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记者:郭劲松、辰公子

主笔:辰公子

编辑:辰公子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药时代专访陈力博士是在7月1日,恰逢党的百年诞辰。见到陈力博士时,他身着一身红衣。上午浦东人才港举行了一个《专家集体观看百年庆典》的活动,这是为活动特意准备的。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陈力博士)


陈力博士在采访过程中一直面带笑容,十分和蔼。从他的面相来看,其实是有点不怒自威的,如若板起脸来,怕是会让我想起中学时的班主任。陈力博士身材魁梧,声如洪钟,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了强烈的气场和自信,相信这是十年创业磨练出的,又或许从罗氏出来时就已有之。

毕竟,能从糖尿病这样一个“血腥惨烈”的赛道冲出;在各大跨国药企都折戟沉沙的靶点上破局;没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后来居上有望全球首发。陈力博士拥有这样的气质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  ADA,中国声音多

“多扎”现,降糖新理念


谈到今年的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年会,陈力博士非常激动。在今年的ADA年会上,中国声音颇多,华领医药在会上也公布了多项研究成果,其中包括了代号为“播种”(SEED)“黎明”(DAWN的2个Dorzagliatin(多扎格列艾汀)的Ⅲ期注册临床研究。
多扎格列艾汀是一款在中国完成的全球首创新药,从靶点上来说,在降糖药里已经属于第十类药物了。在这样一个治疗药物拥挤,治疗方案众多的赛道里,一款First-in-Class的药物除了展现创新能力,鼓舞行业同仁外,还有怎样实际的意义呢?我们要先来看一看其余九大类降糖药。陈力博士戏称其为“七菜两汤”,意为七款口服药,两款注射液。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来源:整理自网络)


陈力博士介绍道,临床研究显示,多扎格列艾汀有两个比较明显的两个临床优势,一是低血糖风险很低;二是不经过肾脏代谢,肾病患者服用无需调整剂量。肾病是糖尿病的主要并发症,糖尿病肾病的患者约占总糖尿病人群的20~40%

自2013年首款SGLT-2抑制剂上市后,糖尿病药物治疗领域已经有近10年没有新的突破,陈力博士带着华领医药耕耘十年,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安全性方面的临床需求,实际上这款药物带来的,更多是治疗理念上的突破

多扎格列艾是一款葡萄糖激酶激活剂(GKA)葡萄糖激酶(GK)是人体血糖传感器,对于人体血糖的稳态调节起到了一个核心作用,这与其他九类药物是截然不同的。

葡萄糖激酶可以感知葡萄糖的浓度,根据血糖的微小变化,指挥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来降糖,或者胰岛α细胞分泌胰高糖素来升糖,把血糖控制在4~6.5mmol/L的区间内。用陈力博士的话来说就是:修复传感,重塑稳态

陈力博士继续讲道:“稳态就是不让血糖高,也不让血糖低,从源头上来治疗糖尿病。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也是通过了Ⅰ期、Ⅱ期、Ⅲ期临床研究,充分证实了我们这个药物不单是能够降低血糖,同时可以避免运动、饥饿造成的低血糖,改善胰岛β细胞功能,降低胰岛素抵抗,从源头上治疗糖尿病,这对于治疗糖尿病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葡萄糖浓度设定内分泌细胞控糖激素分泌和肝糖摄取的阈值,来源:华领医药官网


由于葡萄糖激酶在整个葡萄糖代谢通路里分布极为广泛,使得葡萄糖激酶激活剂可以作用于多个通道,处于一个更加上游、更加根源的位置上。今年在ADA上获得班廷奖的是GLP-1类药物的鼻祖——Jens Juul Holst教授,而就在本届ADA会议上,华领医药发布了重磅研究结果——多扎格列艾汀可以改善糖尿病患者GLP-1的分泌,为这个产品今后在市场上寻找更好的患者人群联合用药带来了非常好的基础。

多扎格列艾汀可以改善胰岛功,这让我们对这个药物产生了更大的期待。糖尿病本质上是一个胰岛退行性疾病,在疾病的治疗过程中,胰岛功能越来越低、疾病不断恶化。那么改善了胰岛功能,是不是意味着糖尿病有了治愈的希望?我们向陈力博士问了这个问题。陈力博士笑了,不置可否,只是告诉我们在一些临床研究和观察的时候,会有一些患者在停药一段时间后,仍旧维持着很好的血糖控制水平。目前,华领医药正在进行一项临床研究,以评估多扎格列艾汀的持续疗效,包括患者的临床治愈率以及其它相关生物标志物的变化情况,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公布研究结果。

“由于它改善的是血糖传感器,提升了机体对于血糖的感应能力,其他九类药物的药效都会得到相应的提高,同时副作用的风险也会降低。现在糖尿病的有九类药物,‘七菜两汤’,加上我们作为‘主食’,十全十美。”陈力博士讲道。


为创新,陈力出罗氏

仅十年,超车成第一


今年是华领医药成立10周年,4月23日,华领医药宣布,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审中心已经受理多扎格列艾汀上市申请。回首过去十多年,陈力博士感慨良多:“中国的医药产业其实只有40年的历史,在改革开放前我们是计划经济,药厂按国家计划生产药,生产出来也不需要卖给医院,是配给医院的。医院拿到卫生部给他们配的指标去药厂提药。如今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新的经济实体带来的最大的改变就是打破了计划经济的模式。

从仿制药、Me too、Fast follow、到自主创新First-in-Class。一步步地映射着医药产业的升级与蜕变。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陈力博士做出了回到中国建立罗氏研发中心,又从罗氏离开创建华领医药的决定。

陈力博士回忆道:“2004年我们回到中国,建立罗氏中国研发中心时,是希望通过跨国公司研发中心的入驻,改变国内医药的创新理念、监管环境、质量标准和人才环境。而在随后几年,中国紧接着需要的就是创新。”

对于陈力博士这一代创业做药的人来说,他们是有历史使命的,他们的历史使命就是帮助中国在医药领域做出创新,正如华领医药的名字一样,中华引领医药创新


一份流调引发的思考

就在陈力博士思考通过怎样的“作品”可以展示中国在医药创新上的的能力和引领作用时,一份流调报告进入了他的眼帘。那是在2010年,当时的中国糖尿病协会的主任委员杨文英教授在《新英格兰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糖尿病流行调查报告,第一次向全球展示了中国糖尿病人的真实人数,并非此前认为的3600万,而是9400万人。杨文英教授在流调过程中使用新技术——一步口服糖耐量检测方法来检测餐后血糖,重新界定了糖尿病的发生和根源,中国有50%的糖尿病人空腹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都正常,但是餐后血糖异常升高,这与美国不同,也让陈力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病人群体。

解决临床未满足的患者需求,是我们做创新的最关键的目标”陈力博士谈道。也因此,他选定了目标,成立华领医药,并引进了当时自己在罗氏研发中心主导研发的葡萄糖激酶激活剂项目。当时罗氏已经因为战略调整的原因,终止了全球全球糖尿病领域的药物研发,陈力博士从“前任”那里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开始研发工作。


跨国巨头集体失败的靶点

提到新药研发的“巨坑”,人们总会想到阿尔兹海默症。其实在当年,葡萄糖激酶也是这样一个靶点。早在50年前,葡萄糖激酶就被发现存在于肝脏中,随后直到2003年,第一个人工合成的葡萄糖激酶激活剂才出现。而自合成成功到现在,又过去了18年。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来源:华领医药官网)


在这之中,罗氏、辉瑞、阿斯利康、默沙东等企业纷纷入场,又惨淡出局,甚至都没有进入临床Ⅲ期。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来源:整理自网络)


唯有陈力博士带领的华领医药,在没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后来居上,有望实现全球首发。要知道,首创新药的研发成功率不到1%,Me too药也不过10%左右。华领一击命中,这背后做出了怎样的努力?多扎格列艾汀因何成功?过程中又有什么创新的地方呢?


五大创新,专家齐聚

陈力博士慢慢地讲道:“经过华领10年的努力,我们在中国完成了一个全球首创新药从临床前到临床到上市准备的整个过程,这里边有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在开发新药的时候,我们采用了五新的逻辑。

第一是新概念,葡萄糖激酶作为人体血糖传感器,对于人体血糖稳态有核心调节作用,但是在历史上大家都没有了解这个药主要是针对传感器的修复,而不是去处理血糖,或者把血糖从细胞外转入细胞内。这个过程中间就产生了一个革命性的概念,就是——修复传感,重塑稳态,从源头上治疗糖尿病。

第二是新疗效,胰岛功能的提高和胰岛素抵抗的降低是实现从源头上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个很重要的临床指标,华领团队用了一个新的概念获得了新疗效。

第三是新机理,为了实现上面两新,我们对于药物靶点的调控是用了“异位变构调节”的机理,这种机理在目前也可以说是最先进的最时髦的。

第四是新技术,华领在制剂研发的过程中采用了新技术,将工业化4.0的技术用于产品的制剂、工艺开发。

最后是化学结构,这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好的人体药代动力学特征,尤其是对糖尿病肾病患者。这个药由于绝大部分不从我们肾脏排泄,因此糖尿病肾病的病人就有福音了。”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来源:微信公共图片库


在华领的运营模式里,有一条是“中西合璧”,这里指的是中西方的智慧和理念的合璧。这在多扎格列艾汀的研发过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陈力博士一直在强调,要从人体调控的角度来看问题,这是典型的东方哲学理念。同时华领又汇聚了葡萄糖激酶的发现者Franz M. Matschinsky教授、哈佛大学的Christopher T. Walsh教授和上市了五款药物的John J. Baldwin教授等专家。这样的“西方专家天团”直接参与靶点评估和临床研究的指导,最终帮助华领攻克了这款药物。


商业化,华领战略多

糖尿病,也精准治疗


过去的十年是华领积累的十年,未来的十年将是华领爆发的十年。对于未来的商业化战略,陈力博士有着明确的规划。

首先在国内市场,与跨国公司拜耳达成了战略合作,由拜耳帮助华领进行多扎格列艾汀的市场推广和销售工作,华领则继续保留着对于产品的研发、适应症的开发以及今后在多领域发挥多扎格列艾汀有效作用的主导地位。选择拜耳作为合作伙伴,也是有着深刻的考量。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陈力博士的看法是:“拜耳在中国的糖尿病市场有着巨大的资源,他们自身也有着很优秀的糖尿病产品。在市场营销、医院和药房的进入、临床中心的合作上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其中包括了1.5万家医院和1万多家药房,相当于给我们这款优秀的药物‘导弹’加上了精确的定位系统。这样强强联手,可以让中国的糖尿病人更快更早的用上我们的中国创新药,同时也体现了我们‘共享共赢’的运营模式。”

在全球化的道路上,华领也有自己的布局。一直以来,欧美日都是跨国医药巨头关注的糖尿病主要市场,而围绕中国周边展开的东南亚糖尿病高发市场和一带一路市场也值得期待。


糖尿病的精准治疗

“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启动了糖尿病个性化治疗的临床试验。”陈力博士谈道,我们对精准治疗的概念更多是在肿瘤治疗领域,肿瘤病人里不同的亚型对于药物的应答率差异非常大,因此才造就了靶向治疗的时代。那么对于糖尿病患者,其实也是可以进行分型的。

“我们当时对患者进行了筛选分型,研究发现,其中有一个亚组的患者对于我们这个药物的应答率达到了100%,其中每位患者糖化血红蛋白降幅超过0.6,亚组平均降幅超过1.2,同时还获得了胰岛功能的改善。这个结果我们也发表在《Diabetes, Obesity and Metabolism》期刊上。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用机器学习的方法,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对患者进行了分型,这为今后多扎格列艾汀联合其他糖尿病药物针对不同患者人群进行针对性治疗提供了有效的参考。”华领的这些尝试对于未来开启新的慢病管理时代是一个好的起步,未来我们谈到2型糖尿病的患者,或许会用更精确的ABCDEFG型来进行区分。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来源:微信公共图片库


结语

最后我们问了陈力博士,关于华领的未来的目标。我们给了当下比较流行的三个类别供陈力博士选择,分别是Biotech、Bio pharm和Big pharm。出乎意料的是,陈力博士并没有选择任何一个,而是要将华领打造成为一个对于糖尿病进行综合管理的企业并由糖尿病延伸到其他的代谢性疾病。我将其归纳为——Bio Health。

陈力博士:“仿制药解决了我们‘饿肚子’的问题,Me too 药解决了我们‘卡脖子’的问题,那么现在,像华领这样的企业解决的就是‘困脑子’的问题。我们中华民族的优势,我们的创造性是无与伦比的,我们要成为中国引领医药创新的第一方阵。”

有诗为赞:

中华引领新药强,
历史使命肩上扛。
医药健康两相进,
为吾活到百岁长。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陈力博士也将作为大会主席
出席“2021第二届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
了解更多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
欢迎参加“2021第二届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为授权正版图片,或来自微信公共图片库,或取自网络
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推荐阅读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

十年时间做出全球首创新药,跨国巨头都失败的路,他为何走成了?——「专访」华领陈力博士点击这里,了解更多华领医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