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 欢迎参加2020中国NASH大会

 

本文转自神经周刊
 

在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脑肿瘤、脑部感染和中风中枢神经疾病中一直存在一个痛点:由于血脑屏障的作用,大部分药物无法进入大脑中。一直以来,关于改变血脑屏障通透性促进药物被大脑吸收的研究很多,但也存在一些很大的弊病。通过生化手段、超声手段破坏血脑屏障后促进药物进入的同时促进外周血液中的血浆蛋白渗入,引起神经毒性、血管病变。

通过载体工具将药物输送到大脑中被认为是有前途且用途广泛的大脑输送系统。近几十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研究人员开发了病毒外泌体、分子特洛伊木马(把药物“伪装”成脂肪酸的样子,肿瘤受体接触到这种药物后可以进入细胞)、纳米颗粒制剂等载体工具。

神经递质是内源性化学物质,可促进神经传递,部分可通过血脑屏障,研究人员将目光转移到神经递质上,寻求安全、有效的大脑给药途径。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最近,美国塔夫茨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许巧兵副教授在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发表文章开发出一种新型大脑药物输送工具——神经递质类脂化合物,可以实现快速、高效将药物输送到大脑中,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简单外周注射就可以完成。
研究人员利用简单的迈克尔加成反应,合成了一系列包含色胺,苯乙胺和苯乙醇胺的神经递质类脂,分别命名为NT1、NT2、NT3。他们将包含NT1、NT2、NT3的纳米荧光颗粒注射到小鼠的尾静脉中,通过荧光检测发现只有NT1出现在大脑组织中,表明这种类脂可以通过血脑屏障。
两性霉素B(AmB) 为经典的多烯类抗真菌药物,是治疗重度全身性真菌感染的金标准,但是由于血脑屏障的限制作用,并不能治疗大脑真菌感染。因此研究人员选取AmB测试NT1的实用性,将AmB包裹在NT1中通过质谱检测技术发现在大脑组织中发现了大量AmB,这表明NT1可将AmB运输到大脑中。
反义寡核苷酸治疗是目前基因治疗的主要手段之一,应用前景广泛。大部分所有的反义寡核苷酸治疗药物都不能够穿过血脑屏障,此外靶细胞的膜结构也是限制反义核苷酸药物发挥作用的重要原因。研究人员通过NT1将Tau蛋白反义核苷酸药物包裹后注射在小鼠尾静脉后,发现小鼠大脑中Tau蛋白明显降低,这就表明Tau蛋白反义核苷酸药物透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中发挥作用。
总的来说,本文开发的新型大脑药物传递工具不仅能够促进药物从外周迅速进入到大脑中,而且能够实现对神经元进行操纵。

参考文献:

1.Ma et al., Sci. Adv. 2020; 6,Neurotransmitter-derived lipidoids (NT-lipidoids) for enhanced brain delivery through  intravenous injection 

 

~~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本文为转载,药时代持中立态度,请理性阅读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荐阅读

奔跑吧,RET抑制剂!——罗氏签订7亿美元协议跑步进入,欲大展“蓝图”

瞬息万变的新冠疫苗赛道,Moderna刚公布数据就冒风险生产?

CRISPR先驱Jennifer Doudna发现超小型CRISPR酶—CasΦ(Cas12j),这是否将引领另一场技术革新?

穿破阴云——吉利德合作伙伴Glympse再获 4670万美元研发NASH生物传感器

远洋巨轮赛诺菲驶向肿瘤战场,“日不落”领域战火加剧

SPK-8011能否在血友病A基因疗法赛道上杀出重围?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 药时代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 欢迎参加2020中国NASH大会

 

本文转自神经周刊
 

在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脑肿瘤、脑部感染和中风中枢神经疾病中一直存在一个痛点:由于血脑屏障的作用,大部分药物无法进入大脑中。一直以来,关于改变血脑屏障通透性促进药物被大脑吸收的研究很多,但也存在一些很大的弊病。通过生化手段、超声手段破坏血脑屏障后促进药物进入的同时促进外周血液中的血浆蛋白渗入,引起神经毒性、血管病变。

通过载体工具将药物输送到大脑中被认为是有前途且用途广泛的大脑输送系统。近几十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研究人员开发了病毒外泌体、分子特洛伊木马(把药物“伪装”成脂肪酸的样子,肿瘤受体接触到这种药物后可以进入细胞)、纳米颗粒制剂等载体工具。

神经递质是内源性化学物质,可促进神经传递,部分可通过血脑屏障,研究人员将目光转移到神经递质上,寻求安全、有效的大脑给药途径。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最近,美国塔夫茨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许巧兵副教授在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发表文章开发出一种新型大脑药物输送工具——神经递质类脂化合物,可以实现快速、高效将药物输送到大脑中,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简单外周注射就可以完成。
研究人员利用简单的迈克尔加成反应,合成了一系列包含色胺,苯乙胺和苯乙醇胺的神经递质类脂,分别命名为NT1、NT2、NT3。他们将包含NT1、NT2、NT3的纳米荧光颗粒注射到小鼠的尾静脉中,通过荧光检测发现只有NT1出现在大脑组织中,表明这种类脂可以通过血脑屏障。
两性霉素B(AmB) 为经典的多烯类抗真菌药物,是治疗重度全身性真菌感染的金标准,但是由于血脑屏障的限制作用,并不能治疗大脑真菌感染。因此研究人员选取AmB测试NT1的实用性,将AmB包裹在NT1中通过质谱检测技术发现在大脑组织中发现了大量AmB,这表明NT1可将AmB运输到大脑中。
反义寡核苷酸治疗是目前基因治疗的主要手段之一,应用前景广泛。大部分所有的反义寡核苷酸治疗药物都不能够穿过血脑屏障,此外靶细胞的膜结构也是限制反义核苷酸药物发挥作用的重要原因。研究人员通过NT1将Tau蛋白反义核苷酸药物包裹后注射在小鼠尾静脉后,发现小鼠大脑中Tau蛋白明显降低,这就表明Tau蛋白反义核苷酸药物透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中发挥作用。
总的来说,本文开发的新型大脑药物传递工具不仅能够促进药物从外周迅速进入到大脑中,而且能够实现对神经元进行操纵。

参考文献:

1.Ma et al., Sci. Adv. 2020; 6,Neurotransmitter-derived lipidoids (NT-lipidoids) for enhanced brain delivery through  intravenous injection 

 

~~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本文为转载,药时代持中立态度,请理性阅读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荐阅读

奔跑吧,RET抑制剂!——罗氏签订7亿美元协议跑步进入,欲大展“蓝图”

瞬息万变的新冠疫苗赛道,Moderna刚公布数据就冒风险生产?

CRISPR先驱Jennifer Doudna发现超小型CRISPR酶—CasΦ(Cas12j),这是否将引领另一场技术革新?

穿破阴云——吉利德合作伙伴Glympse再获 4670万美元研发NASH生物传感器

远洋巨轮赛诺菲驶向肿瘤战场,“日不落”领域战火加剧

SPK-8011能否在血友病A基因疗法赛道上杀出重围?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Science子刊:以神经递质“伪装”,开发新型跨越血脑屏障给药系统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