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 Intercept公司尝试在下一个重磅炸弹的竞争中战胜各大药企。该公司的NASH药物目前领先于竞争对手,但这可能不足以控制潜在的巨大市场。

新药演义第一回|NASH战场,鏖战正酣,喜忧参半!

十七年前,身为医生和风险投资家的MarkPruzanski医学博士意识到一种肝脏疾病可能潜伏在数千万人的身体中,于是他在租赁的公寓里联合创办了InterceptPharmaceuticalsInc.,从那时起一直在竭尽全力寻求良药,治疗这种“隐形杀手”。这种肝脏疾病就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简称为NASH。据称NASH折磨着5000万美国人,其中许多人已经患有肥胖和糖尿病。今年51岁的Pruzanski博士正在一步步接近他的目标。4月10日发布的后期数据证实了Intercept的药物奥贝胆酸(OCA)的疗效。

如果获得批准,Intercept的奥贝胆酸将成为第一个治疗NASH的上市药品。这个NASH战场是兵家必争之地,吉利德、辉瑞、诺华、艾尔健、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以及数十家生物技术公司都在争分夺秒,跑步前进

这个战场上群雄逐鹿,英雄豪杰奋起争先。这也是一场竞赛,与美国“不断增长的腰围”之间的竞赛。

上个月,RothCapitalPartners在纽约市中心的柏悦酒店举行了主题为“NASH王座之战”的大会。有传言称,银行家与药物开发商聚在一起,他们正在跟踪意欲收购的”猎物“。本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将转移到维也纳,Intercept将在欧洲肝脏研究协会EASL)年度国际肝病大会上公布其最新数据。

为了使NASH药物成为大热门,制药公司需要围绕一种人们很少听说过并且许多患者没有意识到的疾病创造一个工业综合体。在这里,如果没有痛苦的活检,很难确定疾病的严重程度以及是否需要用药。

“这种疾病的负担将破坏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

根据PinnacleClinicalResearch将在肝脏大会上发表的数据,NASH影响了15%的美国成年人和多达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裔美国人。这种无症状和缓慢进展的”沉默杀手“可导致肝硬化和肝癌。到2020年,它有可能超过酒精性肝病,成为肝脏移植的主要原因,费用可能超过50万美元。

根据法国昂热大学医院的数据,大约8%的患有脂肪肝病的患者在7年后死亡。这项新研究由吉利德资助,将在肝脏大会上发表结果。

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移植肝病学家和医学副教授SidneyBarritt博士的说法,医生鼓励NASH病人吃得更好,加大运动量,但这是一场艰苦的斗争。患有肥胖症和2型糖尿病的美国人数量持续攀升,更多的人罹患NASH。

“这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它还是一个社会和道德层面的迫切需求,”Barritt博士说。“这种疾病的负担将破坏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

NASH已经给予制药商另一次机会,让他们在未能提供曾经有前途的减肥药之后,可以利用生活方式健康问题而大赚特赚。

除研究疗法外,制药巨头正在寻找可购买的资产。辉瑞公司高级副总裁MorrisBirnbaum是公司内部医学研究部门的负责人,他表示正在与具有后期NASH管线的生物技术公司进行努力的交谈。百时美施贵宝也表示正在寻找此类交易。

一些医生说,行为改变是早期疾病患者的最佳选择。他们指出肝脏的再生能力以及NASH药物成本高昂且可能产生不良副作用的可能性。

“患者需要接受药物干预,但服药会影响我们做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比如保持活跃和健康饮食,”Barritt博士评论说。“我们尚不清楚这种终身服用的药物在现实世界中的作用与后果。”

Intercept公司一马当先!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Intercept公司的OCA已经上市,被医生用来治疗胆管疾病。作为一种FXR激动剂,OCA已被证明可以对抗肝纤维化。肝纤维化是一种在器官组织反复受损或发炎时发生的瘢痕形成,随着瘢痕形成的进展,其它并发症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Intercept后期临床试验的数据显示,获得最高剂量OCA的患者中,23.1%的患者纤维化程度在4分制上降低了1分或更多,而安慰剂患者为11.9%。超过一半的人在最高剂量时出现瘙痒,导致9%的人停止治疗。分析师预计瘙痒不会阻止美国FDA批准OCA。

“已经经年累月了,”Pruzanski博士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我敲了很多公司的门,包括大型制药公司。他们拒绝了我,说该药物没有监管途径,或者干脆说这不是一种真正的疾病。“

尽管有望获批,但OCA不太可能立即独占市场。首先,该公司必须提高患者对这种慢性病的了解和意识,也需要说服无症状的人进行繁琐的测试。

全球肝脏研究所执行副总裁兼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官员BrianHarvey预计,监管机构最初将要求进行活组织检查以确定谁应该服用这种药物。为了筛选患者参加NASH临床试验,医生需要将一根长达7英寸的针头插入,穿过患者的腹部进入肝脏以获得组织。

避免侵入性测试可以让患者更容易获得OCA。市场上存在可以快速且廉价地检测肝脏瘢痕和脂肪的成像技术,并且已经被用于非正式诊断。Pruzanski博士说,如果该药物的获批标签上要求对患者进行活检,他会感到惊讶。

Pinnacle临床研究的医学主任StephenHarrison表示,当保险公司看到治疗大量NASH患者的高成本时,他们可能会倍感震惊。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的CignaCorp.表示,它们担心该药物的价格。

分析师估计,OCA的价格可能低至每年5,000美元或高达55,000美元。Intercept拒绝提供有关其定价计划的详细信息。

起起伏伏,就像过山车!

在一项重要研究之后,Intercept的股票曾一度达到顶峰,但此后遭遇挫折。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图片来源:参考文章)

参与这场竞赛的制药企业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来治疗这种复杂疾病,寻求减少和逆转肝脏脂肪、炎症和组织气泡,而不是解决纤维化问题。例如,辉瑞公司正致力于靶向果糖的治疗。

竞争对手们表示他们很乐意跟随Intercept之后。MadrigalPharmaceuticalsInc.的NASH药物在临床试验中,其首席执行官PaulFriedman表示,“我们将有充足的时间内赶上。Intercept公司将承担早期的市场开发风险。”

围绕NASH的炒作可能难以兑现。在NASH中期研究显示有希望的结果之后,Intercept的股价在2014年初飙升超过500%,达到每股462.26美元。OCA治疗不同疾病遇到安全问题后,公司的股价暴跌,目前交易价格约为122美元。

曾参与研究OCA和其它NASH药物的Harrison主任表示,没有任何一家制药商可以长期霸占王位。与此同时,Intercept的Pruzanski博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终点线,与十七年前相比,他不再那么天真。

站在位于37楼的办公室里,俯瞰着纽约闪闪发光的哈德森码头,Pruzanski博士感叹道,“这是生物制药世界的狂野西部。胆小鬼最好躲得远远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药时代老药下回分解!

参考资料:

  • Intercept Tries to Outrun Big Pharma in Race for the Next Blockbuster(Riley Griffin2019年4月11日)

  • 水平、时间有限,错误难免。欢迎批评指正!了解详情,请阅读原文。

  • 仅供个人谨慎参考。图片等版权归拥有者。衷心感谢!

欢迎参加美国FDA法规培训网络视频课程!

Training Webinar on FDA Regulations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聚焦新药研发,荟萃行业精华,分享交流合作,共筑健康天下!欢迎朋友们关注!谢谢!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新药演义 | NASH重磅炸弹之争,谁拔头筹?谁又笑到最后?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