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ORR高达100%!这个命途坎坷的CAR-T疗法终于迎来了天亮……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药王的“天崩”开局

迈尔斯·怀特在1998年就任雅培CEO时,他必须要面对一个极其尴尬的现状:这家以“草药提取”起家的百年药企的药品收入已不达全年总营收20%,整家公司出现药品管线荒。好在天赐良机,同期德国化学产品巨头巴斯夫打算放弃其药品业务,想要寻求一个合适的买家。迈尔斯·怀特与雅培在审查了巴斯夫药品业务子公司诺尔制药后,发现整家药企只有一款代号为D2E7的在研药物实际值得购入。即便如此,传言礼来、辉瑞等药企巨头也都有收购意向。最终,2000年,雅培宣布以69亿美元拿下诺尔制药,成为收购局的最后赢家。
D2E7的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修美乐”。修美乐在并购两年之后上市,为雅培乃至后续拆分出的艾伯维带来丰厚的受益,于2010年销售额正式超越前任药王——辉瑞的立普妥,缔造一代传奇。但传奇终有落幕之时,受专利到期后仿制药冲击,以及更新一代自免药物上市的影响,此消彼长,蝉联13年“药王”后于2023年被默沙东的Keytruda超越(Keytruda后文称K药)。即便考虑因新冠疫情造成的疫苗销售额短时间涨落,Keytruda也在2023年超过了辉瑞与BioNtech联合开发的新冠疫苗的年度销售额,成为当之无愧的销售冠军。
相比之下,新一代药王K药的登场颇有些黑色幽默。与修美乐的开局类似,这款PD-1抑制性抗体由一家荷兰小药企Organon偶然发现,在经历了两次并购后,由默沙东斥资411亿美元并购先灵葆雅,作为本次并购的附属品取得了这个“低价值”管线,K药的研发工作曾被一度中止,甚至险些被以白菜价卖出。好在BMS的Opdivo(Opdivo后称O药)得出了临床积极结果,让默沙东重新审视这个同靶点“弃子”的潜在可能性。
然而,K药的王座恐怕难以端坐,尽管销售额一路迅速上扬,但一位更具潜力的挑战者已准备好跃上擂台。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OK”大战

K药的成王之路多有艰辛,有默沙东的努力,也有一些运气成分在。K药在挺过险些夭折的第一劫之后,直接面对的就是先后获批上市,同靶点同适应症的O药的狂风暴雨。为了能够在全球最大医药市场美国抢滩登陆,K药的黑色素瘤临床一期规模超千人,凭借过硬的一期临床数据率先上市,在美国市场抢占先机。
但在其他市场和适应症扩展中,K药的起跑并不理想,在“OK”大战的头几年始终被稳压一头,O药当时有近20个临床进入三期阶段,K药则只有10个左右,并且大部分进度还要落后于O药。
转折点出现在2016年,这一年O药的销售额仍然是K药的近2倍,但在最关键的适应症“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上,O药居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失败。
同样是搏命,O药并没有K药的好运,为了尽可能扩大适应人群,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Ⅲ期临床试验CheckMate 026的PD-L1表达阳性比例定为PD-L1≥ 5%,远低于同期K药给定的PD-L1≥50%,如果本次试验可以成功,那么理论上足以一招将K药打得无法翻身。但在2016年6月K药达到KEYNOTE-024的临床终点后;O药临床居然失败,只能继续屈居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用药。同时BMS受本事件影响,蒸发百亿美元市值。
作为全球最大癌种肺癌的最常见亚型,得非小一线用药,胜局就已奠定,接下来就是超越。
2018年,O药K药的销售额差距缩小至4亿美元以内,默沙东将K药的销售额增长归功于肺癌领域的成功;同年,修美乐销售额未能成功突破200亿美元。
2019年,K药销售额正式超越O药;修美乐抵达专利悬崖,在同年受到4款生物类似药冲击,多年来销售额首度出现下跌。
在K药为默沙东带来丰厚回报的同时,默沙东也在进一步加大对K药的临床投入,通过巨量的临床试验拿下多个适应症,并验证了海量的临床连用方案优势。如今K药在美国获批适应症达39项,药品说明书上百页,奠定K药乃至PD-1通路在整个癌症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药王或将再度易主

2022年,已有相当数量分析预计K药销售额将超修美乐,遗憾的是,前任药王雄风犹在,K药以2亿美元之差惜败,这也是K药与修美乐最后“硬碰硬”的机会。
2023年,修美乐专利解禁,安进、勃林格殷格翰等多家药企的修美乐生物类似药挺进美国市场,迅速瓜分修美乐市场,至此作为药王的修美乐彻底退出擂台,年销售额被K药轻松超越。不过修美乐超2000亿美元的总销售额,依然是后继者难以望其项背的超越对象。
同年销售额超过修美乐的还有另外一名选手——来自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极有可能在明后年挑擂K药,与K药竞争药王之位。
自2021年用于肥胖症治疗的剂型Wegovy在美国上市以来,司美格鲁肽的销售额增长异常夸张,描绘在趋势图上堪比“指数增长”,迅速缩短与仍在“线性增长”的K药的差距。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由药时代整理
在司美格鲁肽的加持下,诺和诺德市值于前几日成功超过5000亿美元,成为继另一名代谢领域巨头礼来后,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药企,甚至于2023年9月超越路易酩轩集团(即LV母公司),成为欧洲市值最高企业,甚至比其母国丹麦的GDP多出1000亿美元。
GLP-1赛道风云变换,双靶点/多靶点GLP-1激动剂已经展示出了不俗的销售实力,即将成为新的销售新秀。在不久的将来,司美格鲁肽登顶“药王”后,又能守擂多少年?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老药王立普妥、前任药王修美乐、新药王K药与潜在药王司美格鲁肽,代表着市场规模最大的“肿瘤、自免疾病、代谢疾病”三大研发领域(实际上三者亦多有交叉),也是从人类尚未出现之时就困扰着生命的三大谜题。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看到在这些领域中存在着海量悬而未决的临床需求,足以容纳更多药王出世。
面图来源:Pixabay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又放大招,Sarepta新产品能否成为下一个王牌?

药王风云录:修美乐之后,司美格鲁肽之前……

诺华的自免帝国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药时代

发布者:haitao.zhao,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4年2月5日 18:39
下一篇 2024年2月6日 20:38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开门红!药时代成功促成中美两家药企达成合作!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