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中国首款自研P-CAB替戈拉生片获批 罗欣药业“创仿结合”战略迎新里程碑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1874 年,古埃及学家埃伯斯(Georg Ebers)发现了一本写在纸莎草上的古埃及医书,经考证,其创作于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500年前后。
在这本书中,古埃及的医生们记载了一种“多饮多尿”的疾病,甚至还记载了利用谷物、水果和甜酒对此进行治疗的过程,根据我们现在的了解,这是典型的糖尿病症状。
在3千多年的历史里,人类与糖尿病的斗争一直处于下风,直到近百年的医学突破,才让它从“不治之症”,变为一种可治的慢性疾病。
人类迄今为止,已经开发了近10大类治疗糖尿病的药物,但糖尿病,从未被根治,对人类的危害也从未停止。
胰岛素作为最早的糖尿病治疗药物,在去年度过了自己的“百年诞辰”。百年来,胰岛素从未退出过对抗糖尿病的主要战场上,不断被迭代更新,这样持久的生命力对于一种药物来说是罕见的,也侧面说明了糖尿病领域存在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
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糖尿病复杂的发病机制超长的病程
随着近年来糖尿病发病人群的逐渐年轻化,人们与糖尿病共度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三四十年的患病时间对于病人来说非常常见,如果在25岁前就患有糖尿病,那么病程的时间可以长达60年
在时间的侵袭下,任何药品都无法保证一生的健康。
安全、有效、方便、可及,作为4种药物最基本的属性,反而成为了制约糖尿病管理的4把大锁。
由于2型糖尿病的发病机制极为复杂,涉及全身多个组织器官,因此,任何针对单一靶点的药物都无法保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有效,一直安全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来源:诺和益®上市发布会资料

而且,皮下注射作为一些糖尿病药物的主要用药方法,相比于口服用药不够方便,病人在初次尝试的时候需要进行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尤其是多次注射,使得依从性大大降低,患者血糖难以控制。
能够针对多个靶点,注射简便的创新性药物是解决这一难题的方法。
2022年3月5日,诺和诺德宣布,全球首个基础胰岛素GLP-1RA注射液诺和益®(德谷胰岛素利拉鲁肽注射液)正式在中国上市。
药时代也在诺和益®上市之际,对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医药和质量部企业副总裁张克洲博士进行了专访。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医药和质量部企业副总裁张克洲博士

1
百年前胰岛素的发现改变了很多糖尿病患者的预后,但这并非治愈方法,而是将一种短暂、绝望、致命的疾病变成了一种长期斗争
最早的胰岛素来源于牛和猪,由于纯度不够,容易引起很多患者的过敏反应。
同时,第一代胰岛素制剂的局限性非常突出,作用时间短暂导致患者每天需要多次注射,甚至在夜间也需要注射才能控制疾病。
尽管在过去100年中胰岛素治疗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但目前的胰岛素替代治疗只能接近正常的胰岛素水平。
正常情况下,当人们进餐时,身体检测到食物,就会释放出少量胰岛素。当食物被消化时,身体通过释放大量胰岛素来应对血糖水平的升高。此时,胰岛素水平迅速升高,并在约45分钟至1小时达到峰值,然后恢复正常。
这样的分泌曲线意味着,接受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需要计算吃多少食物以及注射多少量胰岛素
因此,为了模拟生理性胰岛素分泌,胰岛素治疗通常有两个组成部分基础胰岛素替代餐时或短效胰岛素替代。前者控制夜间和每餐之间的胰岛素水平,后者控制进餐期间和进餐后胰岛素水平。
每一代胰岛素都试图使胰岛素替代治疗向模拟正常胰岛素分泌更近一步。真正能满足患者需求的“超长效胰岛素”,是在21世纪才问世
2015年德谷胰岛素获FDA批准上市,一举攀上了基础胰岛素产品的巅峰。42小时的持续作用时间,真正做到了“注射几秒钟,控糖一整天”。
德谷胰岛素作为基础胰岛素,释放平缓,平稳无峰。而且,和既往的基础胰岛素类似物相比,在有效降糖的同时,可以显著降低低血糖发生的风险
开发一款创新药并非易事。在10,000个被研究的分子中,仅有10个分子会进入开发阶段,超过10,000人参与临床试验,最终只能为患者带来1款创新药,这个过程需要历经10到15年的漫长时间。
可以说,病人体内德谷胰岛素多持续作用每1小时,背后都是科学家们用数年的探索时间换来的。
2
如果说基础胰岛素是老牌劲旅,GLP-1RA类药物则是新时代的控糖新星,其通过激动GLP-1(胰升血糖素样肽1)受体,以葡萄糖浓度依赖的方式增强胰岛素分泌,同时抑制胰高糖素分泌达到降低血糖的目的,单独使用没有低血糖风险,可以说在降糖机制上与胰岛素类产品是互补的
2020年《中国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糖化血红蛋白控制目标及达标策略专家共识》指出,对于低血糖风险较高或低血糖危害较大以及需要减重的患者,优先考虑应用GLP-1RA进行治疗
其中利拉鲁肽更是因为明确的心血管获益和体重降低的效果,迅速抢占市场。2018年诺和诺德旗下利拉鲁肽产品诺和力®成为全球最畅销降糖药,销售额超过40亿美元。
诺和益®融合了德谷胰岛素和利拉鲁肽这两种组分是诺和诺德在糖尿病治疗领域的又一次突破性创新此次在中国上市,为中国1.4亿糖尿病人群提供了新选择。张克洲博士谈道:“诺和诺德的每一次创新突破,都是基于患者未被满足的需求。诺和益®作用机制独特,不再针对单一靶点,而是代表着‘多靶点’治疗方法。作为全球首个上市、中国唯一获批的基础胰岛素GLP-1RA注射液,诺和益®融合了德谷胰岛素和利拉鲁肽双组分的优势,机制互补,靶向调节,各自独立发挥降糖作用,直击T2DM发病机制本源,同时改善胰岛素抵抗和β细胞障碍我们相信,诺和益®将继续推动糖尿病治疗理念的革新,造福中国患者。”
点击查看诺和益®作用机制
3
诺和益®的上市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研发和试验阶段。其中,全球临床研究项目(DUAL项目)自2011年开始,历时8年,涉及9项研究,均为治疗达标研究。
9项研究根据入组人群不同,分为三种类型:既往使用口服降糖药物(OAD)治疗/GLP-1RA治疗/基础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在这三类人群中评价了诺和益®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无论是既往OAD治疗GLP-1RA治疗以及既往基础胰岛素治疗血糖控制不佳的T2DM患者,联合或转换为德谷胰岛素利拉鲁肽注射液治疗均表现出了一致的临床有效性和安全性,为患者带来了多重获益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除了组分优势外,作为一支笔中联合两种成分的诺和益®,相比于两者自由联合用药也展现出了独特优势,EXTRA研究中纳入24%自由联合胰岛素与GLP-1RA治疗的患者,结果显示转换为诺和益®治疗6个月后,HbA1c从基线8.3%显著降低0.6%至7.6%(P<0.0001),体重降低0.2kg。
该系列研究,不仅验证了诺和益®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还可以为医生提供不同治疗背景患者的用药参考。
4
但我们也需要明确的是,人类对糖尿病仍在不断探索之中,即便有了源源不断的新药上市,目前糖尿病仍是无法治愈的疾病,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有计划、整体性、持续性的疾病管理才是真正延长生命质量的方式。
据张克洲博士透露,诺和诺德目前在研的一款“周制剂”的胰岛素在完成全球临床试验后,将在中美同时申报上市
一旦获批上市,本就在糖尿病治疗领域领跑的诺和诺德,又将甩开其他人一大截。并且该药物与其旗下“周制剂”的GLP-1RA司格美鲁肽的联动也能引发我们无限的遐想。
诺和益®的上市并不会使诺和诺德停止在糖尿病领域的继续深究,而是会成为其帮助病人开启糖尿病管理的新起点
截止2021中国成年糖尿病患病人数约1.4亿,预计2030年将达到1.6亿,居全球各国之首,总患病率约为12.8%,大型城市的患病率则达到了15%以上,但总体血糖达标率仅为16.5%。单用口服降糖药治疗的患者达标率约35%,基础胰岛素治疗后的患者达标率约40%。
对于诺和诺德这样深耕糖尿病领域的公司来说,中国市场是极为重要的。
 
5
“中国糖尿病和其他严重慢性疾病领域尚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需求。这既是机会,也是责任。”张克洲博士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约1.4亿,仅有不到16.5%人得到了有效控制。如果不能及时治疗和控制,将会给患者、家庭、社会造成沉重的负担。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如果能提早获得治疗,将节约可观的并发症治疗费。据一项中国(5年)模拟结果显示,提早治疗平均使每位患者并发症治疗成本节约3,720元。扩展到人群层面,每使1百万中国糖尿病患者提前获得治疗,五年将节约并发症治疗费用大约37亿元。”
这样巨大的患者人群和疾病负担,使诺和诺德除了作为一家公司外,还担负起了重大的社会责任,在“十四五”期间,除了在原本的对糖尿病和其他严重慢病的承诺之上,诺和诺德还表示将加强与国家、行业、患者、医疗卫生人士之间的合作,应对全球健康挑战。
在我们都关心的创新药领域诺和诺德也同样承担起了行业领袖的地位
2019年,诺和诺德设立了开放开放创新平台INNOVO,携手中国本土创新力量,加快成果转化,到目前为止,成果已十分显著。
已有20余个项目,涵盖多个领域,包括糖尿病、肥胖症、心血管疾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人工智能辅助的新药研发以及技术探索。
截至目前,INNOVO的公益性体外生物实验平台已经启动10余个项目,100多个化合物检测,目前第一批20余个化合物检测报告已经完成并分享给合作方。
“糖尿病防治仍然任重而道远,诺和诺德肩负重任,我们希望驱动改变,与全社会共同努力,做好疾病管理工作。诺和诺德愿成为中国生物医药行业创新生态中的共建者,继续深化中国全产业链布局,助力中国医药创新生态圈建设,最终造福患者。”张克洲博士这样表态道。
6
在所有的跨国大药企中,诺和诺德在并购方面的表现是相对保守的,成立至今发生的并购行为,或许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他们似乎不擅长通过这种方式扩大商业版图,而是更擅长在研发的道路上不断前进。这或许与其创始人的身份有关,在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它是唯一一家由诺贝尔奖得主亲自创办的公司。
在成立之初,诺和诺德身上就带有浓重的科学家底
在面对前赴后继的追赶者时,仍旧保持着强大的创新能力,一次次地在糖尿病领域做出突破,这是值得每个新药研发企业学习的精神
回首过去,能在“制药”这条路上一路走下去的,无不拥有极大的创新精神,最近风头正盛的传奇生物就是最好的例子。Fast follow只能作为某些情形下的无可奈何之举,但绝不能成为药企的立身之本。
对于目前中国的新药研发环境,张克洲博士发表了非常详细且深刻的见解:
“我们亟待解决的就是创新药的瓶颈时间长、资源投入多。怎么样能够加速研发的速度,提升效率?
首先,大家要有精准医疗的概念,更高效地应用高科技,用人工智能、数字化、大数据分析,让我们在筛选可能的新药方面要更加精准高效、缩短时间,尽可能减少所需要的资源。这些会给创新方面带来很大突破。
另外一方面,新药审评审批方面的要求的临床试验的(数据)终点,可能也是一个可以探索的方面。比如说心血管结局的结果要花很多年大量地研究样本,是不是一定需要这样一个终点结果?真实世界证据(RWE)是否可以助力?我认为,要突破这些研发创新方面的瓶颈,我们也必须要打破陈规、有创造性地思考(think out of box)。
以患者为中心,确保药物的疗效安全性,这是最重要的根本,是不能妥协的。在达到这个目的的前提下,也许可以用高科技、大数据、精准医疗的理念来能够帮助我们加速创新。这也会助力更好地达到最终的治疗的效果,减少医疗费用支出。
目前,中国的研究能力,包括研究者和硬件设施,都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全球水平。但中国目前还是缺乏足够的临床试验基地和研究者,因总体数量不足、分布不均,不能满足短时间内涌现的大量创新药的需求。因此,跨国药企需要和更多的医院、研究者进行合作,尽快将更多的创新药品带进中国
未来将有更多产品不再针对单一靶点,而是开发多靶点治疗方法。正如我们今天上市的诺和益®这一创新性降糖药物的治疗机制。
展望未来十年,慢性病有望从疾病治疗转变为整体健康管理。即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种单个疾病的治疗,转化为以个体为中心的整体健康管理。
有效降低疾病并发症的风险,延长寿命都是可以期待的。”
7
希望诺和诺德能为患者、为中国患者带来更多更好的产品,帮助中国的糖尿病人实现真正的慢病管理;
希望诺和诺德能将这份科学家的底色一直保持下去,并将其传递给更多的中国药企;
希望诺和诺德,越来越好。
参考资料:
1、糖尿病:过去、现在和未来(三):胰岛素和糖尿病
2、德谷胰岛素:胰岛素创新的巅峰
3、首款口服GLP-1受体激动剂上市,糖尿病新药市场突变!
4、诺和益®进博首秀,1.3亿糖尿病患者新选择!——专访诺和益®中国3期临床研究主要研究者、解放军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母义明教授
5、百舸争流,奋楫者先——糖尿病药物治疗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6、Fiona Yu专栏 | 主攻糖尿病的诺和诺德,能否靠GLP-1通杀全场?
7、诺和诺德官网
8、其他公开资料
中国首款自研P-CAB替戈拉生片获批 罗欣药业“创仿结合”战略迎新里程碑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作者。
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视频为授权正版作品,或来自微信公共图片库,或取自网络
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电话:13651980212。微信:27674131。邮箱:contact@drugtimes.cn)。衷心感谢!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

推荐阅读

 

​最具科学家底色的跨国药企,又在中国上市了一款「全球首创药品」,深挖产品、公司、行业背后的逻辑——独家专访诺和诺德张克洲点击这里,获取更多诺和诺德资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2年3月9日 17:08
下一篇 2022年3月10日 13:55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如何讲好新药的故事 | 创新药公关策略探讨沙龙”在上海张江顺利举办,圆满成功!点击这里欣赏现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