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 谨以此文献给改革开放四十年中无数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们!

前言:

答应郭劲松博士为《药时代》写点CM082新药的故事已经快两年了,欠的债不好一直拖下去。从今天起,挤时间写几篇短文还债,了却一件事,同时也为张江新药研发发展史留下一些一手资料。

CM082是一个有太多故事的项目。我随手写来,不按时间顺序。

又到年末节庆期了。这些年每到这个时段,我都会想起一个人,他就是张江高科园区十年前的领导刘小龙,当时他已经当了张江集团常务副总好多年,在我们这些在张江创业的众多留学生眼中,他就是园区多年实际上的一把手。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刘小龙

刘小龙是CM082新药研发过程中的一个关键人物。可以这样说,要是10年前那个年末节庆期没遇上他,中国就没有CM082新药。

(一)

2008年,从桑迪亚医药技术公司分出去的卡南吉医药科技公司,成立了由三位做药的外行组成的新的董事会,除了我这个董事长,另外两位董事,一位是中欧工商管理学院的金融系主任兼教务长张春教授,另一位是IDG风险投资的高级合伙人章苏阳。苏阳因为成功投资了携程网等不少明星项目,被誉为中国著名风险投资家之一。新的董事会总结了前几年桑迪亚做新药失败的教训,确定了新的发展战略,决定从美国Xcovery公司购买X-82新药专利在中国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独家授权,在中国用全外包的模式进行临床前研究。公司不但引进了梁从新博士研发的X-82项目,还聘请了梁博士本人担任首席科学家,同步领导在美国和中国的临床研究。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章苏阳、唐明、张春

卡南吉有意识地把X-82在中国的项目做成一个独立项目,而不是和X-82合并到一起做成一个全球项目,原因在于我们决定保留这个新药的独立定价权,不跟着美国的价格走,让中国的老百姓吃得起。我们把中国项目命名为CM082,CM是卡南吉公司的英文名字Challenge Meditech的缩写,082则是08年2月立项的意思。好几年后,给CM082做临床实验的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的李树婷老师突然发现,CM是梁从新和我两个人名(Congxin和Ming)的首字母组合。难得她有这么好的想象力,我们当年还真没那个意思。

卡南吉公司几乎花光了全部资金购买CM082项目。按说像CM082这样水平的项目,卡南吉是买不起的。多亏从新告诉Xcovery公司,卡南吉只出得起这个价,还差多少就用他的Xcovery股权抵扣,才使得这个交易成交。项目有了,钱花完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到做临床前研究的资金。

2008年下半年,我和从新去了中国很多城市,见了几十家不同类型的投资机构和个人,结果大多潜在投资方决定不投,其它有几家表示只能跟投一小部分。大家都挺为难:新药项目至少要做10年,而VC一般寿命都没那么长;资金要求巨大,据说平均要投10亿美元;成功率极低;当然也有说项目技术评估没通过。说的似乎都有理,但现在抢项目都不这样说了。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看来融资十有八九悬了,还剩下张江园区这一家没有完全回绝。

(二)

这年的平安夜那一天,我是在上海飞芝加哥的飞机上度过的,我去休几天假。这天飞机上人不多,很安静。想到只剩下张江园区一家还没回绝我们,我感到压力巨大。CM082的目标是要替代辉瑞的舒尼替尼,当时舒尼替尼在中国市场一个病人一年的费用是30多万元。要是找不到做临床前研究的资金,CM082再好,相当长时间对中国病人都将是可望而不可及。

从这一年开始,国家实施重大新药创制项目,当年就拨款60多亿元扶持新药创新。张江也拿到不少资金建设新药孵化平台。王晓川博士代表桑迪亚公司在跟张江园区谈联合园区的CRO公司,为园区的新药孵化平台提供CRO服务。但怎么能说服张江园区投资CM082项目呢?站在张江园区的位置来考虑,他们有什么理由要投这个项目?

过去近5年参与做药的经历让我见识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我在飞机上打开电脑,起草一份关于建设新型张江新药孵化平台的项目建议书。建议书的主要意见是,现在全国到处都在建设新药孵化平台,这些平台(包括张江在内)花的钱主要在修房子、买设备上,但这些都不是目前中国缺的东西,单靠房子和设备是做不出新药的。对比总结桑迪亚和Xcovery做药的经验教训,我们提出在新药早期研发阶段,包括临床前研究,只需三个要素。第一是钱,中国现在不缺;第二是干活的人,经过几年CRO行业的发展,全国已有几百家CRO公司,覆盖新药研发的各个环节,干活的人也不缺。但第三个要素,高质量的新药项目就是软肋了。新中国从建国以来建立的医药工业,基本上就是一个纯仿制药工业。我们的医药教育、科研、生产,甚至政府监管体系,基本上都是纯仿制药体系,没有做创新药的基因、环境、和经验,在短期内指望这个体系提供足够的新药项目满足中国病人的需要是不可能的。万幸的是当年邓小平打开国门送了那么多人出去,也感谢其中很多人没有回来,积累了相当多的新药研发经验。只要这中间有百分之一像梁从新博士这样的人,有能力设计出没有知识产权问题的好的新药项目,我们把这些项目吸引回来,就有做不完的新药项目。

在建议书中,我们建议张江园区把修房子买设备的钱省下来,建立一个新型新药孵化平台,向全球征集有IP的新药项目,把省下来的钱作为VC资金投资给经过筛选的新药项目公司,然后这些公司拿着钱去请CRO干活,我们就能做出新药来。 按照桑迪亚为Xcovery提供的新药研发服务项目估算,我们只需10亿美元的2%左右,不到2亿元人民币投资,就能做出一个新药,这种投资规模的新药我们就做得起。这就是我们提出的新药研发的IVC模式(IVC:IP,VC,CRO)。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下了飞机,我联系桑迪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晓川博士对这份项目意见书进行了几个来回的修改,然后以桑迪亚公司的名义,用电子邮件发给了张江园区领导刘小龙,同时再次推荐卡南吉的CM082项目。很快,我们收到刘小龙的回复,约我和梁从新博士在新年后尽快到张江面谈。

(三)

2009年1月6日,我和梁从新在张江集团和刘小龙及投资团队谈了1个多小时。出了会议室,我对梁从新感叹地说,这个项目建议书,刘小龙真的认真看进去了。他今天讲的东西,主要就是我们建议的内容。但是经过他的总结归纳提高,用目前符合中国政府的方针政策的话语表述出来,同样的内容一下就高大上了。我们的目标是为CM082项目找到投资,他的目标是要以这个项目为抓手,突破国有资本不能投高风险高科技项目的政策束缚,带动民间资本和外资资本流向高风险高科技创新领域,促进中国的创新发展。虽然我们目标不一样,但推动的方向是一样的。会上我们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刘小龙建议把IVC模式,改成VIC模式,这样读起来,“vik”很上口。我们接受了这个好建议。今天,VIC模式已经成了中国新药研发,特别是留学生回国创业做新药研发最普遍的模式。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随后几个月形势发展很快。张江集团在3月份举行了大型新闻发布会,宣布建立一个有10亿元规模的新型新药孵化平台,公开向全世界征集新药项目,与桑迪亚为代表的园区CRO公司签约合作,用VIC模式孵化。我用以前在福特汽车公司工作时学到的宣传方式,为张江VIC平台写了一份英文新闻稿,发布到欧美的互联网媒体上,征集新药项目。短短的一个多月,平台收到了160多个应征新药项目,远远超过预期。其中还有非华裔应征者提交的项目。

这么多项目肯定做不完。平台初筛把项目筛到6个,他们觉得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孵化新药没把握,又进一步筛到只剩两个。半年以后,我才理解了他们说的没把握是什么意思。在这个筛选过程中,CM082项目一直都在入选名单里。4月份,张江平台邀请了陈凯先院士、钟大放研究员等上海地区几位医药界的领袖,加上几位医药行业归国创业的留学生组成7人专家团队,对这两个项目进行最后答辩。CM082顺利通过,而另一个是陈晨博士的项目,专家们认为还太早期,不好判断而没能通过。至此,CM082成了首批进入张江VIC新药孵化平台的“独生子”。

一个题外的趣事,当年陈晨博士没为新药融到资,随后被桑迪亚延揽担任一把手多年,直到近几年新药投资界发生了逆转,从资金难求变成了项目难得,陈晨博士终于重新注册了新药研发公司,融到了VC投资,正在圆他的新药梦。

(四)

接下来的几个月,虽然节奏慢,张江平台各项工作都在往前走。毕竟是第一次用这个模式,各方都在积极摸索路径和经验。我和从新配合他们完成了项目价值评估和各项尽调,并支持到国资委等部门的答辩。与张江集团方的投资主体张江科投基金公司的林翎、于小勇、庞力、卞慧珍组成的投资团队也完成了投资谈判。

9月份,张江各部门到国资委做最后一次答辩。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能做的都做了,张江的朋友们对于这唯一的新药项目投资得到批准,抱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意外的是,国资委的最后决定是不准投!

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天天讲要鼓励创新,唯一一个新药项目都不准投,那中国还做新药吗?

国资委也很为难,国有资本投资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国有资产不能流失。面对进入临床前研究的新药项目平均1%成功率的说法,国资委要是批准投了,那不是明摆着要犯错误吗?

国资这条路看来是走不通了。刘小龙和张江科投团队为这个项目,付出了比一般政府官员应该做的多得多的努力。我说,这是体制问题,没办法走通。我再去找别的VC,实在不行就找外资VC吧。谁知道刘小龙说,“你们等等,我想好了,这个项目我们要投。”

“你们要投?你到哪里找钱呢?”

“找钱是我的事,你不要管。你的事,是尽量把这个项目做成功。”

“刘总,福特汽车的中国总裁我不当回来创业,我肯定会尽量把这个项目做成功。可是新药项目真可能失败,这是发明人梁从新博士都不能保证的。国资委不准投,你一定要投,万一不成功,这几百万投资可是一分钱都收不回来。这后果太严重,至少乌纱帽没了。我们没送你一分钱,没请你喝一杯茶,但是你要承担全部风险。这不合理。”

“我想好了,我豁出去做一件正确的事。”

“你能豁出去,我有什么豁不出去?”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事情就这么定了,安排签署投资协议,CM082临床前研究立即启动,争取把被美国临床前研究拉下的半年多的差距时间抢回来。临到签字前两天,又发现了一个障碍,签了投资协议到工商去为张江登记股权,是需要国资委批件的!刘小龙问,“唐总,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你承认张江科投有15%权益,对吗?”

“是啊,这是我们谈好的投资对价,我们当然承认。”

“我们就相信你的承诺,双方签署一个合作协议,由张江科投为CM082临床前研发支付这么多费用,卡南吉承诺项目成功后,张江科投拥有CM082项目15%的权益。”

9月份的最后一天,合作协议签了。

(五)

后来,张江科投在CM082项目上的权益最终被登记成了股权。但时间已经是近6年后的2015年6月。那时,刘小龙早已离开了张江。

2015年,我和梁从新去久有资本投资基金拜访了创始人,下海后的刘小龙。

我对他说:“刘总,当年你为了扶持CM082项目,付出了个人代价吧?”

刘小龙回答道:“是的。但是我不后悔。”

是啊,有什么好后悔的?在张江科投投资CM082以后,国资不能投高风险项目的枷锁真的被冲破了。现在国资不但可以投高风险项目,还和民资外资争抢新药创新项目。这不正是他当年要解开的改革难题吗?

张江科投投资7年多以后,CM082项目在进入肿瘤和眼科的临床II期研究后,卡南吉公司被贝达药业在2017年6月全部并购。张江科投获得了9倍多的回报。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李湘、唐明、丁列明、梁从新

我给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博士讲了这一段故事,我说,“今后如果有CM082上市的那一天,应该想个方法让每一个受益的肿瘤或眼科患者知道,当年在上海张江有这么一批人,不是出于任何个人利益的动机,拎着自己的乌纱帽冲上去,才有多年后这些病人能够受益。”

战争年代拎着脑袋冲上抗敌第一线的人,我们称他们为战争年代的民族英雄。和平年代拎着乌纱帽冲上改革第一线的人,我们是否应该称他们为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在CM082项目的背后,他们的名字是刘小龙、陈微微、林翎、于晓勇、庞力、卞慧珍 … …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 林翎、梁从新、于晓勇、唐明、卞慧珍

  •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 CM082故事 —— 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
  • 欢迎联系我们!邮箱drugtimes@qq.com;微信27674131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