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的执行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FDA的执行力

FDA的执行力

(一)中国临床试验数据用于美国FDA批准

2019年4月,一年一度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度盛会落下帷幕。大会期间,FDA肿瘤学卓越中心主任、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肿瘤疾病办公室代理主任Richard Pazdur医学博士在“东西交融:中国制药公司探索西方市场”的论坛上发表了讲话。Pazdur主任的AACR讲话有着重要的意义,得到中国业界的广泛关注。

了解详情,欢迎阅读药时代2019年4月6日发布的文章“FDA主任为中国PD-1/PD-L1企业指明方向!“美国欢迎您!“。
FDA的执行力
Richard Pazdur医学博士(图片来源:FDA官网)
总结起来,FDA Pazdur主任的AACR讲话有几个关键点:
(1)FDA在审评审评时不考虑价格,但FDA欢迎低成本的PD-1/PD-L1抑制剂
(2)中国公司在美国参与PD-1/PD-L1药物的价格竞争对每个人来说都可能是一件好事。他敦促中国公司将低价PD-1/PD-L1抑制剂带入美国市场,与美国国内的跨国大药企竞争,帮助美国降低药品价格。
(3)FDA可以根据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批准药物,包括PD-1/PD-L1抑制剂,前提是质量好。
(4)中国公司模仿FDA批准产品开发新的PD-1/PD-L1药物,获得FDA的批准将是没有太大悬念的。
其中,第三点,FDA可以根据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批准药物,格外引人注目。药时代还就此专访了余国良博士。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FDA的执行力

(图片来源:FDA官网)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4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了百济神州研发BTK抑制剂泽布替尼zanubrutinib,商品名Brukinsa)胶囊上市,用于治疗已接受过至少一种已有疗法治疗的套细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MCL)成年患者。服用泽布替尼的患者的总响应率达到84%。
这是零的突破!FDA开创先河,批准第一款完全由中国公司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在美国上市。
最令我们兴奋的是:
该批准基于主要来自美国境外的患者的数据。主要试验是一项86例患者的单臂试验,该试验显示84%的患者的肿瘤缩小,中位反应时间为19.5个月。来自另一项由32位患者参加的小型试验的数据显示,有84%的患者出现肿瘤缩小,中位缓解时间为18.5个月。
这项关键性2期临床研究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牵头开展,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科主任、大内科主任朱军教授作为首席研究者,主持了本次研究。朱军教授表示:“近年来,我国淋巴瘤的临床治疗和药物研发步入快速发展的时期。曾经,我们只能期待国外的新药进入中国,如今情况发生了极大改变。作为临床肿瘤医生,能够参与并见证本土自主研发的新药首次在FDA获准上市,我非常欣慰。这代表着我国的创新能力和研究水平得到国际上的肯定,我们不仅能为中国患者研发新药,也能让更多国家的患者受益,为世界提供中国的治疗方案,我为这样的进步感到由衷自豪。”
知名投行Cowen的Yaron Werber在11月15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项批准为百济神州在中国开展临床研究以加快全球上市的战略提供了重要的验证。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了使用主要来自中国的高质量的疗效临床数据获得FDA批准的范例。”
药时代认为,百济神州泽布替尼的获批证明了FDA在中国临床试验数据用于美国新药申请审批这一方面说到做到。
(二)美国与其它国家同时审评审批

2019年9月17日,FDA正式宣布启动“Project Orbis”计划,该计划由成立于2017年1月19日的FDA肿瘤卓越中心(Oncology Center of Excellence,OCE)制定,作为其“实时肿瘤学审评计划”的一部分。Orbis来自拉丁文,有“地球、眼睛”的意思。Orbis 计划为FDA和其它国家、地区的监管机构提搭建了一个合作机制和框架,允许不同监管机构共同审评审评肿瘤药品的申请。美国FDA澳大利亚药物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是参加该计划的首批成员。

FDA的执行力
(图片来源:FDA官网)

同一天,FDA宣布Project计划正式启动的同时也宣布了该计划的第一项成果。FDA、TGA、加拿大卫生部三方加速批准默沙东Keytruda卫材Lenvima组合疗法,治疗特定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

美国时间2019年11月21日,FDA与TGA和加拿大卫生部合作,同步批准了阿斯利康的第二代BTK抑制剂Calquenceacalabrutinib)新适应症,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CLL)或 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成人患者。这种新批准为CLL或SLL患者提供了新的选择。这些申请比FDA的PDUFA日期提前了四个月。之前FDA授予了该药物“优先审评”和“突破性疗法”资格。(参考:FDA批准新药上市,连声招呼都不打!
“今天,作为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合作项目(称为Orbis项目)的一部分,美国批准了这款针对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或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患者的新治疗选择。FDA的Orbis项目为FDA的国际合作伙伴提供了同时提交和审评肿瘤药物申请的框架,” Richard Pazdur医学博士评论道。“我们很高兴继续与我们的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同行合作,为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同时FDA希望未来与其它国家合作,共同进行药物审评。
美加澳同步获批!三款BTK抑制剂争夺CLL高地,谁将独占鳌头?
这应该是Orbis计划的第二项批准。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11月12日,FDA肿瘤学卓越中心主任Pazdur医学博士出席了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患者权益组织癌症研究之友(Friends of Cancer Research’s)年会,他表示,自己刚刚访问过新加坡瑞士两国,与两国的药监机构同行们进行了探讨,FDA Orbis计划有望扩容,新加坡、瑞士的药监机构可能成为新的成员。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抗癌药的申请有望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瑞士五个国家同步申请及获批。
随便再提一下仿制药方面。
2018年10月20日,药时代发表文章“FDA局长倡议仿制药全球批准 中国应当如何回应?
FDA前局长Scott Gottlieb医学博士2018年10月18日,在FDA官网上发表署名文章,“Advancing Toward the Goal of Global Approval for Generic Drugs: FDA Proposes Critical First Steps to Harmonize the Global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Standards for Generic Drugs”,即“迈向仿制药全球批准:FDA提出关键的第一步,以协调仿制药的全球科学技术标准”。FDA在全球范围内统一科学技术要求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全球仿制药一站式开发项目,该项目可以支持跨多个市场的同时申请。
对这些要求的协调是实现未来全球同步批准高质量仿制药这一目标的基础。
所以,FDA在全球同步批准药物上市方面也是执行力非常强。
(三)每个原研药有三个仿制药

2017年6月6日,药时代报道,“FDA新局长的三把火:每个仿制药要有三家制造商!”,受到朋友们的极大关注。

2017年初,时任FDA局长的Scott Gottlieb医学博士走马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制定了五大目标,利用该机构的权力给美国仿制药市场带来更多的价格竞争,矛头直指高价药品,优先考虑批准额外更多的竞争性药物。
  1. 每一个仿制药有三家制造商
  2. 一年内消除积压的2,640种仿制药申请
  3. 帮助仿制药厂商获得参比制剂
  4. 公布不再具有专利保护但还没有面临仿制药竞争的180种品牌药清单
  5. FDA举办公开听证会讨论如何促进仿制药竞争
Gottlieb博士曾表示,FDA正在研究如果市场上相互竞争的制造商不到三家,相关仿制药的申请将被优先安排。该政策针对很少或没有竞争药物的情况,这些状况导致了药品的高价格。增加仿制药作为竞争对手意味着价格将下降。目标是每一个仿制药有三家制造商。那时价格将开始大幅下滑。
今天,2019年11月26日,我们回过头来看,FDA的这些目标基本上都一一落实。有意思的是,2019年7月22日,FDA批准了辉瑞公司的广泛使用的止痛药Lyrica的仿制药,而且一下子就批了9个
Lyrica于2004年获批,是辉瑞的第二大畅销产品,2018年的销售额为46亿美元。广为宣传的该药物每月费用约为460美元至720美元(不含保险),具体价格取决于药房,价格差异很大。根据药品价格比较网站GoodRx的说法,仿制药的价格从每月约140美元到370美元不等。
所以,FDA也说到做到。

总结

坦诚地讲,当初FDA提出一个个计划、想法的时候,我们觉得想法很好,但现实骨感,实现起来不容易,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言必信,行必果”,FDA全部实现了当初的诺言。其执行力值得学习。

药时代将继续密切关注,及时报道。
参考资料:

FDA的执行力

—— 推荐阅读!——

Fiona Yu专栏 | 武田Takeda)模式能否帮助亚洲药企杀入国际?
Fiona Yu专栏 | 百年药企强生(JNJ),能否再走百年?
Fiona Yu专栏 | 生物链上的江湖, 新基Celgene)是猎人还是猎物?
Fiona Yu专栏 | 走下神坛后,吉利德(Gilead)有何妙计翻身?

创新无边界,百年德国药企开创First-in-class大赛,助力中国创新!

百济神州泽布替尼美国上市销售

双图记:百健/卫材的Aducanumab和绿谷的GV-971

➤美加澳同步获批!三款BTK抑制剂争夺CLL高地,谁将独占鳌头?

徐亦迅博士 | “诺光灯”下的科学史掠影(上)

Nature重磅发现!染色体外DNA,导致癌症恶变的罪魁!

重大战略调整!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中心(CNIBR)将转型为早期临床开发全球卓越中心

FDA批准新药上市,连声招呼都不打!

百济神州公布泽布替尼在美定价 30天12,935美元 全球销售额可达8.36亿美元

里程碑!FDA加速批准百济神州BTK抑制剂泽布替尼

新药研发不易!立项前请听听这四首歌曲!
勃林格殷格翰广撒“英雄帖” 首个生物医药“创新大赛”正式启动
恒瑞BD发力!引进两款德国重磅产品 | 全球“药王”的中国首仿药获批
跨国药企大动作!阿斯利康将募集10亿美元投资中国初创企业重磅!
重磅!Nature发表PD-1/PD-L1的最新趋势。君实、信达、恒瑞开发的中国PD-1被点赞!
中国正在改变临床开发的格局,这将如何影响外国企业的全球开发战略

股票大涨248%!热烈祝贺陈列平教授!祝贺NextCure!SIGLEC15有望媲美PD-1、PD-L1!

主攻阿尔兹海默病,这家雄心勃勃的美国小公司能否成为下一匹黑马?
FDA新局长上任后要烧的三把火
阿尔兹海默病领域里程碑!GV-971刚刚获批
➤亚盛的故事 | 写在亚盛医药香港上市之际
辉瑞普强与仿制药巨头Mylan合并(24页PPT)
里程碑!Vertex任命首位女总裁兼CEO

科创板咨询委委员、肿瘤专家李进:谁能成为中国的“华为制药”?

专访 | 前FDA检查官Peter Baker先生的中国情结

FDA的执行力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