他对该疾病更为有效的药物,Vertex通过不断对药物叠代更新,还将占领该领域利润多年。2018年底,Vertex的现金帐户中有32亿美元,到了2019年6月,增加到了40亿美元。这些滚滚红利能够从容地支持Vertex的内部研发,也能够支持Vertex轻松地兼并其他公司的研发平台。
 
目前,Vertex在三种创新机制的新药上,已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1. 代号为VX-150作为治疗急性和神经性疼痛的创新药物。该药的药理机制为通过抑制NaV1.8来阻断疼痛感。NaV1.8是一种电压门控钠通道,在传播疼痛的外周神经元中表达。VX-150已完成了骨关节炎、急性疼痛和神经性疼痛3个二期临床试验,期待未来进入三期临床。另外,一个二代的治疗疼痛药物VX-961,亦会快进入一期临床。 

  2. 代号为VX-814小分子药物,它是一种α1抗胰蛋白酶调节剂(Alpha-1 Antitrypsin Modulator),能够对该AAT蛋白酶失常导致的一种遗传性疾病起到治疗效果,快进入二期临床试验。 

  3. 代号为VX-147的药物,能够对APOL1突变的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FSGS)起到疗效,在美国,患有该疾病的人约有一万,目前在一期临床试验中。 

此外,Vertex目前最感兴趣的药品管线是基因组编程(Genome Editing)。由于公司内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产权,它就通过与外部公司的技术合作和直接兼并来获得相应的技术和专家。其中,Vertex耗资近10亿美元与CRISPR Therapeutics公司合作,共同寻求医治因为基因问题而导致肌肉无力症的疗法。此外,Vertex还耗资2.5亿美元兼并了Exonics公司,以获得治疗杜兴氏肌肉营养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的方案。
 
就Vertex的财务实力和技术布局来看,它过去30年的发展都在为未来的突飞猛进打下基础。医药界的权威传媒Fierce Pharma因着瓦希玛的就任以及就此导致的一些人员流失,就断言Vertex告别了黄金年代,这明显有失偏颇。2019年时,它的年销售额为41.6亿美元,只及葛兰素394亿美元的十分之一,但是,由于它的药品管线铺设得当,市值却为559亿美元,已经达到了葛兰素840亿美元的2/3。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莱顿和瓦希玛

 

不过,从时间点上看,Vertex的这盘棋是瓦希玛的前任杰佛里·莱顿(Jeffrey Leiden)早已经规划好的。那么,瓦希玛将会在这盘棋里扮演什么角色呢?她当然不会推翻过去,重打江山。在就任演说中她明确表示,未来还将和莱顿肩并肩地走下去。实际上,2020年4月之后,莱顿还将继续留在董事会,并以执行主席身份服务到2023年。他表示会积极扛起BD的工作,为Vertex规划和组织未来的药品管线。这样看来,瓦希玛近期的主要工作还是执掌公司的内部研发,或执行莱顿交给她的其它工作。也就是说,她还没有完全“真真正正”地稳坐CEO的位置,莱顿可能还是幕后垂帘听政的太上皇。
 
随着时间的推移,瓦希玛的领导风格将会慢慢呈现在世界面前。我们也很好奇,等到2023年莱顿完全退场之后,她需要独自一人肩扛Vertex的发展大任,还会不会像今天照片上那样佛系呢?
 
写到这里,关于这两位女强人CEO间的“竞争”就暂且止笔。全球制药行业的饭也不是它们两家公司就能吃完的。实际上,无论是这两位女性CEO,还是她们背后的葛兰素和Vertex,都从来没有过面对面的短兵相接;然而,它们的竞争又无处不在。任何一个巨型的制药企业要永葆基业长青,就会和同行们处于永无止尽的药品管线之争、研发创新能力之争、人才之争甚至是兼并其它小型科技公司之争等等。
 
 
结语
 
以个人成就而论,艾玛这样一位被富贵和权力追着跑了大半辈子的女性CEO,只可以被常人欣赏,而不能够被常人仿效。可是,面对自己梦想,你也千万不要灰心。即使你没有艾玛那样硬核的老爸,也没有艾玛那样曼妙的身材,只要你愿意像瓦希玛那样倾尽全力去拼搏和努力,依然会获得命运的垂青。上天在塑造一位霸道女总裁的时候,不仅仅只偏爱贵族范儿十足的艾玛,也会眷顾瓦希玛这样自强不息的女孩。一家公司的崛起壮大,其轨迹基本上一样的。如果你的公司已经错失了百年历史才能够赋予的沉淀和积累,不可能再成为葛兰素那样的制药巨头,也依然机会满满。Vertex就是一家凭借新兴科技胜出的企业,虽然创业维艰,但未来可期。
 
艾玛和瓦希玛的故事,对中国的药企发展其实很有借鉴之用。当前正值国家大力发展医疗、生物科技之际,中央甚至地方的各种配套政策,例如国内药审制度以及与国际接轨的ICH政策推动,都会令中国的医药企业变得大有可为。传统大型药企例如哈药、石药、齐鲁、广药、绿叶、天士力、科伦、以岭等等(排名不分先后),虽然最近因4+7等政策而略感阵痛,但这也是它们转型成为创新医药产业的契机。另外,近年异军突起,已经抢先在新药研发方面抢滩布局的其它药企,例如恒瑞百济神州基石君实、信达、微芯、再鼎、和黄、贝达等为代表的新一代制药公司,必将百尺竿头更上层楼。中国需要拥有一家又一家在医学疗法上和科学意义上具备领先实力的先锋企业,能够从容制造出一批批全球首创的新药大药,从而彻底扭转行业内大量Fast Follow-On, Me Too和Me Better的现状。
 
当然,目前有许多初创的生物科技公司在资本的支持下,一一踏上了用好药为病人谋福祉的道路。合纵连横、远交近攻,期待有一天,大家能从欧、美、日同行的经验中得到启发,互相整合以创造双赢。您的公司会在其中吗?艾玛和瓦希玛故事的哪些方面是值得您去学习的呢?您觉得自己的公司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硏发战略以确保创业的成功呢?如果您现在还怀揣着生物制药的创业梦想,又有什么样的感悟愿意和我们分享呢?
 
最后,作为女性的我还想和女性读者们探讨一个特别的问题:除了再鼎医药杜莹、江苏豪森钟慧娟等之外,您认为中国的制药行业是不是也应该拥有更多的女CEO呢?这会是您未来的一个梦想吗?真心期待您的回馈!
参考文献
1、http://www.bu.edu/articles/2019/reshma-kewalramani-first-female-ceo-vertex-pharmaceuticals/
2、https://cen.acs.org/pharmaceuticals/Vertex-names-chief-medical-officer/97/i3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mma_Walmsley
3、https://endpts.com/vertex-chief-targets-a-slate-of-new-and-larger-deals-ahead-as-cf-drugs-amp-up-their-financial-firepower/
4、https://news.microsoft.com/exec/emma-walmsley/
5、https://www.biopharmadive.com/news/dive-awards-executive-emma-walmsley-gsk/539751/
6、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7-17/big-pharma-s-first-female-ceo-disrupts-glaxo-from-within
7、https://www.bloomberg.com/profile/person/20136160
8、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gsk-s-emma-walmsley-to-join-microsoft-board-as-tech-giant-wades-deeper-into-healthcare
9、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who-were-biopharma-s-q4-growth-stars-vertex-thanks-to-new-launch-plus-alexion-regeneron-gsk
10、https://www.forbes.com/profile/emma-walmsley/#10db542e5cbc
11https://www.gsk.com/en-gb/about-us/corporate-executive-team/emma-walmsley/
12https://www.linkedin.com/in/reshma-kewalramani-md-fasn-8328ba21
13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vertex-pharmaceuticals-names-chief-medical-officer-reshma-kewalramani-as-new-ceo-2019-07-25
14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9/mar/12/glaxosmithkline-gsk-emma-walmsley-highest-paid-female-ftse-100-chief-executive
15https://www.vrtx.com/about-us/leadership/reshma-kewalramani-md/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

欣赏Fiona专栏全部作品!

 

推荐阅读

Fiona Yu专栏 | 从不被看好到550亿美元市值的Vertex传奇

2020-03-25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倚天屠龙!兼并了基因泰克(Genentech),罗氏(Roche)能否就此号令群雄?

2020-03-19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药企的老司机,安进(Amgen)的绝杀大招你未必懂?

2020-03-11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赢了反收购战,阿斯利康(AZ)如何称霸药业?

2020-02-27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在转型中纠缠的拜耳 (Bayer)

2020-02-06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沉寂多年的至尊辉瑞,还有并购以外的法宝吗?

2020-01-08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 | 全球20大药企战略分析

2019-12-29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BMS能否东山再起,靠的是O药还是Celgene

2020-01-03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靠兼并长大的赛诺菲(Sanofi),真正的绝招是啥?

2019-12-19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默沙东(MSD)能凭K药乘风破浪,霸王再起吗?

2019-12-13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从不合并的礼来(Lilly),单靠自己究竟能走多远?

2019-10-13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化工老大到药企龙头,从诺华(Novartis)的转型经验你学到啥?

2019-11-27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武田Takeda)模式能否帮助亚洲药企杀入国际?

2019-11-20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百年药企强生(JNJ),能否再走百年?

2019-11-13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生物链上的江湖, 新基(Celgene)是猎人还是猎物?

2019-10-28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走下神坛后,吉利德(Gilead)有何妙计翻身?

2019-10-22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Fiona Yu专栏 | 贵族vs平民,两位CEO女强人的巅峰对决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