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 密切关注!科学家在新冠病毒研究中发现新的独特突变,与当年SARS的情况类似。是否意味着新冠病毒正在自行消弱、消亡?

 

最近这两天,围绕“前浪”、“后浪”、“一代不如一代”的话题刷屏,刷爆朋友圈、微信群。赶巧的是,新冠病毒SARS-CoV-2)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近日,一篇研究新冠病毒基因突变的文章受到广泛的关注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Efrem Lim博士(来源:ASU官网)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生物设计研究所助理教授Efrem Lim博士领导的团队致力于研究新冠病毒如何随时间传播、变异和适应。他们的最新研究结果在线发表在《病毒学杂志》(Journal of Virology)上,文章题目为“An 81 nucleotide deletion in SARS-CoV-2 ORF7a identified from sentinel surveillance in Arizona (Jan-Mar 2020)”。而文稿在预印平台本网站medRxiv上一经公布,就引起了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内的全球科学界的关注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作为一位病毒学家,Efrem Lim教授和他的团队使用病毒发现工具来研究人类健康和疾病中宿主-病毒的相互作用,他们的研究被用于精确医学,可将疾病预防治疗个性化。为了追踪病毒的全球踪迹,Lim教授团队使用NGS(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下一代测序新技术)快速通读新冠病毒基因组的30,000个碱基(化学字母)。每个病毒序列都被存放在一个全球基因库中,该基因库由一个名为GISAID的非营利性科学组织运营。迄今为止,GISAID的EpiCoVTM数据库已经存储了超过16,000个SARS-CoV-2序列。对首批亚利桑那州新冠病例的序列数据分析显示,该州发现的病毒最有可能来自欧洲。

 

现在,利用从亚利桑那州疑似COVID-19患者那里获得的382个鼻拭子样本,Lim教授团队发现了从未被发现的SARS-CoV-2突变,其中81个碱基消失了,它们被从基因组中永久删除了

Lim教授表示:该突变引起人们关注的原因之一是,它对应2003年SARS疫情爆发时发生的大幅度碱基删除在SARS疫情的中期和后期,SARS病毒积累了使其传染性减弱的突变。科学家们认为,如果一种减弱病毒能够通过不知不觉中被感染的人在人群中有效地传播,则具有选择优势

 

Lim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对这一发现都非常感兴趣,希望探究其背后的意义。

 

ASU病毒学团队的成立是为了进行季节性流感病毒的研究,但是当2020年1月26日在亚利桑那州发现第三例COVID-19患者时,他们意识到他们拥有可以迅速地检查 SARS-CoV-2传播的所有技术和能力。Lim教授表示:“这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一生难得的科学机会,能够为了解这种病毒在我们社区中的传播方式做贡献。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新冠病毒(SARS-CoV-2)来势汹汹,肆虐全球。截止北京时间2020年5月5日晚上8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人数达3,601,760,死亡人数达251,910。

 

所有阳性病例均显示SARS-CoV-2基因组彼此不同,这意味着它们彼此独立。这表明新病例与一月份的第一个亚利桑那州病例没有关联,而是最近从不同地点旅行后返回造成的。

 

由于以前在GISAID数据库中从未发现过81个碱基对突变,因此它还可以提供有关病毒如何使人患病的线索。这也可能为科学家开发抗病毒药物或新疫苗提供新的起点

 

SARS-CoV-2产生辅助蛋白,以帮助其感染人类宿主、复制并最终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基因组删除从新冠病毒辅助蛋白ORF7a中删除了27个氨基酸。该蛋白与2003年SARS病毒相关的ORF7a/X4非常相似

 

ASU小组现在正在努力开展进一步的实验,以了解病毒突变的功能后果。病毒蛋白被认为可以帮助SARS-CoV-2逃避人类防御,最终杀死细胞。这可以释放病毒,使其以连锁反应的形式感染其它细胞,从而迅速导致病毒在整个体内复制自身,最终在初次感染后8-14天引起严重的COVID-19症状。

 

Lim教授指出,迄今仅有16,000个SARS-CoV-2基因组被测序,不到总数的0.5%。他的研究组已与TGen、亚利桑那大学和北亚利桑那大学合作,继续跟踪新冠状毒的不同遗传株。刚成立的亚利桑那州COVID-19基因组学联盟(Arizona COVID-19 Genomics Union,ACGU)希望共同使用大数据分析和基因作图,以帮助亚利桑那州的医疗保健提供者和公共政策制定者在应对新冠疫情面具有优势。

 

药时代及时报道,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水平时间有限,错误偏颇难免。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参考资料:

(1)Scientific team finds new, unique mutation in coronavirus study

(2)An 81 base-pair deletion in SARS-CoV-2 ORF7a identified from sentinel surveillance in Arizona (Jan-Mar 2020)

(2)其它公开资料。版权归拥有者。

(3)仅供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了解详情,请阅读原文。

(4)水平时间有限,错误偏颇难免。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 END ——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欢迎朋友们走进“药时代直播间”!秉持“聚焦新药研发,荟萃行业精华,分享交流合作,共筑健康天下!”这一宗旨和目标,2020年药时代将推出一系列优质的直播课程,邀请行业专家就新药研发相关的焦点话题做精彩的解读和分享,帮助朋友们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结交新朋友。衷心感谢朋友们长期以来的支持、惠助!我们将竭尽全力,持续不断地为朋友们带来优质、有价值、高品质的内容!

活动预告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 更多活动策划筹备中
往期回顾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

新冠病毒“后浪”不如“前浪”?一代不如一代?点击这里,发现更多精彩!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