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正文共: 4092字 18图

预计阅读时间: 11分钟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背景:FDA主任的AACR讲话

一年一度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度盛会刚刚落下帷幕。大会期间,FDA肿瘤学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 Pazdur医学博士在“东西交融:中国制药公司探索西方市场”的论坛上发表了讲话。Pazdur主任的AACR讲话有着重要的意义,得到中国业界的广泛关注。

了解详情,欢迎阅读药时代2019年4月6日发布的文章“FDA主任为中国PD-1/PD-L1企业指明方向!”美国欢迎您!“。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FDA官网)

总结起来,FDA主任的AACR讲话有几个关键点:

(1)FDA在审评审评时不考虑价格,但FDA欢迎低成本的PD-1/PD-L1抑制剂

(2)中国公司在美国参与PD-1/PD-L1药物的价格竞争对每个人来说都可能是一件好事。他敦促中国公司将低价PD-1/PD-L1抑制剂带入美国市场,与美国国内的跨国大药企竞争,帮助美国降低药品价格。

(3)FDA可以根据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批准药物,包括PD-1/PD-L1抑制剂,前提是质量好。

(4)中国公司模仿FDA批准产品开发新的PD-1/PD-L1药物,获得FDA的批准将是没有太大悬念的。

为了帮助中国企业把握时机,积极跟进,药时代立即联线余国良博士,业内知名的有着“独角兽捕手”美誉的连续创业大咖,请他以他领导的冠科美博Apollomics, Inc.)为实例,分享一下他对这些重要信息的解读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药时代一直在关注余博士和他的传奇故事,推荐大家阅读“余国良:解读生命的密码(图片来源:杭州投资联盟)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铭记做药人的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们的访谈从世界制药巨头美国默克默沙东)公司创始人乔治·W·默克先生的那句名言开始。“我们应当永远铭记: 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的。只要我们坚守这一信念,利润必将随之而来”。余博士也在访谈的一开始强调了这一点。

我们做药要为病人着想。越来越多的朋友们海归回国,投身于新药研发事业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中国的老百姓开发买得到用得起的好药。在这一点上全球相通,每个国家的药企都在为了自己国家的老百姓的健康福祉而努力。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冠科美博,全称为“浙江冠科美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中美两地均有实体的致力于肿瘤联合疗法开发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是从著名的CRO公司中美冠科拆分出来的生物技术公司,最初的英文名字是CBT Pharmaceuticals。2019年1月7日,公司宣布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随着本轮融资的完成,公司更名为Apollomics, inc.。同时,为了在美国进一步拓展业务,公司在加州福斯特城设立总部,并将在杭州建立先进的研发设施和生产基地,以推进公司在全球的产品管线建设。

Apollomics是余博士基于Apollo和omics而组合创造的一个新词汇,寄托了他对新公司的梦想和期望。Apollo是众所周知的太阳神,其实,也是健康之神。omics是一个代表“组学”的后缀,常见的还有proteomics(蛋白质组学)、genomics(基因组学)、metabolomics(代谢组学),等等。余博士把两者结合起来,是希望组建一个众神联盟,一个”阿波罗战队“,全面出击,将癌症一网打尽,一举歼灭,拯救中国、美国及全球的癌症患者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开发质优价廉、患者买得到付得起的新药就是余博士和他领导的冠科美博的初心。现在,FDA主任Pazdur博士的讲话将如一股东风,帮助余博士更快地实现他的梦想。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冠科美博的PD-1、PD-L1布局

PD-1、PD-L1检查点抑制剂的有效性已被充分地证明。这些检查点抑制剂的作用机理清晰,适用人群也越来越明确。美国FDA已经批准的6个PD-1/PD-L1药物,分别是:默沙东(美国默克)的Keytruda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罗氏的Tecentriq、辉瑞与德国默克的Bavencio、阿斯利康的Imfinzi、赛诺菲再生元Libtayo。但美国已上市的这些药品价格贵,保险公司支付之后,患者的负担依然很重。

冠科美博很早就在PD-1、PD-L1、CTLA-4领域排兵布阵。下面是公司的在研管线,其中APL-501是PD-1单抗,APL-502是PD-L1单抗,APL-509是CTLA-4单抗。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APL-501(genolimzumab,CBT-501),作为一种新型的IgG4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在离体实验和在体实验中表现出足可匹敌市面上已有的PD-1药品的可观疗效,并且具有极低的抗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ADCC)和极低的补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CDC)等优点。

冠科美博于2013年便完成了该药物的前期研发,于2014年将该产品的中国权益转让给了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目前嘉和生物负责该产品在中国的开发,3期临床试验进行中

APL-502(CBT-502)则是一款在研的针对PDL-1的新型IgG1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冠科美博于2014年将该产品的中国权益转给了正大天晴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正大天晴负责该项目的中国开发,3期临床试验进行中。

这两个合作伙伴都在全力推进项目,预计今年有望递交BLA申请。基于合作协议,冠科美博有权利在美国使用所有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FDA主任的讲话对公司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冠科美博有可能节省几年的开发时间和一大笔开发成本,而这些节省终将令患者受益。

响应FDA主任的号召,冠科美博将加快APL-501和APL-502这两款在中国处于3期临床试验的”Discovered-in-China“的新药在美国的开发进程。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如何把握机遇御风而行?

FDA主任欢迎中国新药公司来竞争,这是一个大好机遇,是一个风口,但想要抢占风口,乘风而上,是有前提和要求的。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要求和前提就是药物的质量有保证,符合美国的质量标准和患者利益。冠科美博的观点与此完全一致,可以从以下几个层次具体分析。

第一个层次:做药要符合美国的质量标准,即世界先进标准。

中国在抗体生产方面有待提高改进,缺乏合格的质量体系,相关人才,尤其是抗体商业化生产方面的人才,非常稀缺。这是现状,是中国公司必须面对的挑战。在这一方面,冠科美博早就有所准备,已经组建了一个强大的管理团队,负责抗体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团队负责人李玉玲博士曾在罗氏、GSK、阿斯利康在内的跨国药企工作多年,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她领导团队建立了一套完善的生产质量体系,把质量能力提升到世界标准。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Yuling Li, PhD,Senior Vice President, Process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跨越了质量这一关,冠科美博在接下来的FDA申请方面颇具优势。

余博士认为,对于开发全球新的中国新药企业而言,”质量第一“,”质量至上“的理念永远不过时,而且应该进一步加强。

第二个层次:通过生物标志物提高PD-1、PD-L1药物的有效率。

余国良的博士导师是获得诺贝尔奖ElizabethBlackburn教授。她每次的开场白都是抛出一个问题:“我们今天的理论是什么?”。 这个最根本的问题给余国良留下深刻而深远的影响,成为他之后职业生涯中重要的思考模式。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会习惯先问问自己:”理论基础是什么? “

针对PD-1、PD-L1药物的有效率只有20%,余博士也问了这个问题。这些问题应该从科学上应该可以解释,哪些有效?哪些无效?为什么无效?问题的答案与精准医疗、生物标志物(biomarker)密切相关。

冠科美博已经在这方面下功夫,努力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之下把有效率提高。如果能做到的话,公司的PD-1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市面上的药品有差异化,从而竞争力进一步加强。

中国的新药研发公司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余博士希望看到更多的进展,更多的合作。最终获益的将是中国及全世界的民众。

第三个层次:联合用药

冠科美博的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已经在进行。有趣的是该临床试验的代号就是Apollo,已经入组了十几位患者。公司不为了combo而combo,而是基于科学原理对症下药。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APL-101是C-Met抑制剂。目前C-Met特异性靶向抑制剂依然缺席。冠科美博在积极开发APL-101作为单药使用的同时,也在探索该药物与PD-1药物ADL-501的组合疗法的潜力。

“如果说肿瘤微环境是个激烈的战场,T细胞和肿瘤细胞正面交锋,中性粒细胞却在对癌细胞救死扶伤。我们希望这个药物可以靶向抑制异常的C-Met蛋白,更可阻止中性粒细胞干扰淋巴细胞‘执法’。”

开发Combo解决耐药问题则是癌症攻坚战役的下一个层次,冠科美博也在积极稳步布局中。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结 语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创药时代里,在来自中美两地的一个又一个利好政策的激励之下,余博士和他的“阿波罗战队”将快速挺进,和合作伙伴一起尽快将产品上市而惠及中国百姓,同时凭借质高价优进军美国市场;并将充分发挥基于生物标志物的精准医疗策略,筛选出最有效的病人,帮助该领域的整体水平进一步提高,更上层楼。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冠科美博的“阿波罗战队”(图片来源:参考文献4)

真诚希望余博士的分享对中国同仁有帮助!大家一起共襄盛举,共创新药领域新的辉煌!

我们衷心祝愿余博士的‘阿波罗战队“及所有致力于抗癌新药研发的团队在攻克癌症的战斗中,节节胜利!鞭敲金镫响,齐唱凯歌还!

参考文献:

  1. 冠科美博官网

  2. FDA主任为中国PD-1/PD-L1企业指明方向!”美国欢迎您!

  3. 余国良:解读生命的密码

  4. 对话余国良博士:“独角兽捕手”战队,如何手刃特洛伊木马癌基因

  5. 余国良的“阿波罗战队”启航

  6. CBT Pharmaceuticals(浙江冠科美博)和浙江博生医药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和许可协议,共同研发癌症联合疗法

  7. 我就是药神 | 深氪

  8. PD-1抗体药物genolimzumab直击实体瘤,CBT制药公司进行1期临床试验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聚焦新药研发,荟萃行业精华,分享交流合作,共筑健康天下!欢迎朋友们关注!谢谢!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 药时代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正文共: 4092字 18图

预计阅读时间: 11分钟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背景:FDA主任的AACR讲话

一年一度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度盛会刚刚落下帷幕。大会期间,FDA肿瘤学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 Pazdur医学博士在“东西交融:中国制药公司探索西方市场”的论坛上发表了讲话。Pazdur主任的AACR讲话有着重要的意义,得到中国业界的广泛关注。

了解详情,欢迎阅读药时代2019年4月6日发布的文章“FDA主任为中国PD-1/PD-L1企业指明方向!”美国欢迎您!“。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FDA官网)

总结起来,FDA主任的AACR讲话有几个关键点:

(1)FDA在审评审评时不考虑价格,但FDA欢迎低成本的PD-1/PD-L1抑制剂

(2)中国公司在美国参与PD-1/PD-L1药物的价格竞争对每个人来说都可能是一件好事。他敦促中国公司将低价PD-1/PD-L1抑制剂带入美国市场,与美国国内的跨国大药企竞争,帮助美国降低药品价格。

(3)FDA可以根据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批准药物,包括PD-1/PD-L1抑制剂,前提是质量好。

(4)中国公司模仿FDA批准产品开发新的PD-1/PD-L1药物,获得FDA的批准将是没有太大悬念的。

为了帮助中国企业把握时机,积极跟进,药时代立即联线余国良博士,业内知名的有着“独角兽捕手”美誉的连续创业大咖,请他以他领导的冠科美博Apollomics, Inc.)为实例,分享一下他对这些重要信息的解读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药时代一直在关注余博士和他的传奇故事,推荐大家阅读“余国良:解读生命的密码(图片来源:杭州投资联盟)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铭记做药人的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们的访谈从世界制药巨头美国默克默沙东)公司创始人乔治·W·默克先生的那句名言开始。“我们应当永远铭记: 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的。只要我们坚守这一信念,利润必将随之而来”。余博士也在访谈的一开始强调了这一点。

我们做药要为病人着想。越来越多的朋友们海归回国,投身于新药研发事业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中国的老百姓开发买得到用得起的好药。在这一点上全球相通,每个国家的药企都在为了自己国家的老百姓的健康福祉而努力。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冠科美博,全称为“浙江冠科美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中美两地均有实体的致力于肿瘤联合疗法开发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是从著名的CRO公司中美冠科拆分出来的生物技术公司,最初的英文名字是CBT Pharmaceuticals。2019年1月7日,公司宣布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随着本轮融资的完成,公司更名为Apollomics, inc.。同时,为了在美国进一步拓展业务,公司在加州福斯特城设立总部,并将在杭州建立先进的研发设施和生产基地,以推进公司在全球的产品管线建设。

Apollomics是余博士基于Apollo和omics而组合创造的一个新词汇,寄托了他对新公司的梦想和期望。Apollo是众所周知的太阳神,其实,也是健康之神。omics是一个代表“组学”的后缀,常见的还有proteomics(蛋白质组学)、genomics(基因组学)、metabolomics(代谢组学),等等。余博士把两者结合起来,是希望组建一个众神联盟,一个”阿波罗战队“,全面出击,将癌症一网打尽,一举歼灭,拯救中国、美国及全球的癌症患者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开发质优价廉、患者买得到付得起的新药就是余博士和他领导的冠科美博的初心。现在,FDA主任Pazdur博士的讲话将如一股东风,帮助余博士更快地实现他的梦想。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冠科美博的PD-1、PD-L1布局

PD-1、PD-L1检查点抑制剂的有效性已被充分地证明。这些检查点抑制剂的作用机理清晰,适用人群也越来越明确。美国FDA已经批准的6个PD-1/PD-L1药物,分别是:默沙东(美国默克)的Keytruda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罗氏的Tecentriq、辉瑞与德国默克的Bavencio、阿斯利康的Imfinzi、赛诺菲再生元Libtayo。但美国已上市的这些药品价格贵,保险公司支付之后,患者的负担依然很重。

冠科美博很早就在PD-1、PD-L1、CTLA-4领域排兵布阵。下面是公司的在研管线,其中APL-501是PD-1单抗,APL-502是PD-L1单抗,APL-509是CTLA-4单抗。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APL-501(genolimzumab,CBT-501),作为一种新型的IgG4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在离体实验和在体实验中表现出足可匹敌市面上已有的PD-1药品的可观疗效,并且具有极低的抗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ADCC)和极低的补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CDC)等优点。

冠科美博于2013年便完成了该药物的前期研发,于2014年将该产品的中国权益转让给了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目前嘉和生物负责该产品在中国的开发,3期临床试验进行中

APL-502(CBT-502)则是一款在研的针对PDL-1的新型IgG1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冠科美博于2014年将该产品的中国权益转给了正大天晴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正大天晴负责该项目的中国开发,3期临床试验进行中。

这两个合作伙伴都在全力推进项目,预计今年有望递交BLA申请。基于合作协议,冠科美博有权利在美国使用所有在中国获得的临床数据。FDA主任的讲话对公司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冠科美博有可能节省几年的开发时间和一大笔开发成本,而这些节省终将令患者受益。

响应FDA主任的号召,冠科美博将加快APL-501和APL-502这两款在中国处于3期临床试验的”Discovered-in-China“的新药在美国的开发进程。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如何把握机遇御风而行?

FDA主任欢迎中国新药公司来竞争,这是一个大好机遇,是一个风口,但想要抢占风口,乘风而上,是有前提和要求的。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要求和前提就是药物的质量有保证,符合美国的质量标准和患者利益。冠科美博的观点与此完全一致,可以从以下几个层次具体分析。

第一个层次:做药要符合美国的质量标准,即世界先进标准。

中国在抗体生产方面有待提高改进,缺乏合格的质量体系,相关人才,尤其是抗体商业化生产方面的人才,非常稀缺。这是现状,是中国公司必须面对的挑战。在这一方面,冠科美博早就有所准备,已经组建了一个强大的管理团队,负责抗体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团队负责人李玉玲博士曾在罗氏、GSK、阿斯利康在内的跨国药企工作多年,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她领导团队建立了一套完善的生产质量体系,把质量能力提升到世界标准。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Yuling Li, PhD,Senior Vice President, Process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跨越了质量这一关,冠科美博在接下来的FDA申请方面颇具优势。

余博士认为,对于开发全球新的中国新药企业而言,”质量第一“,”质量至上“的理念永远不过时,而且应该进一步加强。

第二个层次:通过生物标志物提高PD-1、PD-L1药物的有效率。

余国良的博士导师是获得诺贝尔奖ElizabethBlackburn教授。她每次的开场白都是抛出一个问题:“我们今天的理论是什么?”。 这个最根本的问题给余国良留下深刻而深远的影响,成为他之后职业生涯中重要的思考模式。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会习惯先问问自己:”理论基础是什么? “

针对PD-1、PD-L1药物的有效率只有20%,余博士也问了这个问题。这些问题应该从科学上应该可以解释,哪些有效?哪些无效?为什么无效?问题的答案与精准医疗、生物标志物(biomarker)密切相关。

冠科美博已经在这方面下功夫,努力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之下把有效率提高。如果能做到的话,公司的PD-1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市面上的药品有差异化,从而竞争力进一步加强。

中国的新药研发公司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余博士希望看到更多的进展,更多的合作。最终获益的将是中国及全世界的民众。

第三个层次:联合用药

冠科美博的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已经在进行。有趣的是该临床试验的代号就是Apollo,已经入组了十几位患者。公司不为了combo而combo,而是基于科学原理对症下药。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图片来源:冠科美博官网)

APL-101是C-Met抑制剂。目前C-Met特异性靶向抑制剂依然缺席。冠科美博在积极开发APL-101作为单药使用的同时,也在探索该药物与PD-1药物ADL-501的组合疗法的潜力。

“如果说肿瘤微环境是个激烈的战场,T细胞和肿瘤细胞正面交锋,中性粒细胞却在对癌细胞救死扶伤。我们希望这个药物可以靶向抑制异常的C-Met蛋白,更可阻止中性粒细胞干扰淋巴细胞‘执法’。”

开发Combo解决耐药问题则是癌症攻坚战役的下一个层次,冠科美博也在积极稳步布局中。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结 语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创药时代里,在来自中美两地的一个又一个利好政策的激励之下,余博士和他的“阿波罗战队”将快速挺进,和合作伙伴一起尽快将产品上市而惠及中国百姓,同时凭借质高价优进军美国市场;并将充分发挥基于生物标志物的精准医疗策略,筛选出最有效的病人,帮助该领域的整体水平进一步提高,更上层楼。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冠科美博的“阿波罗战队”(图片来源:参考文献4)

真诚希望余博士的分享对中国同仁有帮助!大家一起共襄盛举,共创新药领域新的辉煌!

我们衷心祝愿余博士的‘阿波罗战队“及所有致力于抗癌新药研发的团队在攻克癌症的战斗中,节节胜利!鞭敲金镫响,齐唱凯歌还!

参考文献:

  1. 冠科美博官网

  2. FDA主任为中国PD-1/PD-L1企业指明方向!”美国欢迎您!

  3. 余国良:解读生命的密码

  4. 对话余国良博士:“独角兽捕手”战队,如何手刃特洛伊木马癌基因

  5. 余国良的“阿波罗战队”启航

  6. CBT Pharmaceuticals(浙江冠科美博)和浙江博生医药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和许可协议,共同研发癌症联合疗法

  7. 我就是药神 | 深氪

  8. PD-1抗体药物genolimzumab直击实体瘤,CBT制药公司进行1期临床试验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聚焦新药研发,荟萃行业精华,分享交流合作,共筑健康天下!欢迎朋友们关注!谢谢!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余国良博士专访 | 如何解读FDA主任的AACR讲话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