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 欢迎参加2020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病中心肝病
李想 胡玉琳 报道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慢性肝病患者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水平降低,并且HDL-C与疾病严重程度负相关。在急性疾病(如脓毒症)期间,HDL- C水平急剧降低,并且HDL颗粒的组成和功能发生显著的变化。本研究旨在确定HDL的数量及质量指标是否与晚期肝病患者的疾病进展过程和生存时间相关。
在508名代偿性或失代偿性肝硬化(包括慢加急性肝衰竭[ACLF])患者及40名年龄-性别匹配的对照个体中对HDL相关生物标志物进行研究。特别地,我们对HDL-C(包括两个亚类:HDL2-C和HDL3-C)、载脂蛋白A1 (apoA-Ⅰ),以及HDL胆固醇的外排能力(作为HDL的功能指标)进行研究。
稳定型肝硬化患者的基线HDL-C及apoA-I水平明显比对照个体更低,并且伴有ACLF的急性肝功能失代偿患者的上述指标进一步降低。在稳定型肝硬化患者中(n = 228),HDL-C和apoA-I均能预测肝脏相关并发症(不依赖MELD评分)。在伴或不伴ACLF的AD患者中,HDL-C和apoA-I均是90天死亡率的不依赖MELD评分的预测因素。
在ROC分析中,HDL-C与apoA-I对AD患者的90天死亡率的诊断准确性较高。在Kaplan-Meier分析中,HDL-C<17 mg/dl与apoA-I<50 mg/dl预示不良的短期生存结果。我们在一个大型的外部验证队列(由985名晚期慢性肝病相关门脉高压患者组成)中验证HDL-C的预后准确性。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研究表明,HDL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的疾病进展过程及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摘译自:

HDL-related biomarkers are robust predictors of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liver failure[J]. J Hepatol, 2020.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本文为转载,药时代持中立态度,请理性阅读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荐阅读

FDA起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癌症患者抗肿瘤药物指南

投资热潮奔涌,中国生物医药指数和恒生指数顺势而变

武田5亿美元再投NASH领域,Engitix的ECM平台获得青睐

新冠疫情的IPO热潮,众多生物技术公司相继入场,谁高歌猛进,谁又黯然失色?

沉寂过后,Intercept准备亮出奥贝胆酸在NASH临床试验上的新数据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 药时代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 欢迎参加2020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病中心肝病
李想 胡玉琳 报道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慢性肝病患者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水平降低,并且HDL-C与疾病严重程度负相关。在急性疾病(如脓毒症)期间,HDL- C水平急剧降低,并且HDL颗粒的组成和功能发生显著的变化。本研究旨在确定HDL的数量及质量指标是否与晚期肝病患者的疾病进展过程和生存时间相关。
在508名代偿性或失代偿性肝硬化(包括慢加急性肝衰竭[ACLF])患者及40名年龄-性别匹配的对照个体中对HDL相关生物标志物进行研究。特别地,我们对HDL-C(包括两个亚类:HDL2-C和HDL3-C)、载脂蛋白A1 (apoA-Ⅰ),以及HDL胆固醇的外排能力(作为HDL的功能指标)进行研究。
稳定型肝硬化患者的基线HDL-C及apoA-I水平明显比对照个体更低,并且伴有ACLF的急性肝功能失代偿患者的上述指标进一步降低。在稳定型肝硬化患者中(n = 228),HDL-C和apoA-I均能预测肝脏相关并发症(不依赖MELD评分)。在伴或不伴ACLF的AD患者中,HDL-C和apoA-I均是90天死亡率的不依赖MELD评分的预测因素。
在ROC分析中,HDL-C与apoA-I对AD患者的90天死亡率的诊断准确性较高。在Kaplan-Meier分析中,HDL-C<17 mg/dl与apoA-I<50 mg/dl预示不良的短期生存结果。我们在一个大型的外部验证队列(由985名晚期慢性肝病相关门脉高压患者组成)中验证HDL-C的预后准确性。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研究表明,HDL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的疾病进展过程及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摘译自:

HDL-related biomarkers are robust predictors of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liver failure[J]. J Hepatol, 2020.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本文为转载,药时代持中立态度,请理性阅读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荐阅读

FDA起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癌症患者抗肿瘤药物指南

投资热潮奔涌,中国生物医药指数和恒生指数顺势而变

武田5亿美元再投NASH领域,Engitix的ECM平台获得青睐

新冠疫情的IPO热潮,众多生物技术公司相继入场,谁高歌猛进,谁又黯然失色?

沉寂过后,Intercept准备亮出奥贝胆酸在NASH临床试验上的新数据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J Hepatol:高密度脂蛋白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是慢性肝衰竭患者生存时间的可靠预测因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