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制药(Teva Pharmaceutical)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全球性医药公司,致力于开发和生产非专利药物、专科药物及活性药物成分,梯瓦是全球最大的非专利药物生产商之一。2020年,梯瓦名列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榜第783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1901年,Chaim Salomon、Moshe Levin和Yitschak Elstein三位药剂师在耶路撒冷创立Assia,这家公司主要从事进口药品的分销。1935年,Günther Friedländer和Else Kober创立Teva。1976年,Teva与Assia、Zori合并,联合组建了如今的Teva Pharmaceutical,合并以后的梯瓦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1977年,梯瓦收购了荷兰的Orphahell,迈出了进军欧洲的第一步。
1984年,美国通过药品价格竞争与专利期补偿法案(Hatch-Waxman法案),这一法案使得梯瓦进入仿制药领域,梯瓦随后进入了快速增长期。
1985年,梯瓦与 WR Grace联手创建TAG Pharmaceuticals,收购Lemmon,打开了进入美国市场的大门。
1988年,收购Abic、Travenol Laboratories和Travenol Trading Company。
1992年,收购德国GRYPharm。
1996年,收购APS/Berk,进一步开拓了西欧市场。
2000年,收购加拿大第二大仿制药公司Novopharm,成为北美最大的仿制药公司。
2003年,收购印度的Regent Drugs Limited。
2004年,收购仿制药公司Sicor。
2006年,收购IVAX,获得了丰富的仿制药产品,加强了梯瓦的全球影响力。
2008年,收购Barr及其子公司PLIVA,增强了梯瓦在美国和全球主要市场的领导地位。
2010年,收购德国的ratiopharm,显著增加了梯瓦在欧洲的市场份额。
2011年,收购Cephalon及其全球子公司,使梯瓦的治疗领域更加多元化。
2014年,收购Labrys Biologics,加强了其偏头痛产品管线。
2015年,收购Auspex,扩大了其CNS产品组合。
2016年,收购Actavis Generics,提高了其全球运营网络;收购美国仿制药分销商Anda,进一步扩大了梯瓦的市场网络。
 
这一系列收购活动,不仅增强了梯瓦的研发能力、销售能力,也使得梯瓦背负了巨额债务,并因此而大量裁员。2017年梯瓦宣布将在全球裁员1.4万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1700名以色列员工。这在以色列引起了激烈的罢工活动,甚至耶路撒冷市长也加入了罢工行列。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据公开财报显示,2020年梯瓦营收166.59亿美元,同比下滑1.35%。其中北美市场收入84.47亿美元,同比下滑1.11%;欧洲市场收入47.57亿美元,同比下滑0.79%;国际市场收入21.54亿美元,同比下滑4.10%。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从具体产品来看,仿制药依然是梯瓦最重要的收入支柱,2020年仿制药收入93.15亿美元。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COPAXONE收入13.37亿美元。亨廷顿舞蹈症治疗药物Austedo收入为6.38亿美元,偏头痛预防药物AJOVY收入1.83亿美元。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2020年梯瓦研发投入共计9.97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1%,研发占比仅为5.6%,目前梯瓦的产品管线涵盖疼痛、感染、心血管、CNS、皮肤病和发炎等领域。
 
梯瓦产品管线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2020年11月16日,Mylan和辉瑞的Upjohn合并组建了Viatris(晖致)。据Viatris公开信息,其2020年合并营业总收入为175亿美元,以此为据,梯瓦将从全球仿制药公司第一的位置跌落。巨额的债务已使梯瓦困难重重,如今新生的Viatris更是加剧了仿制药市场的竞争压力,未来梯瓦将作何改变,值得期待。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推荐阅读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 药时代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制药(Teva Pharmaceutical)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全球性医药公司,致力于开发和生产非专利药物、专科药物及活性药物成分,梯瓦是全球最大的非专利药物生产商之一。2020年,梯瓦名列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榜第783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1901年,Chaim Salomon、Moshe Levin和Yitschak Elstein三位药剂师在耶路撒冷创立Assia,这家公司主要从事进口药品的分销。1935年,Günther Friedländer和Else Kober创立Teva。1976年,Teva与Assia、Zori合并,联合组建了如今的Teva Pharmaceutical,合并以后的梯瓦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1977年,梯瓦收购了荷兰的Orphahell,迈出了进军欧洲的第一步。
1984年,美国通过药品价格竞争与专利期补偿法案(Hatch-Waxman法案),这一法案使得梯瓦进入仿制药领域,梯瓦随后进入了快速增长期。
1985年,梯瓦与 WR Grace联手创建TAG Pharmaceuticals,收购Lemmon,打开了进入美国市场的大门。
1988年,收购Abic、Travenol Laboratories和Travenol Trading Company。
1992年,收购德国GRYPharm。
1996年,收购APS/Berk,进一步开拓了西欧市场。
2000年,收购加拿大第二大仿制药公司Novopharm,成为北美最大的仿制药公司。
2003年,收购印度的Regent Drugs Limited。
2004年,收购仿制药公司Sicor。
2006年,收购IVAX,获得了丰富的仿制药产品,加强了梯瓦的全球影响力。
2008年,收购Barr及其子公司PLIVA,增强了梯瓦在美国和全球主要市场的领导地位。
2010年,收购德国的ratiopharm,显著增加了梯瓦在欧洲的市场份额。
2011年,收购Cephalon及其全球子公司,使梯瓦的治疗领域更加多元化。
2014年,收购Labrys Biologics,加强了其偏头痛产品管线。
2015年,收购Auspex,扩大了其CNS产品组合。
2016年,收购Actavis Generics,提高了其全球运营网络;收购美国仿制药分销商Anda,进一步扩大了梯瓦的市场网络。
 
这一系列收购活动,不仅增强了梯瓦的研发能力、销售能力,也使得梯瓦背负了巨额债务,并因此而大量裁员。2017年梯瓦宣布将在全球裁员1.4万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1700名以色列员工。这在以色列引起了激烈的罢工活动,甚至耶路撒冷市长也加入了罢工行列。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据公开财报显示,2020年梯瓦营收166.59亿美元,同比下滑1.35%。其中北美市场收入84.47亿美元,同比下滑1.11%;欧洲市场收入47.57亿美元,同比下滑0.79%;国际市场收入21.54亿美元,同比下滑4.10%。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从具体产品来看,仿制药依然是梯瓦最重要的收入支柱,2020年仿制药收入93.15亿美元。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COPAXONE收入13.37亿美元。亨廷顿舞蹈症治疗药物Austedo收入为6.38亿美元,偏头痛预防药物AJOVY收入1.83亿美元。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2020年梯瓦研发投入共计9.97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1%,研发占比仅为5.6%,目前梯瓦的产品管线涵盖疼痛、感染、心血管、CNS、皮肤病和发炎等领域。
 
梯瓦产品管线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2020年11月16日,Mylan和辉瑞的Upjohn合并组建了Viatris(晖致)。据Viatris公开信息,其2020年合并营业总收入为175亿美元,以此为据,梯瓦将从全球仿制药公司第一的位置跌落。巨额的债务已使梯瓦困难重重,如今新生的Viatris更是加剧了仿制药市场的竞争压力,未来梯瓦将作何改变,值得期待。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推荐阅读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
梯瓦(Teva)——仿制药老大债务缠身,退居第二位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