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前言

E药经理人在2021年农历新年期间对入选“2020中国医药创新企业100强”企业的创始人或掌舵者进行了系列访谈,问题聚焦在中国何时能够从fast-follow走向first-in-class?需要补的功课有哪些?中国创新药企真正走向国际化,还需具备哪些能力?有哪些影响医药创新的“卡脖子”技术需要去攻克?如何看待火爆且争议的License-in模式?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以下是康宁杰瑞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徐霆对这些问题的深入思考:

E药经理人:目前来看,国内大多药企都还在做fast-follow,真正的first-in-class很少,中国何时能从fast-follow走向first-in-class?完成这种蜕变需要创新生态中哪些环节的匹配与完善?

徐霆:真正的FIC需要基础研究,转化医学和多学科交叉。全新靶点是FIC,全新技术如抗体修饰,全新蛋白质药物设计,CGT,mRNA,基因编辑和PROTAC等也是FIC。完成这个蜕变会是一个渐变的过程,需要国家大政方针,资本市场,企业家还有一科研人员的协同合作。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需要以更多开放合作的心态推动研究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另外结合临床转化研究,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新药开发也需要加强。

E药经理人:中国创新药公司真正走向国际市场,还需要具备哪些能力?

徐霆:真正走向国际市场需要研发,商业化,药政等各方面综合能力。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日本药企这20年的发展历程可以有个大概的了解。现在知识的全球扩散的扁平化,药物研发/开发的全球化以及药明康德为代表的CRO/CDMO,为中国新药走向国际创造了更好的条件。个人的观点,下一个5年,需要打好创新的基础,通过合作建立药政和商业化能力以及对全球人才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E药经理人:从中国医药创新技术层面来看,还有哪些卡脖子的技术没有突破?

徐霆:技术方面原创的还是少了一些。资源的重复投入也有点多。说实话,真正卡脖子的底层技术还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大规模制造的核心装备,真实世界研究的核心算法,到今后支持全球供应链的区块链技术等都需要大量投入,取得突破。

E药经理人:在目前中国的医保政策下,可以培育出更多的创新药企吗?为什么?

徐霆:我觉得可以的。如果华为,比亚迪,腾讯等有创新,中国也会有全球;领先的创新药企出现。我们应该把视野放大一些,如果MNC在中国能够获利支持创新,中国的创新公司走向全球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

E药经理人:如何评价License-in模式对中国医药创新生态建设的影响?

徐霆:作为众多商业模式的一种,我觉得对创新生态建设是正面的。做药的两个目的,一个是给患者解决为满足医疗需求,第二是取得商业上成功。License-in 对于提高自主研发的效率也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由于资本市场带来一些价值公允性的偏差,会随着行业进步回归到本质。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END

推荐阅读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药时代,聚焦新药研发,荟萃行业精华,分享交流合作,共筑健康天下!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

康宁杰瑞徐霆:真正“卡脖子”底层技术有很多没有解决,从关键试剂耗材到核心装备……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