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重磅录像】颜宁:“AI在结构生物学中的未达之地”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正文共:2363字 1图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来源:药时代

作者:药时代团队辰公子

最近MNC做的决策都挺理性、挺有魄力,或者说……挺焦虑的。

比如Biogen对MS管线进行裁员。产品竞争力下降这种事每个药企都会遇到,大部分时候的做法是让它“顺其自然”,有人走了就把Headcount关掉,走一个人少一个岗,觉得太慢就调整一下绩效考核方法,配上内部转岗,加速变化。像这样直接裁员的确实不多见,可能因为美国劳动法不用赔N+1吧。

再比如阿斯利康决定停止开发已经进入2b/3期阶段的GLP-1/GCGR双靶点激动剂Cotadutide,正在进行的3项临床试验(NASH、肝损伤、心脏复极化)全部终止。

2月份跨国药企年报出来的时候,确实也有10家MNC宣布停掉了40条管线,但其中大多是早期临床阶段的,3期停掉的也都是成熟产品的新适应症,没有一家像阿斯利康这样停掉一款还没上市,没有负面消息,没有临床失败的3期产品。

上次出现这种事还是在去年的第四季度,好几家药企宣布终止HER2 ADC产品的开发,以表达对DS-8201的敬意。阿斯利康面对的情况有些类似,Cotadutide是日制剂,面对司美格鲁肽、Tirzepatide以及在研的口服司美格鲁肽、Mazdutide,有些竞争力不足。

据报道,阿斯利康决定将重心转移到其周制剂GLP-1/GCGR的产品AZD9550上,目前在ClinicalTrial上仍搜索不到这款产品的临床注册信息,可能还在临床前阶段。

所以,这波操作算是直接重建管线了。虽然理由很充分,但还是让人不禁要问:到这份上了吗?

1
用确定的收益,换未知的损失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停掉在研管线的目的是为了止损,但是到了临床后期,可损失的研发费用其实已经不多了,更多的是上市后的推广及营销费用。在可能损失不大,沉没成本巨大的情况下,阿斯利康终止开发计划,获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

收益上,解放了研发人员,节约了一部分成本,使更多资源可以用于投入到周制剂产品的开发中,也避免了在日制剂领域过渡消耗。

损失上的项目就比较多了,一款新领域的产品带来的可不仅仅是销售额。

首先是锻炼队伍的机会。阿斯利康在降糖领域目前只有达格列净一款产品,属于SGLT-2,而非GLP-1。对于营销团队来讲,做SGLT-2的时候,能把SGLT-2的竞争格局和竞品研究弄清楚就不错了,不可能去学习GLP-1的产品信息,如果有一款GLP-1/GCGR一直在市场上带着卖,可以让团队更早了解市场格局,熟悉营销策略。换句话说,甭管好坏,得先参与进去。

因此,提前终止管线,虽然节省了研发时间,但浪费了后期产品上市后的推广时间。

另外,Cotadutide的对标产品是利拉鲁肽,2022年利拉鲁肽减肥针和降糖针加起来也卖了30多亿美元,Cotadutide在此前和利拉鲁肽的头对头研究里展现出了一定的优势,如果市场上真的出现了一款比利拉鲁肽好的GLP-1产品,也不一定赚不到钱,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用周制剂的。

最后,提前终止的临床试验,大概率是发不了文章了,失去了完整的大规模数据对同靶点产品的开发会不会有影响?这也是未知数。

所以,有没有必要为了几千万或者几亿美元的资金,去牺牲这些未知收益呢?

当然,相信阿斯利康做这个决策之前是经过了慎重的考量和评估的,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个确切的解法。只是这里面反映出的问题,就不那么乐观了。

2
当优势,变成下限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可能,大部分利益相关的药企,宁愿认为这是一个激情行为,也不愿相信这是阿斯利康的理性决策。

因为这意味着,在GLP-1这条赛道上,双靶点、多靶点、周制剂,已经从产品的优势变成了下限。以前是有了更好,现在是没有不行。大清亡了。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来源:电影《逃学威龙》

不知道有多少药企在做单靶点GLP1产品,或者日制剂的GLP-1产品,看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有脸上被打了一拳的感觉。单靶点还是日制剂的肯定完了,以后只能当仿制药卖了。多靶点或者单靶点周制剂的在研产品,也要仔细评估,看看前景如何。

除了对赛道的冲击,另一个反映出来的问题是,这个时代药企的立项思路好像变了。

就在三五年前,看到first-in-class产品的优势,立刻去做me-too,me-better还是一个可选项,但是现在,100个人里可能会有10个人直接奔着下一代产品,做first-in-next class去了。

这10个人里,只要有1个人成功,剩下99个人就都死了,而且是猝死。在你做T-DM1的me-better时,人家把DS-8201搞出来了,在你做GLP-1的best-in-class时,人家把周制剂、口服制剂搞出来了。

不做反超只去学,等待着的,恐怕就是无尽的失败循环。

 

3
结语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阿斯利康用DS-8201把别人卷的重建管线,自己也在代谢领域被别人卷的终止研究,也算是有来有回。

不过,就算是及时止损的阿斯利康,也未必逃脱了前面讲的魔咒。阿斯利康面对的问题,其实有两个解法:

1、停掉日制剂,去做周制剂;

2、把日制剂做上市,然后一边锻炼团队、培养市场,一边直接开发月制剂。

卷,往死里卷。

竞争永远存在,被卷永不停歇。能让人停下来喘口气的唯一方法,就是冲到第一的位置,当那1%。

否则的话,一次止损是智慧,一直止损就不是了。

我说的,不是阿斯利康。

参考资料:
  1. https://endpts.com/astrazeneca-ends-daily-glp-1-glucagon-trials-in-switch-to-weekly-injection-option-for-nash-other-indications/
  2. https://clinicaltrials.gov
  3. 诺和诺德官网
  4. Biogen收缩占年收入一半的「最」核心业务,这是不是叫该收手时就收手
  5. 其他公开资料

封面图来源:电影《逃学威龙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亲爱的读者,您好!
感谢您一直以来对药时代的支持和关注,我们非常珍惜你的每一次阅读和反馈。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你的喜好和需求,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和服务,我们特别设计了一份调研问卷,希望您能抽出几分钟的时间填写一下。
您的意见和建议对药时代非常重要,也将帮助我们不断进步和改进。请点击下方小程序卡片进入问卷页面,填写完成后,点击抽奖按钮,即有机会抽取由药时代准备的1more蓝牙耳机一份(价值399元)

感谢您的参与和配合,祝您生活愉快!

点击在看,共济新药研发浪潮做到3期的GLP-1R/GCGR,说不要就不要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药时代

发布者:haitao.zhao,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3年4月14日 16:26
下一篇 2023年4月17日 15:47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