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诺巴·阿费扬(Noubar Afeyan)是顶尖风投机构Flagship以及Moderna的联合创始人

导读

“Moderna创立多年了,新冠救了它,在新冠之前的项目,都半死不活。”一位医药领域资深人士表示,“中国资本市场不愿意支持Moderna这种公司,风险性太大了。”
 
可见,即使像Moderna这样拥有顶尖的科研以及管理团队,最后也不一定会成功,有时候成功需要一点“机遇”或“运气”。
 
最近,国内资本投的项目越来越早期,甚至恨不得直接去学校圈人,另外不少公司上市后,有充足的现金流,也成立基金公司,投资产业链上下游的创新企业,寻找创新已然是很多公司的首要任务。
 
但追求原始创新风险极大。实践证明,科学家创业的失败率同普通人无异,失败的比例仍很高,因此盲目地跟踪科学家的项目也是不理性的。
 
美国生物医药领域顶级风投机构Flagship pioneering,是一家专门投科学家的早期风投机构,它在很早的时候,就把握住mRNA以及CRISPR基因编辑等前沿技术,到底它是如何做到的?除了拥有一套创新方法论外,也与它的创始人阿费扬密切相关。

 

撰文 | 叶水送
 
美国FDA前局长斯蒂文·哈恩(Stephen Hahn),在从局长的位置退下来不久后,就选择了一家风投公司Flagship,担任这家公司的首席医学官(CMO)。美国有媒体甚至表示哈恩曾为Moderna的新冠疫苗开绿灯,他与Flagship可能存在利益输送。
 
到底这家风险基金有何魅力,竟能请得动前FDA局长,而且让他在争议声中仍接受这一职位?
 
实际上,Flagship基金大有来头,现在风靡全球的mRNA新冠疫苗的主要研发公司Moderna的创立就与Flagship有关。
 
10多年前,Flagship将mRNA技术从实验室转化成一项有潜力的技术,使其成为真正的治病良方,2020年年初当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时,mRNA技术发挥快速表达、制备疫苗工艺简单等优势,使其成为理想的新冠疫苗制备技术,迅速地获得市场的认可。
 
为何Flagship有独到的眼光将mRNA技术挖掘出来,这与它的创始人诺巴·阿费扬(Noubar Afeyan)密不可分,从某种程度上,他可谓是科学家猎人”,从诸多科学家那里寻找新创的项目,并成功转化出来。
  
01
阿费扬24岁开始创业,如今让24家公司成功IPO
 
1962年,阿费扬出生于黎巴嫩一个亚美尼亚家庭,他的祖父从亚美尼亚大屠杀中幸存下来,在这场屠杀中土耳其境内有100-150万亚美尼亚人死亡,阿费扬的祖父逃离到黎巴嫩幸存下来。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阿费扬的移民签证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1975年,黎巴嫩国内因基督教徒与穆斯林之间发生激烈的矛盾由此导致内战,阿费扬的家人为了逃离战争来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
 
1978年,阿费扬在加拿大蒙德利尔洛约拉高中(Loyola High School)学习,1983年,阿费扬毕业于麦吉尔大学,四年后他从美国MIT获得博士学位。当时他在MIT就读的领域是生物化学工程专业,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领域未来到底能做什么。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青年时期的阿费扬
1985年,阿费扬遇到了改变自己人生的一次机会,他被学校派遣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一个座谈会。正当他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时,会上一位与会者建议他可以为“新一代工程师制造仪器”,之后他才知道这个人是惠普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那一天午餐,他们聊了很多,阿费扬知道了创立公司的很多知识。
 
据阿费扬回忆,他第一次见投资人是在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那一天股市大崩盘,此后很多有关创业活动都取消了,但他仍在坚持,因为他想了解自己是否能够创立一家公司。
 
带着这样的信念,毕业后仅一年,阿费扬就创立了PerSeptive Biosystems公司,并担任这家公司的CEO,之后他获得了3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1989年,他创立的公司吸引到了一些风险资本。这时候PerSeptive Biosystems的发展也迈入了快车道。
 
PerSeptive Biosystems 是一家成功的公司,主要生产质谱等仪器设备,1991年,公司营收为1百万美元,1996年就增至7500万美元,1998年被珀金埃尔默公司以3.6亿美元的等值股票收购。
 
之后,他成为了Applera公司的CEO,参与了Celera Genomics的创立,那时候还是全球生物学家为人类基因组计划疯狂的时候,Celera Genomics的创立者克雷格·文特尔,为了与美国NIH竞赛谁最先能将人类基因组序列绘制出来,创立了Celera Genomics。
 
创立PerSeptive Biosystems后,此后阿费扬还投资了数家公司,并通过该公司赚来的钱,为日后创立Flagship做好铺垫。
 
2021年阿费扬在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中指出,“从1987年至1997年,如同一个10年的旅行,这期间我犯了所有书本上能记录的错误,但是最后公司成功IPO,我从中了解到创业公司早期的混乱和动荡。”
 
02
阿费扬连续创业成功,与Flagship的创新方法论密不可分
 
在很多场合上,阿费扬将自己称之为“平行企业家”,这是因为他同时创立了很多公司,从24岁开始,他就有自己的公司,如今已经成功创立35家公司。
 
1999年,阿费扬创立了NewcoGen,后更名为Flagship ventures,2016年则更名为Flagship pioneering。Flagship至少孵化出100家公司,其中有24家公司成功IPO。
 
为何阿费扬能在如此众多的领域获得成功?首先很重要一点是寻找优秀的CEO,当他发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后,他会为这家公司寻找优秀的CEO。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Moderna的创立与阿费扬密不可分
 
2010年,当Moderna公司创立后,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它找一个优秀的CEO,因为他不会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现任公司的CEO Stephane Bancel,当时担任法国生物巨头公司梅里埃CEO不久,但在阿费扬的极力说服下,Bancel同意加入这家公司,并最后带领这家公司走向成功。2020年年初,当新冠肺炎来临时,Bancel让公司很早就启动新冠疫苗研发,事后被证明这是明智的。
 
但Bancel的管理方式也饱受争议,为了让mRNA技术在秘密情况下验证,他制定了非常严苛的保密制度,公司员工在公司所做的任何工作都不能向别人透露,甚至是自己家人,对此Bancel给出的解释是,当时他们正在验证一个有颠覆性的技术,等时机适宜时才可向外界透露。好在,最后Moderna成功了,否则Bancel会因此受到更多的争议。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Flagship的创新方法论
 
除了为新创的公司寻找一个优秀的CEO,Flagship在寻找项目时也有自己的一套科学方法论。
 
根据Flagship的网站,可以梳理成如下4个步骤。对于一个创新想法的验证,主要分为4个步骤:

首先是探索(Explorations):研究人员先提出假设,探究这些问题,如“如果,怎样?”的问题,Flagship此后还会对这些假设进行修改或筛选,从而提出更为合理的假设,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会同外部专家进行合作,从而验证这个假设的合理性,

 
接下来为Protoco,Flagship称之为原型公司,这时候他们才提出更为靠谱的假设,直至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潜在的突破技术,然后他们会对这些公司进行标记“FL1”、“FL2”… “FL63,”。Flagship的团队成员会通过实验验证它的科学性,从而决定是否继续还是中止该项目。Flagship每一年都会成立8-10家这样的公司。
 
第三步,为Newco,如果创始团队能够初步验证这些问题,“如果…”、“那么它将被证实”,原型公司会变成一家新公司,会有一个新的名字,以及从Flagship获得资金上的支持,新公司需要专注于公司知识产权平台的建立,同时需要招募公司的科学顾问委员会主任、CEO以及其他管理团队。每年Flagship会创立6-8家这样的公司。
 
最后为GrowthCo,新公司要向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进行转变,能够吸引到外部投资者的关注,寻找合作伙伴、建立自身独特价值,最后实现公司的IPO。

 

截止目前,Flagship已帮助20多家公司成功上市。
 
在Flagship官网上,阿费扬表示,“这一独特的模式结合了科学创造力、技术独创性、系统化创业、领导能力、资本管理以及庞大的专家网络,创造出产品模型”。
 
“我们是公司的主要创始人、投资人和所有者,为它们长期负责,提供我们所有的资源。” 

这或许是为何Flagship成功的关键。
 
当然,Flagship创立的公司并非100%成功。与此同时,很多公司即使成功设立,也不一定后面就会发展得好。除了专业的判断、科学的创业方法论外,还需要机遇。
 
早在新冠肺炎之前,Moderna就已是小有名气的公司,但发展得并不好,正如本文一开始介绍到的,这背后有很多因素,但有一点不变的是:当机遇来临时,只会给有准备的人。也对于企业来说,唯有追求创新,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才能在机遇来临时把握住。
 
当然,阿费扬以及Flagship凭借他们在前沿创新领域的深耕,在自己看上一个项目后,会邀请其他风险投资一起参与进来,并非独自一人下注,从而减少风险。
 
阿费扬的成功,某种程度上归结于他对前沿领域独到的把握,他在美国顶尖学府林立的波士顿地区,与当地的科学家组建了亲密的网络与合作关系。

2012年,当一种崭新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出现后,不仅科研认为觉得这是一把锋利的科研利器,投资人也觉得它未来能够在疾病治疗尤其是遗传性疾病方面,有用武之地,阿费扬也看到了CRISPR技术的广阔前景。
 
2013年,Flagship与这个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Feng Zhang、Jennifer Doudna、George Church、J. Keith Joung和David R. Liu,共同创立了Editas medicine公司,这也是CRISPR技术最早成立的公司之一,尽管很难证明它未来是这个领域最成功的公司,但它无疑是这个领域资本最先押注的公司。
 
除此之外,Flagship还创立了Rubius Therapeutics、Indigo Agriculture等众多非常新创的公司,它们往往一出现就在理念上带来全新的不同。
 
03
对我国带来的启示是:做足功课,不要盲目
  
正如本文提及的,科学家成功创业仍是小概率事件,尽管当下由于内外环境,国内对创新需求急切,以此希望解决卡脖子问题。
 
但我们仍需正视从科研成果到一个产品的路径仍很漫长,需要一个科学的方法论,从而降低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已有类似Flagship模式的公司,但并非完全类似,因为Flagship从科学概念的提出、假设的验证、资金支持,再到后期公司的管理都有涉及。国内目前有些企业只是涉猎其中的几个环节,这背后需要非常强的专业判断以及大量的资金来支持。

随着国内科学家创新浪潮的推进,未来“中国版的Flagship”也是早晚会出现的。
 
参考资料
 
1.https://www.forbes.com/sites/karlmoore/2021/02/16/moderna-co-founder-noubar-afeyan-on-innovating-to-drive-real-change/?sh=7cd1ce4323b7 
2.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eet-noubar-afeyan-chairman-cofounder-of-moderna-coronavirus-vaccine-fda-2020-12
3.https://www.forbes.com/sites/stuartanderson/2016/03/19/in-his-spare-time-immigrant-noubar-afeyan-has-started-38-companies-in-america/?sh=5ec1d8a87177
4.https://www.fiercebiotech.com/special-report/noubar-afeyan-flagship-ventures

5.资本排队去高校抢教授,是好事吗?

6.深度 | 全球顶级风投Flagship,为何能孵化出24家上市公司.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版权归拥有者,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为授权正版图片,或来自微信公共图片库,或取自网络

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推荐阅读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
他曾是黎巴嫩难民,如今让24家公司上市,并率先挖掘出mRNA技术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