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点击上方图片 与500位精英一起欢聚张江!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本文转自咚咚癌友圈,作者栗子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2020年10月5日,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Harvey J. Alter, Michael HoughtonCharles M. Rice,以表彰他们「对于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图片来源:www.nobelprize.org)
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于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0分公布,今年的获奖者是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以及Charles M. Rice三位科学家。
他们在与血源性肝炎的斗争中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最终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病毒——丙型肝炎病毒。有不少人说,我国是“乙肝大国”。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病毒性肝炎有五种:甲、乙、丙、丁、戊型肝炎。
而引起丙型肝炎的丙型肝炎病毒(HCV)被正式发现并命名,就离不开刚刚斩获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的三位病毒学家的努力。
这份诺奖可以说是实至名归。在人类传染病学史上,肝炎是传播范围最为广泛,造成影响最深远的一种慢性感染疾病,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的现象在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尤为突出。
关于三位病毒学家与丙肝病毒的故事大家在今天的新闻中应该已经或多或少了解了,我们今天想聊的同样与肝炎有关,这是一个关于善意的故事,它同样是我心中诺贝尔奖的“无冕之王”。
瓦杰洛斯的礼物
这是个关于肝炎防治的故事。
详细说来,这是关于乙肝疫苗的故事。首先,我们从乙肝这个疾病本身说起。
严格的说,乙肝应该被称呼为乙型病毒性肝炎,它是由于患者感染乙肝病毒而导致的传染性疾病。到目前为止,乙肝都是世界上最严峻的传染疾病之一,截止2016年,我国共有近一亿人感染了乙肝病毒。
伴随着乙肝病毒的感染,部分患者可能逐渐发展为慢性乙型肝炎。慢性乙型肝炎不仅会对人体造成一系列损害,更是肝硬化、肝癌等问题的摇篮。在我国,80%的肝癌患者都伴有乙肝病毒感染,2015年我国新增肝癌患者43万人,就占据了世界肝癌患者的“半壁江山”。在这其中,乙肝的作用可谓“功不可没”。
作为传染病,它的传染方式其实远没有我们想的可怕。乙肝的感染途径主要是血液和体液,在乙肝流行地区,母婴传染和儿童时期接触传染为主要感染途径。这其中,又以5岁以下儿童的感染最为常见。
一旦超过5岁,即使在之后的生活中发生乙肝病毒感染,也仅有不到10%的概率成为慢性乙肝患者。因此,对新生儿和儿童进行乙肝疫苗接种,是预防这种疾病最重要的措施。
时间回到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学界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乙肝给人类带来的危害。这一年,美国的顶级医学家及药企纷纷开始把目光转向了乙肝疫苗研发,其中就包含了我们故事的主角——药厂默沙东公司和时任默沙东公司研发部主任罗伊·瓦杰洛斯
这两个名字值得我们铭记,在之后的20年里,两位主角以最大的善意,撑起了中国的乙肝防治事业。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2017年12月21日,美国纽约,罗伊·瓦杰洛斯博士接受《知识分子》专访
为了成熟乙肝疫苗的研制,瓦杰洛斯花了十五年时间。
这期间,从公司差点放弃乙肝疫苗研制的不懈坚持,再到血源性乙肝疫苗面临的传染风险,瓦杰洛斯几乎面临了一个药物研发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
从加州到西雅图,辗转数个顶尖学者的合作,最终完成了这个人类史上的奇迹。1986年,默沙东公司研制的人类第一支基因工程疫苗——重组rDNA乙肝疫苗获批上市。它完美的解决了血源性疫苗高额的成本及传染风险,接种疫苗后携带乙肝表面抗原的母亲所生下的新生儿,83~95%在接种后会受到保护。
伴随着乙肝疫苗的成功,这一年瓦杰洛斯成为所在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及董事会主席。
乙肝疫苗的中国之行
默沙东的乙肝疫苗大获全胜,而这一年的中国大地,乙肝病毒依然在肆掠蔓延。巧合的是,同样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研发的国产乙肝疫苗,也在这一年获得成果:1986年,血源性乙肝疫苗在中国获得批准,但仍不具备大规模生产的能力。
一方面是不成熟的疫苗技术,一方面是乙肝肆掠的压力,时任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赵铠做了一件影响深远的决定:他当机立断向中国卫生卫生部门建议,中国应该立即引进最先进的乙肝疫苗,以解乙肝病情之当务之急。
于是,从1982年开始,赵铠带领的团队分四次与默沙东公司的医疗团队会见,最终于1989年签订了乙肝疫苗的引进合约。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在默沙东公司接受培训
图片来源:Merck&Co.Inc
就是这个合约,把最先进的疫苗技术引进了中国。而就它本身承载的意义而言,同样闪耀着人性最善的光辉:
瓦杰洛斯力排众议,同意将乙肝疫苗技术以7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并派出队伍协助中方完成所有生产工艺、技术和装备的准备;培训中方人员,确保中国可以生产出同等质量的乙肝疫苗。
十五年的研发,乙肝疫苗就像是瓦杰洛斯的孩子,而700万美元的低价,甚至不足以支付派出协助中方人员的相关费用,更遑论动辄数十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了。
“最初我们希望向中国出售乙肝疫苗,但我们很快意识到,即使我们将价格降到最低,他们也难以承担。在美国,乙肝疫苗需要在半年内分三次注射,费用是100美元,但对当时的中国普通家庭来说,这笔支出相当于他们大半年的收入。”
“因此,我们开始谈判技术转让,价格问题再次出现,我们将价格一再压低……我很焦虑,时间如此紧迫,我想保护孩子们免受这种致命疾病的侵袭,新生儿在出生24小时之内就应第一次接种疫苗……最后,我提出以700万美元底价将这项技术转让给中国,因为我知道,我们培训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和派遣默沙东人员去中国的费用将会大大超过这一数目……几个月后,中国代表团同意了这一提议。”
在瓦杰洛斯派出团队的协助下,中国人员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掌握了乙肝疫苗的制备技术,最终成立了深圳康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成功生产出了同等质量的乙肝疫苗。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1993年10月,中国生产出了第一批重组乙肝疫苗。第一批接受中国生产乙肝疫苗的新生儿,如今已经25岁了。而中国乙肝疫苗的接种率,也由1992年的30%左右上升到了2005年的90%。
以每年2000万新生儿计算,在1993-2018年间,默沙东公司的善意让中国至少5亿新生儿接种了乙肝疫苗,预防了约1600~2000万例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产生,预防了280万~350万人死于肝癌。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源自瓦杰洛斯和默沙东公司最大的善意——50年后,乙肝将会在中国根除!人性最大的善,莫过于瓦杰洛斯送给我们的礼物:一个没有乙肝的中国。
乙肝疫苗与“疫苗之王”
但我们的故事还没结束。
故事里,还有一个熟悉的名称:深圳康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不知道各位读者是否记得,在2年前的这个时候,突然其来的“毒疫苗事件”曝光,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700余万只“毒疫苗”流入市场。而“毒疫苗”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同样是“瓦杰洛斯的礼物”泰康生物的股东之一。
在这个故事中,最让人悲哀的,莫过于瓦杰洛斯善意的礼物,最终成了“毒疫苗”事件中关键人物的牟利工具。
故事的下半部分是这样的:
1992年,泰康生物掌握乙肝疫苗技术后,卫生部把乙肝疫苗纳入国际计划免疫项目的一部分,家长们可以自费支付疫苗费用,为孩子接种乙肝疫苗;2002年,乙肝疫苗被纳入中国国家扩大免疫规划;直到2005年,国内实现了全国新生儿免费接受乙肝疫苗;2009年,国家宣布为所有15岁以下的人群补种乙肝疫苗。
从1989年签订合约开始,我们整整花了20年的时间才普及乙肝疫苗,瓦杰洛斯口中“没有乙肝的中国”才开始慢慢成为现实。
在这20年的时间里,“瓦杰洛斯的礼物”深圳泰康不断发展,市场占有率超过60%。1999年,泰康公司销售额过亿,净利润接近30%。
2009年,就在实现全民免费接种乙肝疫苗的那一年,“毒疫苗”事件中的“疫苗之王”悄然登场,悄无声息的控制了泰康生物大部分股份,国有投资方悉数退出。同年,江苏延申生物的18万支狂犬疫苗被发现不合格,也与这位“疫苗之王”相关。
而赠送了中国礼物的默沙东则没有那么好运:2006年,FDA批准了默沙东公司研发的HPV疫苗(也就是宫颈癌疫苗)。在努力了长达12年的时间之后,默沙东的宫颈癌疫苗终于在中国得以获批上市。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无论如何,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医疗机制会更加完善,只是,有些善,有些恶,我们都应该记得。

–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本文为转载,药时代持中立态度,请理性阅读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荐阅读

诺奖尘埃落定,中国基因编辑的希望和未来在哪里?您感兴趣的答案都在这里!

CRISPR剪得诺奖!张锋失之交臂

股票大涨!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很年轻,既是杰出的科学家,也是成功的企业家!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专栏 | 关于质量源于设计(QbD),您需要避开的4个误区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

漫谈诺奖丨一份四十年前“瓦杰洛斯的礼物“,让两千万中国人远离肝炎阴影点击这里,与500位精英一起欢聚张江!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