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药时代诚邀写作高手加入我们,创始人郭博士亲自指导!快投简历吧↓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药时代HR部门邮箱:HR@drugtimes.cn

自 1981 年首例艾滋病病例报告以来,人类和艾滋病的抗争已持续 40 年。时至今日,艾滋病仍是一项重要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相关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约有150 万新发 HIV 感染者,68 万人死于其相关疾病。在我国,尽管艾滋病整体持续处于低流行水平,但其仍是报告死亡数位居第一的传染病病种。仅在 2020 年 1-10 月间,中国新发 HIV 感染者数量高达 11.2 万例,存活 HIV 感染者共 104.5 万,防治工作任重而道远。


在感染期间,HIV将它的基因组整入到细胞的DNA中,形成所谓的病毒库。在这种状态下,这种病毒有效地躲避抗HIV药物和身体的免疫反应。在大多数感染者中,新的HIV病毒颗粒不断从这种病毒库中产生。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T)可以阻止新病毒的产生,但不能消除这种病毒库,因此必须每天进行ART药物治疗以抑制这种病毒。


有些称为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er)的感染者具有能够抑制HIV的免疫系统,因而不需要ART药物治疗。虽然他们仍然携带这种病毒库,可以产生更多的HIV病毒,但一种被称为杀伤性T细胞的免疫细胞可以维持对这种病毒的抑制,而不需要ART药物治疗。


美国拉根研究所成员Xu Yu博士一直在研究精英控制者的HIV病毒库。她的研究团队发现一名HIV感染者的基因组中没有完整的HIV病毒序列,这表明她的免疫系统可能已经消除了HIV病毒库–科学家称之为清除性治愈(sterilizing cure)。


Yu的团队对这名称为“旧金山患者(San Francisco Patient)”的患者的数十亿个细胞进行了测序,寻找任何可用于制造新病毒的HIV序列,结果没有发现。这一非凡的发现,是第一个已知的无需干细胞移植的清除性治愈病例,已于2020年在Nature期刊上报道过(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651-8)。


如今,Yu团队报告了第二例未经治疗的称为“埃斯佩兰萨患者”(Esperanza Patient)的HIV感染者,与旧金山患者一样,在对“埃斯佩兰萨患者”的超过11.9亿个血细胞和5亿个组织细胞的基因组测序中没有发现完整的HIV基因组。这份报告可能代表了清除性治愈的第二个例子。


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11月16日在线发表在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 Possible Sterilizing Cure of HIV-1 Infection Without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这位感染者究竟是和其他精英控制者一样,抑制了病毒复制;还是能够彻底清除病毒储存库?要区分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对尽可能多的细胞进行测序,检查她的体内是否仍有完整的前病毒序列。

在进一步的检测中,研究团队在2017-2020年间,共收集了她体内的近12亿个血细胞、5亿个组织细胞进行测序。从测序结果中,研究团队发现了有缺陷的原病毒——这个结果再次说明,埃斯佩兰萨病人此前的确被HIV感染过。但更重要的是,从十几亿个细胞中,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完整的前病毒序列。这意味着,她的病毒储存库可能已经被自身免疫系统清除。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感染者HIV遗传序列的突变情况

论文指出,埃斯佩兰萨病人似乎“在自然感染过程中,彻底清除了有复制能力的HIV前病毒”。这种情况也被称作“清除性治愈”。

Yu说,“这些发现,特别是第二例患者的鉴定,表明可能有一条可操作的路径,为那些无法自行完成清除性治愈的人提供这样的疗法。”


她进一步解释说,这些发现可能表明这两例患者共有的特定杀伤性T细胞驱动这种反应,其他HIV感染者也有可能实现清除性治愈。如果科学家们能够理解这种反应背后的免疫机制,他们也许能够开发出治疗方法,教会其他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在感染HIV的情况下模拟这些反应。


Yu补充说,“我们如今正着眼于通过接种疫苗在接受ART药物治疗的感染者身上诱发这种免疫力的可能性,目的是教育他们的免疫系统能够在没有ART药物治疗的情况下控制这种病毒。”


参考资料:

1.Gabriela Turk et al. A Possible Sterilizing Cure of HIV-1 Infection Without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21, doi:10.7326/L21-0297.
2.Joel N. Blankson. 
The Esperanza Patient: More Hope for a Sterilizing HIV-1 Cure.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21, doi:10.7326/M21-4336.

撰文|John/小耳朵

编辑|小耳朵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文章,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视频为授权正版作品,或来自微信公共图片库,或取自网络

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微信:27674131)。衷心感谢!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推荐阅读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

华人学者发现第二位“自愈”艾滋病患者!揭秘艾滋病疗法新的希望点击这里,欣赏峰会精彩图片!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