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撰文|王聪

编辑|nagashi

排版|水成文


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CRS),也被形象地称为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通常是由于微生物感染导致机体大量释放细胞因子的一种全身炎症反应,是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和多脏器衰竭的重要原因。


除了细菌、病毒等微生物感染以外,进行CAR-T细胞治疗也易出现细胞因子风暴,此外,进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时也可能会出现细胞因子风暴,但概率极低。


在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中,癌症患者是被优先考虑接种的对象,目前尚未发现接种疫苗导致的细胞因子风暴。


2021年5月26日,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 Nature Medicine 发表了题为: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 in a patient with colorectal cancer after vaccination with BNT162b2 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发现了1例长期接受PD-1疗法结直肠癌患者在接种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这名 58 岁男性患者于 2019 年 2 月开始接受抗 PD-1 单抗的单药治疗,用于治疗其转移性错配修复缺陷型结直肠癌。


治疗开始两个月后,他在先前存在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的背景下经历了神经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共济失调恶化,但病因不明,因此暂停抗 PD-1 单抗治疗,然后开始服用泼尼松龙,共济失调情况恢复。2019 年 6 月患者重新开始了抗 PD-1 单抗治疗,病情稳定。2020 年 3 月,患者出现了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并再次服用泼尼松龙,疾病控制得到维持。


2020 年 12 月 2 日,该患者最后一次接受抗 PD-1 单抗治疗,27 天后的 12 月 29 日,该患者接种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 BNT162b2。该患者此前并未感染新冠病毒,接种后也没有立即出现不良反应。


接种 5 天后的 2021 年 1 月 3 日(也就是最后一次抗 PD-1 单抗治疗后的 32 天),尽管服用了解热镇痛药布洛芬,但该患者还是出现了肌肉疼痛、腹泻和发烧症状


广谱抗生素治疗及相关检测,SARS-CoV-2 RT-PCR检测表明,该患者并非病菌感染,也没有感染新冠病毒。


在接下来的 5 天里,该患者持续发烧高达 39.8 °C,血小板减少、炎症标志物增加、铁蛋白显著增加。


入院后,该患者被怀疑是3级细胞因子风暴,接受了静脉注射甲基强的松龙(IVMP)的激素治疗。7 天后各项指标开始恢复正常。患者在出院回家后没有再发生发热等症状,保持良好状态。


2021 年 2 月 8 日(初次就诊后 36 天),该患者再次接受了抗 PD-1 单抗治疗,没有出现任何不良事件。他没有再接种第二剂mRNA疫苗。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在抗 PD-1 单一疗法的背景下,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中仅有不到 0.01% 涉及 细胞因子风暴,并且迄今为止,两款大规模接种的mRNA疫苗(BNT162b2、mRNA-1273)尚未报告引起细胞因因子风暴。

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相关的细胞因子风暴通常在治疗后第 4 周发生,而该患者在 22 个月前就已开始抗 PD-1 单抗的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这使得该治疗不大可能是其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的唯一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mRNA疫苗接种和其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的临床表现之间的密切时间关联,提示了mRNA疫苗可能是细胞因子风暴的潜在触发因素

论文作者表示,在进行新冠疫苗研发时,癌症患者被排除在研究之外,但疫苗接种时癌症患者被包含在内,因此新冠疫苗对癌症患者的安全性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充分研究,这一案例也提醒了对新冠疫苗在癌症患者中安全性的前瞻性药物警戒。

最后,论文作者表示,该论文中的情况只是一个个例,并不具有普遍性,并且癌症患者通常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癌症患者接种新冠疫苗的收益远大于风险。因此,仍然建议癌症患者及时接种新冠疫苗。

论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1-01387-6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推荐阅读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 药时代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撰文|王聪

编辑|nagashi

排版|水成文


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CRS),也被形象地称为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通常是由于微生物感染导致机体大量释放细胞因子的一种全身炎症反应,是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和多脏器衰竭的重要原因。


除了细菌、病毒等微生物感染以外,进行CAR-T细胞治疗也易出现细胞因子风暴,此外,进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时也可能会出现细胞因子风暴,但概率极低。


在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中,癌症患者是被优先考虑接种的对象,目前尚未发现接种疫苗导致的细胞因子风暴。


2021年5月26日,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 Nature Medicine 发表了题为: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 in a patient with colorectal cancer after vaccination with BNT162b2 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发现了1例长期接受PD-1疗法结直肠癌患者在接种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这名 58 岁男性患者于 2019 年 2 月开始接受抗 PD-1 单抗的单药治疗,用于治疗其转移性错配修复缺陷型结直肠癌。


治疗开始两个月后,他在先前存在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的背景下经历了神经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共济失调恶化,但病因不明,因此暂停抗 PD-1 单抗治疗,然后开始服用泼尼松龙,共济失调情况恢复。2019 年 6 月患者重新开始了抗 PD-1 单抗治疗,病情稳定。2020 年 3 月,患者出现了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并再次服用泼尼松龙,疾病控制得到维持。


2020 年 12 月 2 日,该患者最后一次接受抗 PD-1 单抗治疗,27 天后的 12 月 29 日,该患者接种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 BNT162b2。该患者此前并未感染新冠病毒,接种后也没有立即出现不良反应。


接种 5 天后的 2021 年 1 月 3 日(也就是最后一次抗 PD-1 单抗治疗后的 32 天),尽管服用了解热镇痛药布洛芬,但该患者还是出现了肌肉疼痛、腹泻和发烧症状


广谱抗生素治疗及相关检测,SARS-CoV-2 RT-PCR检测表明,该患者并非病菌感染,也没有感染新冠病毒。


在接下来的 5 天里,该患者持续发烧高达 39.8 °C,血小板减少、炎症标志物增加、铁蛋白显著增加。


入院后,该患者被怀疑是3级细胞因子风暴,接受了静脉注射甲基强的松龙(IVMP)的激素治疗。7 天后各项指标开始恢复正常。患者在出院回家后没有再发生发热等症状,保持良好状态。


2021 年 2 月 8 日(初次就诊后 36 天),该患者再次接受了抗 PD-1 单抗治疗,没有出现任何不良事件。他没有再接种第二剂mRNA疫苗。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在抗 PD-1 单一疗法的背景下,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中仅有不到 0.01% 涉及 细胞因子风暴,并且迄今为止,两款大规模接种的mRNA疫苗(BNT162b2、mRNA-1273)尚未报告引起细胞因因子风暴。

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相关的细胞因子风暴通常在治疗后第 4 周发生,而该患者在 22 个月前就已开始抗 PD-1 单抗的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这使得该治疗不大可能是其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的唯一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mRNA疫苗接种和其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的临床表现之间的密切时间关联,提示了mRNA疫苗可能是细胞因子风暴的潜在触发因素

论文作者表示,在进行新冠疫苗研发时,癌症患者被排除在研究之外,但疫苗接种时癌症患者被包含在内,因此新冠疫苗对癌症患者的安全性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充分研究,这一案例也提醒了对新冠疫苗在癌症患者中安全性的前瞻性药物警戒。

最后,论文作者表示,该论文中的情况只是一个个例,并不具有普遍性,并且癌症患者通常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癌症患者接种新冠疫苗的收益远大于风险。因此,仍然建议癌症患者及时接种新冠疫苗。

论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1-01387-6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推荐阅读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首次发现:1名癌症患者接种新冠mRNA疫苗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