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近来,随着中国监管制度的改革,逐渐引入了一系列加速中国的药物开发和审查流程(补充表1)。这些特殊审评通道包括2015年推出的优先审查(PR)的指定,以减少那些表现出重大临床益处药物的审查时间;2017年出台的附条件批准(CA)计划,使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可以基于替代终点/中间结果来批准用于治疗严重或危及生命疾病的药物;2018年出台的UNODs计划(即:已获海外紧急批准药物的加速审批计划),该计划的主要批准依据为在外国进行的临床试验数据。到目前为止,经由优先审评审批的药物以抗癌药物为主。本篇Nature文献主要就审查时长、相对美国药物审批的滞后性等评价维度对抗癌药物特殊审评通道的使用情况和有效性进行分析(详见表1)。
2016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了52种新的抗癌药物,其中38种是在境外研发的,14种是在中国境内研发的(补充表2)。其中,有44个受益于至少一个特殊审评通道(图1a)。基于对新款癌症药物的临床开发和审查时间的分析,各药物开发时间的中位数见图1b,c和补充图1(其中一些药标明了是否由PR或UNODs加速计划获批)。如图1b所示,特殊审评通道缩短了国内新款抗癌药的市场准入所需耗费的时间。进入临床开发后,经由CA或PR加速计划批准的10款药物首次获批耗时的中位数为4.3年,而未经过CA加速计划的的四款国内同类药的批准耗时的中位数为11.3年。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图1  经由中国特殊审评通道开发的新款抗癌药的特征

a.|在2016–2020年采用特殊审评通道。

b.|总开发时间-自提交新药研发申请之日起,至经PR计划国内药物首次获批的总开发时间,包含有/无附条件批准(CA)的药物,(采用的是2016年至2020年间的数据)。

c |2016-2020年批准的进口新药的药品审批时长,定义为从提交新药申请/生物许可证申请到批准首次癌症指征之间的时间。

d|药物审批滞后时间,定义为2010年至2020年中国进口药物获批时间和美国首次批准时间之间的时差。

中国药物监管改革的目的之一是减少药物审批的滞后性,即减少新药获美国FDA批准但尚未获取中国市场批准的时间差。与未经过特殊审评通道的药物(平均审批时长中位数19.4个月)相比,经过PR和UNOD加速项目的进口药获批时间显著减少(中位数分别为12.2和6.4个月)(图1c)。此外,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对进口药品的开发和注册策略已从进行海外获批后的衔接研究转变为参与全球批准前的多区域临床试验。在UNOD加速计划的背景之下,如没有潜在种族差则无需中国数据(补充图2)。有了这些新政策的支持,2010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了43种进口新款抗癌药。相对于美国2006-2010年批准了9款药物,审批滞后时间中位数为8.7年。相对于美国2016-2020年批准了8款药物,药物审批滞后时间中位数缩短至2.7年(图1d)。
最后,一项突破性疗法(BT)计划于2020年7月在中国推出,如若初步证据支持新药具有优于现有药物的临床优势,则可以依据该计划为新药的开发和注册提供便利。截止至2021年5月6日,已有27种癌症药品获得BT认证,其中包括18款国产药物。预计该计划将进一步刺激中国的抗癌药物创新。

补充表1  中国加急计划摘要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优点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显示修订后的《药品注册条例》(DRR,自2020年7月起生效)中的优先审核规定。随着立法的发展,优先权审查的重点已经从解决注册积压转向刺激创新。适用的药物类型(以前包括迫切需要的创新药和非专利药)已变为具有针对具有临床益处的主要创新药。申请时间是以前的IND申请和NDA/ BLA申请之间的时间段,但现在仅适用于NDA/ BLA申请。
*规定进行特殊审核,以将IND审核时间从90个工作日缩短到80个工作日,将NDA审核时间从150个工作日缩短到120个工作日。但是,由于审核时间延长,实际影响很小。AIDS/HIV,后天免疫机能丧失综合症/人免疫机能丧失病毒;CDE,药物评审中心;IND,试验性新药;SoC,护理标准;NDA /BLA,新药申请/生物许可证申请;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PR,优先审查。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补充图1  2016年至2020年间中国批准的新癌症药物的总开发时间

(a)药物审查期限

(b)总开发时间计算为从中国研究性新药(IND)申请之日起至首次批准之间的时间。药品审查时间定义为新药申请/生物许可申请(NDA/BLA)提交至首次癌症适应症批准之间的时间。药品分为进口药品(有/无优先审查(PR)或急需海外药品批准(UNOD))和国内药品(有PR且有/无附条件批准(CA))。箱形图表示阴影区域的四分间距,而晶须表示最大值和最小值。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补充图2   根据中国的临床发展策略,进口新款抗癌药物的药物审查滞后间期

药物审查滞后间期定义为2006年后美国FDA批准新药到在中国获批(2010年至2020年间)之间的间隔。根据中国的临床发展和注册策略,药物分为三类,包括在药物海外获批后在中国进行的衔接研究(Briding,红色),全球获批前,中国参与的多区域临床试验(MRCT,绿色),临床急需药物的中国临床试验豁免(Waiving,蓝色)。

补充表2  2016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的新癌症药物清单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推荐阅读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 药时代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近来,随着中国监管制度的改革,逐渐引入了一系列加速中国的药物开发和审查流程(补充表1)。这些特殊审评通道包括2015年推出的优先审查(PR)的指定,以减少那些表现出重大临床益处药物的审查时间;2017年出台的附条件批准(CA)计划,使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可以基于替代终点/中间结果来批准用于治疗严重或危及生命疾病的药物;2018年出台的UNODs计划(即:已获海外紧急批准药物的加速审批计划),该计划的主要批准依据为在外国进行的临床试验数据。到目前为止,经由优先审评审批的药物以抗癌药物为主。本篇Nature文献主要就审查时长、相对美国药物审批的滞后性等评价维度对抗癌药物特殊审评通道的使用情况和有效性进行分析(详见表1)。
2016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了52种新的抗癌药物,其中38种是在境外研发的,14种是在中国境内研发的(补充表2)。其中,有44个受益于至少一个特殊审评通道(图1a)。基于对新款癌症药物的临床开发和审查时间的分析,各药物开发时间的中位数见图1b,c和补充图1(其中一些药标明了是否由PR或UNODs加速计划获批)。如图1b所示,特殊审评通道缩短了国内新款抗癌药的市场准入所需耗费的时间。进入临床开发后,经由CA或PR加速计划批准的10款药物首次获批耗时的中位数为4.3年,而未经过CA加速计划的的四款国内同类药的批准耗时的中位数为11.3年。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图1  经由中国特殊审评通道开发的新款抗癌药的特征

a.|在2016–2020年采用特殊审评通道。

b.|总开发时间-自提交新药研发申请之日起,至经PR计划国内药物首次获批的总开发时间,包含有/无附条件批准(CA)的药物,(采用的是2016年至2020年间的数据)。

c |2016-2020年批准的进口新药的药品审批时长,定义为从提交新药申请/生物许可证申请到批准首次癌症指征之间的时间。

d|药物审批滞后时间,定义为2010年至2020年中国进口药物获批时间和美国首次批准时间之间的时差。

中国药物监管改革的目的之一是减少药物审批的滞后性,即减少新药获美国FDA批准但尚未获取中国市场批准的时间差。与未经过特殊审评通道的药物(平均审批时长中位数19.4个月)相比,经过PR和UNOD加速项目的进口药获批时间显著减少(中位数分别为12.2和6.4个月)(图1c)。此外,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对进口药品的开发和注册策略已从进行海外获批后的衔接研究转变为参与全球批准前的多区域临床试验。在UNOD加速计划的背景之下,如没有潜在种族差则无需中国数据(补充图2)。有了这些新政策的支持,2010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了43种进口新款抗癌药。相对于美国2006-2010年批准了9款药物,审批滞后时间中位数为8.7年。相对于美国2016-2020年批准了8款药物,药物审批滞后时间中位数缩短至2.7年(图1d)。
最后,一项突破性疗法(BT)计划于2020年7月在中国推出,如若初步证据支持新药具有优于现有药物的临床优势,则可以依据该计划为新药的开发和注册提供便利。截止至2021年5月6日,已有27种癌症药品获得BT认证,其中包括18款国产药物。预计该计划将进一步刺激中国的抗癌药物创新。

补充表1  中国加急计划摘要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优点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显示修订后的《药品注册条例》(DRR,自2020年7月起生效)中的优先审核规定。随着立法的发展,优先权审查的重点已经从解决注册积压转向刺激创新。适用的药物类型(以前包括迫切需要的创新药和非专利药)已变为具有针对具有临床益处的主要创新药。申请时间是以前的IND申请和NDA/ BLA申请之间的时间段,但现在仅适用于NDA/ BLA申请。
*规定进行特殊审核,以将IND审核时间从90个工作日缩短到80个工作日,将NDA审核时间从150个工作日缩短到120个工作日。但是,由于审核时间延长,实际影响很小。AIDS/HIV,后天免疫机能丧失综合症/人免疫机能丧失病毒;CDE,药物评审中心;IND,试验性新药;SoC,护理标准;NDA /BLA,新药申请/生物许可证申请;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PR,优先审查。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补充图1  2016年至2020年间中国批准的新癌症药物的总开发时间

(a)药物审查期限

(b)总开发时间计算为从中国研究性新药(IND)申请之日起至首次批准之间的时间。药品审查时间定义为新药申请/生物许可申请(NDA/BLA)提交至首次癌症适应症批准之间的时间。药品分为进口药品(有/无优先审查(PR)或急需海外药品批准(UNOD))和国内药品(有PR且有/无附条件批准(CA))。箱形图表示阴影区域的四分间距,而晶须表示最大值和最小值。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补充图2   根据中国的临床发展策略,进口新款抗癌药物的药物审查滞后间期

药物审查滞后间期定义为2006年后美国FDA批准新药到在中国获批(2010年至2020年间)之间的间隔。根据中国的临床发展和注册策略,药物分为三类,包括在药物海外获批后在中国进行的衔接研究(Briding,红色),全球获批前,中国参与的多区域临床试验(MRCT,绿色),临床急需药物的中国临床试验豁免(Waiving,蓝色)。

补充表2  2016年至2020年中国批准的新癌症药物清单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推荐阅读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
Nature深度分析:中国上市肿瘤新药“快车道”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