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药时代编者按:

王健博士是我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他是成功的投资人、新药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两本科学哲学著作的作者。我和他有缘相识,有幸相知。我一直很关注他,常为他的好成绩感到兴奋、激动,并见证他踏上创业的新征程。今天和大家分享四个来自王健博士的小故事。愿您和我一样,从中得到启迪。

故事之一:虚荣应得的滋味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第一次喝咖啡是1988年,我20岁。我的英语老师Lucy,一位加拿大来的外教,请我到她家做客。她端过一杯现冲的咖啡问我:“你咖啡怎么喝?”

我怕她笑话我这么大年龄连咖啡都没喝过,所以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和你的一样就行了。”

Lucy喜欢喝黑咖啡,也就没给我加奶和糖。我故作轻松地喝了一大口,差点吐出来——怎么这么苦啊!但我担心她看出来我是第一次喝,不好意思要奶和糖,就强忍着苦,喝了一大杯。

这种苦涩,也许就是虚荣应得的滋味吧。年轻时的我经常尝到这种苦涩,但也只好像那杯咖啡一样往肚里咽。我经常在会议里不懂装懂,别人说着我不知所云的话,我却因为怕被嘲笑而不敢问,故作镇静地点着头,所以也没人教我,会开完了我还是一样无知。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直接承认不懂也没事,有时反而让人觉得我实在,愿意教我,所以我脸皮越来越厚。有一次造就(一家像TED一样的媒体公司)来采访我,问我“对网红怎么看”。我对“网红”一无所知,以为是某个名人的名字。要是年轻时候,我一定会微笑着反问:“你具体问哪个方面?”但当时我立即回答“我不认识她!”对方愣了一下,差点笑出声来,但对我说的其他话更加相信,其后请我做了三次大型讲演。

人装逼往往是因为自卑。我20岁时因为穷而自卑(当时中国极其贫穷落后,和加拿大是没法比的),因而要装。肚里空空的人在骨子里很自卑,反而会显得很强势,一听到批评,就像刺猬那样竖起全身的毛,听不进半点意见。所以自卑导致自负,而自信导致谦虚——肚子里越有货就越有底气,越会虚怀若谷。

人们都喜欢自信而谦逊的人,反感自卑却自负的人,所以我在公司里经常两手一摊,说自己完全不懂,请你用简单的话解释给我听。同事们并没因此瞧不起我,他们不需要一个全知全能的CEO,而需要一个能听得见别人意见的CEO

故事之二:品尝富贵的基因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爸爸农村长大,退休前是工人,喜欢用碗喝白开水。1990年我去美国前,决定请他喝一次咖啡,提高一下他的“逼格”。

当时咖啡一般只在昂贵的西餐厅里才喝得到,装在雕花的白瓷杯里,配一把精致的银色小汤匙。爸爸小心翼翼地嘬了一口,顿时抬起头,睁圆了眼睛看着我,问:“你们喝这个?”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花这么多钱喝这种比白开水难喝无数倍的饮料。其后他再没喝过咖啡,仍用碗喝白开水。

后来,我发现自己和父亲一样,缺乏 “品尝富贵的基因”。例如有一次,我在印度尼西亚喝到了珍奇的猫屎咖啡,但我喝不出这麝香猫的排泄物为什么值那么贵的价钱。在纽约,我常从街头摊车上买1美元一杯的咖啡,而不愿去星巴克排队买4美元一杯的咖啡。

我对其他昂贵的饮料也缺乏品尝的能力,例如我喝不出1500美元一瓶的红葡萄酒和50美元的有什么区别。一次我参加一个白葡萄酒的blind taste(隐去商标品鉴会),被邀请品尝六种装在一模一样杯子里的酒,并给它们按喜好程度打分,然后揭晓酒的品牌和价格。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我喜欢的程度竟然和价格高低完全相反——我越喜欢的越便宜。

我也没能力享受其他奢华——我嫌100美元一克的鱼子酱太咸,200美元一根的古巴雪茄太冲,米其林餐厅等菜的时间太久。为了“酷”,我曾开邦德的Z系列敞篷跑车,但觉得只有两座很不方便,而且特耗油。

我曾为自己“逼格”不高而烦恼,后来才渐渐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幸运——能从50美元的红酒中喝出1500美元的味道,可以省不少钱。所谓“逼格”是人和人横向比较所造成的假象,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真实和重要的。人生是心灵独自的旅行,生活是一场每个人独有的感受,无法和别人互换,所以人应该专注于自己的感受,没必要和他人横向比较。

人所需要的,并非“品尝富贵的基因”,而是“感受快乐的基因”。爸爸虽然没有前者,但后者一点都不缺。他随遇而安,乐天豁达,不仅身心愉快,而且周围的人都敬重他。我曾试图提高他的“逼格”,但如今,我看到年逾八十的他还能“吸溜吸溜”很大声地用碗喝水,就心满意足了。

故事之三:有logo的咖啡机

2020年2月,国内疫情正盛,我不巧被困在美国,突然收到老战友Jimmy从国内办公室发来的短信:“我们公司有咖啡机了!” 他显然很兴奋。

这有什么新鲜的?我心里说。

“而且咖啡机里有创响的logo!” 他发来了照片。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原来,聪明的厂家为了提高用户的满意度,在咖啡机的小屏幕上展现了创响生物的logo, 这对咱们这家当时仅几个月大的startup确实是件大事。咖啡机上有了logo, 流出来的就不是普通的饮料,而是创响咖啡!我不由得也兴奋起来。

许多人以为,logo只是个图案,是“没用”的东西,一个公司 “真实”的部分是它的办公室和办公桌,他们真是大错而特错了。Logo代表着一群人心中共同的目标和信念,代表着公司的灵魂和内核。办公室和办公桌可以换,甚至可以没有;但公司的灵魂和内核却很难换,更不能没有。

我3月才辗转回国,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台咖啡机。此后我每天都要喝它做的咖啡,而且一有好友来访问,我就会把他拽到咖啡机边,一边亲手为他做咖啡,一边炫耀一番。

按理,有没有logo,咖啡的味道应该是一样的,但对我来说,有logo的咖啡机做出的咖啡就是更好喝,这是因为咖啡绝不仅仅是咖啡豆和水的组合,而是一种感受,一场经历。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卖的不仅仅是咖啡,而是一种体验、一种文化;对他来说,星巴克也不仅仅是一座房子,而是有别于家和工作的“第三空间”。

在创响工作,也并非到一座房子里上班下班的机械过程,而是一群人在通力协作,用智慧和汗水为病人开发更好的治疗手段,这不是件为了挣工资而被迫干的事,而是自主的选择,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创响的每个成员都有期权,这意味着这事做成了,大伙儿会分享成功,所以创响的事就是每个成员的事。

对于创响团队,喝着有logo的咖啡机做出的咖啡有一种归属感和自豪感,这就是创响咖啡更好喝的原因

故事之四:从零到一 is in my gene!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的这张照片获得创响自发组织的摄影比赛二等奖

2020年7月, Inmagene(创响生物)一岁了,员工涨到20名。大伙儿自发组织的摄影俱乐部举行了第一次摄影比赛,我得了二等奖——一支德国造的Lamy牌钢笔。粗粗的笔身,老式金属笔头,写起来很顺滑,我爱不释手,在家人面前炫耀了好一阵。
我珍视这支笔,并非因为它有多贵重。我拥有过比它昂贵几十倍的笔,但都是生意上打交道的人送的,在我心中并没有什么份量,不是转送了他人,就是随手放不见了。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的奖品是这款德国造Lamy牌钢笔
上次得到如此珍爱的奖品是我九岁那年,也是一支钢笔,我在家附近12所小学的数学联赛中得了第一名。当时那支笔售价一块五毛七,我们家月收入约三十元,所以笔握在手里无异于一支金棒。那支笔有着透明的活塞式笔胆,我每次充墨水都小心翼翼地把中间的气泡挤掉,直到吸满为止。我每天都用它写作业,直到几年后笔尖磨平了,还开了叉。
近年制造笔的技术似乎经历了一场大革命,性能越来越好,而且越来越便宜。今天的笔真是满天飞,人们像餐巾纸一样用完就扔,我也从来不会把一支普通的笔放在心上。
同样能写字,为什么绝大多数笔都微不足道,有的却意义非凡呢?我意识到,笔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有多贵,有多好用,而在于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而这东西只在人的心中存在。一支普通的笔,因为是数学竞赛的奖品,就能让我得意几十年;因为是Inmagene第一次摄影比赛的奖品,就能让我兴奋不已。
一年前,Inmagene要举行摄影比赛是不可能的,因为全职上班的员工只有我一个。办公室在一个共享空间里,只有一间房,我一般穿短裤去上班,到了就换上酒店里偷来的一次性拖鞋,中午累了,就躺在办公桌上午睡。
我想开个银行账户,某跨国银行的人认为是皮包公司,死活不给开,我只好告诉他们我以前的公司是该银行全球最大的十家客户之一,我参与的多家公司都是该银行的重要客户,他们一查,发现竟是真的,才开了户。
我想在上海黄浦区注册个子公司,负责招商的人盘问了我好半天,显然无法肯定这个穿短裤拖鞋的人说要建立“中国免疫领域#1”究竟是骗子还是疯子,我们只好改在张江注册。
这些都怪不得他们,因为当时Inmagene只是一堆英文字母的组合,就像一支普通的笔,没有什么意义,更没有什么价值。但今天,Inmagene已经有很高的价值——有人愿意付数以千万美元的代价买Inmagene的一小部分。
Inmagene是想象(imagine)的意思,它的确是我们这群自称“创响者”的人想象出来的;但我们没有停留于想象,而是日复一日、勤勤恳恳地把心中的愿景打造出来。Inmagene是我们共同梦想的孩子,为了培养她,我们甘愿像父母那样付出辛勤的汗水;为了保护她,我们勇于以主人的姿态挺身而出。Inmagene成了维系着我们每个人事业甚至命运的共同体,成了一个分享着喜怒哀乐的大家庭。

Inmagene还有个意义,那就是 “in my gene” 。在我们这群人的内核深处,有着创业的基因。我们不满足于现状,不甘于循规蹈矩;为了一份梦想,我们敢于开疆拓土,承担常人不愿承担的风险,付出常人不愿付出的努力。“从零到一 is in my gene!” 我们用行动告诉全世界

这份精神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只存在于我们心中,但它让一个英文字母的组合变得神奇,就像一支普通的笔,从此被赋予了非凡的意义。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作者简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王健博士,MBA
创响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和CEO
奥博资本投资合伙人
王健博士拥有逾30年生物医疗健康领域的创业、投资、金融及科研经验。他在诺贝尔奖得主Eric Kandel教授的指导下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曾荣获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科研奖金,并拥有斯坦福大学MBA学位。
王博士曾是全球最大的专注于生物医疗的投资公司奥博资本(OrbiMed)的全球合伙人(目前仍为投资合伙人)及奥博亚洲(OrbiMed Asia)创始合伙人,在奥博的12年间,他联合创建并管理了11亿美元的PE/VC基金,曾被评为中国生物医疗投资Top10。他曾孵化了Bridge(后被收购)和冠科美博(Apollomics),并曾任冠科美博及时代天使公司的董事长。
他是百华协会(BayHelix,中国生物医疗商业领导者的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及前任主席,也是香港股票交易生物科技咨询小组成员。王博士以笔名“光子”著有《世界边缘的秘密》《我∙世界》等科学哲学著作。
推荐阅读
王健博士 | 春夏秋冬,新药研发投融资处在哪一季?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王者健言:投资人王健的一句话分享(持续更新中。。。)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王健 | 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机遇和抉择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2019年7月,王健在一个共享空间里租了一间房,创建了创响生物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2017年9月再鼎成功上市,王健博士和再鼎创始人、CEO杜莹博士在纳斯达克合影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2016年,余国良博士和王健博士孵化了冠科美博(Apollomics)
创响生物宣布和瑞典Affibody公司就近临床3期、有望同类最佳的自身免疫创新药ABY-035达成全球战略合作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Boma沙龙|顶尖投资人、诺贝尔奖得主门徒王健博士讲述生命的本质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1996年王健与Kandel,毕业论文答辩当天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王健博士的两本科学哲学著作

~END ~

免责声明

内容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版权归作者。衷心感谢!

时间、水平有限,错误难免。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推 荐 阅 读!

400多位嘉宾!2天满满的日程!热烈庆祝“2020中国NASH大会”成功举办!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友情提醒!~~

2020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将于11月4、5日在上海张江隆重举办。
期待与您再次相遇,欢聚一堂!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

我和我的药时代 | 投资创业大咖王健博士的四个小故事点击直达,每月2万多朋友到过这里!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