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重磅录像】颜宁:“AI在结构生物学中的未达之地”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物递送是整个药物研发过程中决定成败的最重要环节之一,然而人体内复杂的组织和生物屏障都有可能阻碍药物在人体中成药。这其中,潜藏着一个能够 “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实现组织靶向、克服生物屏障,通过创新技术找到最优路径,帮助药物分子在人体中穿越迷雾。
过去十几年间,斯坦福化学博士臧晓羽的时间都花在这件事上。她师从美国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Paul A. Wender教授,其课题组投入近三十年时间开发优化突破性的药物递送技术。2019年,她与Wender院士创立了N1 Life,将研究成果转化到临床应用,把可以赋能并加速药物开发的底层核心技术正式推向市场。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4月17日消息,N1 Life (安医生命科技)宣布完成千万美元Pre-A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康哲药业、中新资本、颢平投资跟投,老股东峰瑞资本持续加码。据悉,本轮资金将用于多肽和纳米双平台技术的进一步筛选优化和首个抗肿瘤管线的临床前开发。
君联资本执行董事戚飞表示:“递送技术一直是创新药开发的关键要素,在ADC已经越来越得到验证的背景下,基于多肽偶联的下一代PDC递送系统值得关注。N1 Life建立了独有的PDC技术平台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系列药物开发,取得了令人期待的进展。从成立之初,N1 Life就引进了具备丰富经验的研发和产业化团队,同时通过广泛的合作,与产业伙伴共同探索,推动药物递送领域的全球创新。”
随着N1 Life落地速度加快,未来的新药开发也许将事半功倍。

 

01

突破性多肽递送技术,加速药物开发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N1 Life基于突破性多肽技术,开发出了一整套Absotride工具箱,能通过独特的多肽载体递送药物,有选择性的克服组织屏障,结合在Linker(连接物)及载荷药物优化方面的深厚研究积累,快速定向设计开发新型偶联药物,提升新药开发成功率。目前该技术主要应用于不同疾病领域的各类多肽偶联药物 PDC(Peptide–drug conjugates)。
“开发新药面临着多重困难,我们希望建立平台型的药物递送工具箱,从分子和结构层面帮助解决这些成药过程中的挑战,举一反三,提高新药研发成功率。”臧晓羽表示。
从结构组成上看,通过Absotride工具箱生成的PDC药物主要包含三个部分:多肽载体(Peptide Transporter)、Linker、载荷药物(Payload Drug)。
通过连接物,具有组织选择和渗透能力多肽载体与活性药物分子共价结合,将其导向至病变组织内部,发挥治疗作用,同时减少系统暴露和药物过量引起的毒副反应。Absotride创新型肿瘤靶向多肽MetaTide能通过识别肿瘤微环境和肿瘤组织选择性结合,在肿瘤病治疗中起到独特且广泛适用的“靶向定位”作用。
N1 Life的技术创新实现了载体技术的突破,通过基于数据和经验的结构设计,其团队可以敲定对于特定药物和适应症而言最合适的递送方案,通过提高递送效率来提升药效和安全性。
基于Absotride工具平台,N1 Life可以快速开发全新的PDC药物,大大缩短药物研发时间并降低成本,提升药效、降低毒性,克服原药物耐药性,还有可能扩大适应症范围比如将原来系统给药的药物通过皮肤给药载体用于体外局部给药,降低系统免疫毒性。在同等成本条件下,由此可以大大提高药物开发的通量和成功率。
“以肿瘤为例,我们设计的MetaTide多肽可以识别出肿瘤微环境,递送药物,还能克服实体瘤的多重耐药性。”臧晓羽解释道。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通过识别分散的肿瘤组织,提高针对扩散肿瘤的药效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通过识别肿瘤微环境特征实现肿瘤组织宏观靶向
近30年的科研积累中,臧晓羽所在的斯坦福大学Paul A. Wender院士课题组持续升级药物递送技术,不断提高递送效率、安全性和稳定性,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经验。
Paul A. Wender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在斯坦福大学化学系与化学和系统生物学系担任教授,长期聚焦药物化学和药物递送技术的开发和使用,专长为有机合成和偶联化学,曾成功参与创办了Kai Pharmaceuticals、CellGate, BryoLogyx等数家新锐生物医药公司,其中不乏被安进等大型药企收购的明星项目,同时还担任Eli Lilly、Roche、Novartis、Merck等多家MNC的研发顾问。臧晓羽加入后,主要从事小分子、蛋白药物递送方向的研究。期间,她领导了实验室一系列创新技术的研发,而后与Wender教授合作创立公司,进行科研成果转化。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Paul Wender院士带领实验室项目负责人讨论课题
目前,N1 Life的商业模式包括两类:
首先,自研药物管线。用N1 Life的创新多肽载体,可实现药物到组织的递送和吸收。例如通过MetaTide实现肿瘤微环境宏观靶向和在肿瘤细胞内选择性释放药物,渗透实体瘤,可有效治疗难治性实体瘤扩散及耐药症状,适用于多瘤种多器官和多阶段,包括耐药的脑部肿瘤。
据悉,N1 Life的抗肿瘤多肽偶联药物管线目前正处于临床前开发阶段,试验显示,该药物在小鼠肿瘤模型中几乎可以完全消除耐药肿瘤、扩散肿瘤和肿瘤腹水。臧晓羽表示,基于临床前的数据,N1 Life将于数月内向 FDA 递交 IND 申请。
其次,通过平台合作,提供技术方案,与药企合作,共同开发管线。N1 Life提供两种用于不同类药物的递送工具平台,与合作企业共同进行偶联或纳米新型药物,目前已与国内外知名药企达成皮肤管线、小核酸、mRNA等领域的合作,共同开发创新药物 。
02
商业前景明晰,促进药物升级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正如上文所述,N1 Life不仅能够凭借递送技术加速新药开发,布局小分子药物、小核酸(例如 siRNA)药物和mRNA药物等CGT领域,适应症聚焦于肿瘤、眼科、皮肤病和神经系统疾病等;还可以带来全新意义上的“老药升级”。
过去几十年,药物研发领域的科学家医学家积累了大量的药物药效和安全性数据,包括研究数据和临床数据。比如市面上已经专利过期、以及在临床Ⅱ、Ⅲ期失败的小分子、多肽及蛋白类药物等等,已经经过大量实验论证或已上市验证。
面对这些过去的“老药”甚至“无用药”,N1 Life可以根据临床需求,基于Absotride技术快速优化,扩大适应症、提升药效,让他们成为FDA或NMPA认可的“新药”。
“可以说,有了Absotride技术,我们能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最低的成本,解决临床疑难困境。”臧晓羽表示。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N1 Life创始人及CEO 臧晓羽
在新药开发领域,将药物通过连接物与载体结合,提升递送及给药效率的偶联药物类型和概念正不断拓展,除了发展迅速的PDC外,还包括已经有广大市场的ADC(抗体偶联药物)、新兴的核素偶联药物(RDC)、小分子偶联药物(SMDC)、抗体免疫刺激偶联药物(ISAC)等。
而众多偶联药物中,由于多肽独特的性质,PDC药物被认为是新药研发中的未来新星——作为肿瘤靶向载体,多肽具有许多优点,与ADC相比,它们易于合成,结构修饰可以很容易地引入,支持合理的药物设计,以提高生物利用度、亲和力和稳定性。此外,多肽具有较低的免疫原性。
近年来,PDC药物领域涌现了不少备受关注的交易——2021年,行业领先的PDC平台型公司PeptiDream与 Alnylam 签署了一项许可协议,共同开发多肽-siRNA偶联药物,潜在总额高达 22 亿美元。
2022年底,专注于肿瘤的 Exelixis与Cybrexa 达成基于临床阶段多肽偶联药物 (PDC) CBX-12达成总价7 亿美元的交易,其中包括近7000万美金的首付款。如今多肽药物整体市场达数百亿美元,仍在不断增长。
这样的市场背景下,N1 Life作为PDC药物的领先技术企业,前景可期。
峰瑞资本合伙人马睿表示:“ N1 Life具有全球领先的化学和临床团队,也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mRNA递送和药物多肽偶联两大技术平台。其PDC管线的数据展现出扎实的PK改善表现、良好的穿膜特性(克服耐药&穿脑)以及肿瘤微环境靶向性,在肿瘤、眼科、皮科及核酸领域的成药潜力优秀。很高兴我们峰瑞有机会从天使轮开始支持公司并见证公司发展超预期,期待未来N1利用递送平台技术不断带来新的疗法和药物。”
除了PDC药物,N1 Life针对核酸类药物和基因编辑也进行了创新递送技术的布局——自主研发的ChARLS纳米递送技术目前已实现体内器官靶向的mRNA递送。该技术与国内知名Biotech公司锐正基因通过合作开发,持续扩大应用范围,在基因治疗、基因编辑、细胞疗法、科研诊断等多个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据悉,这项技术已显示出优于当前LNP技术的递送效率。N1 Life正在与合作伙伴建立高通量的靶向筛选平台,未来N1 Life将会开发高分子聚合物文库,针对不同的器官和组织进行靶向优化,结合AI大语言模型,筛选精准高效的高分子载体。

 

03

为未来的药物开发提供技术驱动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N1 Life开发的提升递送成功率及效果的突破性技术,对药物领域的影响力,既在当下,也在未来。
未来,被组织屏障阻挡的种种药物,都能通过N1 Life的递送技术进行更新换代。
“人体内的屏障多种多样,不管是血脑屏障、皮肤、还是我们目前在研发的肿瘤,Absotride技术都能利用多肽和组织的特点,去设计可以识别并克服这些屏障的载体。”
这意味着未来,Absotride技术可以覆盖肿瘤、医美、眼科、神经疾病、遗传疾病等多个领域,帮助攻克更多的医学难题。
不管是肿瘤药物、CNS神经系统药物、基因治疗、还是医美、眼科等领域,都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 根据Fortune Business Insight 数据,全球药物递送市场预计将从 2022 年的 393.3 亿美元增长到 2029 年的 717.5 亿美元,预测期内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9.0%。
  • Straits Research数据显示,2021 年全球肿瘤药物市场规模为 1480.506 亿美元。预计到 2030 年将达到 2886.366 亿美元,预测期内(2022-2030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7.7%。北美是最主要的市场之一,预计在预测期内以 6.7% 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 Marketsandmarkets报告显示,局部用药将成为未来十年内药物递送领域发展最快的细分方向,而Absotride递送技术中的部分载体所具有的组织穿透性恰恰是局部用药提升药效的关键。
如今,N1 Life在美国硅谷和中国长三角地区进行了双中心产业布局,基于硅谷不断创新,进行技术研发并快速推出管线,并与国际顶尖公司和团队合作,保持药物递送领域第一梯队优势;同时,N1 Life也会借力中国速度和效率,在国内建立中试生产和产业化中心,通过中国成熟的服务体系,快速落地产品,实现全球化产业布局。
臧晓羽还透露,公司也布局了多元化的商业模式,例如通过成立合资公司、平台合作等多种形式的合作加快技术转化。
随着N1 Life优秀的技术落地,其技术平台有望在未来药物开发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为各类药物的成药和升级提供技术驱动力,加速药物开发,让这些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的药物更快地进入市场、提升药效。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
N1 Life完成千万美元融资,斯坦福突破性多肽和纳米技术引领新药开发进入高速高通量时代点击这里,了解N1 Life!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药时代

发布者:haitao.zhao,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3年4月17日 15:48
下一篇 2023年4月18日 09:48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开门红!药时代成功促成中美两家药企达成合作!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