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谈及盖伦奖,一向是被公认为制药和生物医疗行业的最高荣誉,也是药物研发领域的最高殊荣,历届无论是提名企业还是获奖药品均很大程度上彰显了医药研发事业上的最高标准。

 

就在上周,美国盖伦基金会公布了2021年盖伦奖的候选名单,包括在内的“最佳药品”、“最佳生物制品”、“最佳医疗技术”和“最佳数字健康”四个奖项的最终获奖者也是备受期待。

 

其中,随着近年来生物药在制药行业中的占比逐步提高,其在医药研发领域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各国药企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极力加码生物药研究力度。今年的“最佳生物技术产品”则是由18家药企的21款药品共同角逐,精彩程度可谓历年来最高标准。

 

创新药企数量逐年上升

 统计历年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候选名单,可以发现除了常年霸榜的辉瑞、礼来、艾伯维等跨国药企外,创新药企上榜数量也在逐年上升,甚至近年来最终获奖企业已不再是清一色的跨国药企,创新药企在榜单争夺上力量增长迅速。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同时,最终获奖企业及产品上也开始出现创新药企的名字,去年备受关注的两家明星公司(Alnylam Pharmaceuticals、Akcea Therapeutics )与辉瑞并列获奖,三款产品均针对遗传性转甲状腺素蛋白淀粉样变性(hATTR)进行研究。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 Tegsedi是一种抑制人类TTR合成的反义寡核苷酸药物,它通过与编码TTR蛋白的mRNA相结合,能够导致mRNA的降解,从而降低TTR蛋白(野生型和突变型)的水平。它是一种每周一次的皮下注射针剂,患者在家中就可以自我给药。

 

  • 由Alnylam开发的Onpattro是一种靶向转甲状腺素蛋白(transthyretin,TTR)的RNAi疗法,这类药物通过沉默一部分参与致病的mRNA起作用。Onpattro是将siRNA包裹在脂质纳米颗粒中,在输注治疗中将药物直接递送至肝脏,通过与编码异常TTR的mRNA相结合,阻止TTR的产生,Onpattro可以帮助减少周围神经中淀粉样沉积物的积累,改善症状,并帮助患者更好地控制病情。它也是FDA批准的首款RNAi疗法。

 

  • 辉瑞开发的Vyndaqel则是一款口服TTR稳定剂,它通过与TTR的特异性结合,稳定TTR的四聚体形态,从而延缓淀粉样蛋白沉积的产生。它被FDA批准用于治疗因为野生型或遗传性转甲状腺素蛋白介导的淀粉样变性引起的心肌病。

 

分析看来,至少从“最佳生物技术产品”上而言,创新药企由于突破性技术要点反而愈发容易获得该项奖项,或许今年的“最佳生物技术产品”也将在众多创新药企中诞生,那么谁才是最有希望的产品啦?

 

从销量上来看

 首先,通过盖伦奖的评选机制可以知道,评委主要还是根据候选产品的科学和健康影响进行评估,而并不考虑产品的销售数据。但是作为医药研发事业,以临床价值为导向,以患者需求为核心的研发理念却始终不会变,无论盖伦奖是否考虑药品销售数量,一定程度上“最佳生物技术产品”的获奖产品总体销量也绝不会差。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点击查看大图


统计近几年“最佳生物技术产品”获奖名单,除个别未公布销量的企业,大部分获奖产品除获批具有时代性意义外,其市场销量同样可观。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点击查看大图


因此,从产品销量上来看,总体增幅最大的四款产品分别是诺和诺德的Rybelsus(司美鲁肽)、赛诺菲的Cablivi(卡普赛珠单抗)、Biomarin的Palynziq(培伐利酶)与亚力兄制药的ULTOMIRIS(雷夫利珠单抗),想必今年的“最佳生物技术产品”也有很大概率会在这个四者中产生。


诺和诺德的Rybelsus(司美鲁肽)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Rybelsus是一款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类似物,也是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口服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药物。

 

其作用机制,主要是以葡萄糖浓度依赖性机制促胰岛素分泌并抑制胰高血糖素分泌,可使2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水平大幅改善,并且低血糖风险较低。同时,semaglutide还能够通过降低食欲和减少食物摄入量,诱导减肥。除此之外,semaglutide还能够显著降低2型糖尿病患者重大心血管事件(MACE)风险。

 

2019年9月获得FDA批准后,其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糖尿病治疗的规则,还治疗肥胖症与降低血压方面具有独到作用。


赛诺菲的Cablivi(卡普赛珠单抗)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作为全球获批的首个纳米抗体药物,也是首个专门治疗aTTP的药物,赛诺菲的Cablivi相较aTTP的传统治疗方式(每日一次的血浆置换术(PEX)和免疫抑制疗法),广泛降低了高风险的血栓并发症、复发和死亡风险。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图片来源:赛诺菲官网

Cablivi的活性药物成分为caplacizumab,这是一种强效选择性双价抗血管性血友病因子(vWF)纳米抗体,能够阻断超大vWF多聚体(ULvWF)与血小板的相互作用,针对血小板聚集和随后发生的微小血凝块(microclot)的形成和积累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其瞬间效应(immediate effect,即瞬间见效)在拆解潜在疾病进程的同时,能够保护aTTP患者出现疾病临床表现。

 

赛诺菲豪掷48亿美元收购比利时生物技术Ablynx后获得后,目前已经多地获批上市,其强大的临床价值也注定其大概率获奖。


Biomarin(马林制药)的Palynziq(培伐利酶)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BioMarin是一家全球化的生物技术公司,致力于开发和商业化创新疗法,用于患有严重和危及生命的罕见和超级罕见遗传性疾病患者。

 

Palynziq是一种聚乙二醇化重组苯丙氨酸解氨酶(PAL),在美国已于2018年5月获得DA批准,成为首个获批通过帮助机体分解Phe来靶向PKU根本病因的酶替代疗法,也是BioMarin公司针对PKU开发并获批的第二款药物。

 

Palynziq可以帮助成人患者控制其Phe水平,这对于许多患者来说曾经是无法实现的。对于那些虽然在严格管理但仍然无法控制Phe水平的PKU患者来说,alynziq无疑是一种革命性的疗法,BioMarin为PKU群体提供了坚定的支持,推进这种罕见遗传病的治疗选择。


亚力兄制药的ULTOMIRIS(雷夫利珠单抗)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Ultomiris(Ravulizumab)是第一款也是目前唯一一款长效C5补体抑制剂,它通过抑制终末补体级联反应中的C5蛋白发挥作用。从根本上缓解PNH、溶血尿毒综合征(aHUS)、抗乙酰胆碱受体(AchR)和抗体阳性重症肌无力等严重罕见病。

 

同时,其长效的特点相对11年前上市的Soliris改变了PNH患者的生活,Ultomiris只需每隔8周给药一次,一年只用注射六七次的频率,减少了近60%的平均年输液时间,同时还具有可比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从本质上提高了患者的生物质量,让罕见血液病PNH迎来治疗革命。

 

 

总结

 总而言之,一年一度的盖伦奖既可以说是评选出年度最有影响力的生物技术及药品,也可以说评比出年度表现最好的新药,无论评比因素是什么,最后榜单呈现的一定是制药和生物医疗行业最值得“点赞”的领域,其最终目的则更多的是引导广大制药人勇于创新、敢于创新。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授权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为授权正版图片,或来自微信公共图片库,或取自网络
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推荐阅读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
盖伦奖“最佳生物技术产品”最有希望夺冠的,难道是这家“新”药企?点击这里,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