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前言:

《药时代》发了CM082故事的第一篇《和平年代的民族英雄》后,收到很多反馈。不少朋友希望尽快看到续集,看来不好让大家久等,趁新年假期再写一篇,以答谢关注CM082项目的朋友们。

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我在张江药谷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蝇头小楷的书法作品,是佛经的《心经》。260个字,每个都只有半个指甲大。每当有朋友来我办公室问起这幅书法,我都会给他们讲:这是一位眼睛复明的业余书法家老先生的作品。

这幅书法的作者是倪正炎老先生,现在70多岁了。我和倪老先生结缘是因为CM082新药。

(一)

2011年初,Xcovery公司和卡南吉公司分别在美国和中国顺利完成了CM082新药(美国代号X-82)的临床前研究。一个月以后,美国的肿瘤临床I期试验就启动了,到年底完成的病例虽然不多,但已显示出良好药效和极低毒副作用,证实了梁从新博士设计这个药的主要目标:降低抗肿瘤明星药舒尼替尼的毒副作用,但保留其药效。

舒尼替尼是由抗肿瘤靶向药的先驱美国Sugen公司开始研发的,是新药研发史上一个里程碑。从新从90年代早期参与舒尼替尼的研发,十几年里一直做到这个项目的主要研究发明人。后来Sugen公司被Pharmacia收购,随后Pharmacia又被医药巨头辉瑞并购,主要都是为了舒尼替尼。

舒尼替尼在辉瑞旗下作为肾癌一线用药上市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它有抗肿瘤药普遍的大问题,就是毒副作用太大,不能连续给药,也难与其他抗肿瘤药联合用药。降低舒尼替尼的毒副作用,是从新多年想要攻克的一个难题。CM082新药就是按照这个思路,依据他总结出的新的药代动力学假说和模型设计出来的。X-82的临床初步结果证实了他的设计思路可能是对的。

由于X-82在临床I期试验中表现出的极低毒副作用,美国FDA批准了Xcovery进行非肿瘤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第一个被从新选中的是AMD(年龄相关性眼底黄斑变性)。2012年11月,X-82的美国AMD临床研究启动。而这时,我们还在卡南吉等待中国肿瘤临床试验的批件。

(二)

人老了,有的人听力退化,有的人眼睛出问题。大多数年老失明都是因为湿性AMD,失明的机理是眼底毛细血管增生,黄斑区水肿并增厚,“照相机”的“底片”坏了。中国每年新发湿性AMD的病例有30万,病人保有量有400万。除此之外,其它类似失明机理的眼底病还有糖尿病、高度近视等病症并发的眼底病,病人总人数超过1000万。这些病人非常痛苦,也给他们的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CM082是一个靶向肿瘤药,它能抑制控制新生血管生成的VEGF靶点。VEGF靶向药的最初目标是治疗肿瘤疾病,陆续上市了以舒尼替尼为代表的有机小分子靶向药,和以阿瓦斯汀为代表的生物药,它们的机理都是通过抑制肿瘤里的血管生成,减少对肿瘤的营养供给,通过“饿死”肿瘤来达到治疗目的。依靠同样控制新生血管生成的机理,这类药可以有效治疗多种眼底病。

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有好几个VEGF靶点的治疗眼底病的药上市,包括成都康弘药业的康柏西普。但是这些药都是生物药,目前只能以眼底注射的方式给药。生物药的生产、运输、储存、给药成本都比有机小分子药高很多,还需要眼科大夫定期手工操作把药注射到眼底,效率低,局限性还是太大。而有机小分子化药因为毒性太高,极罕见被允许进行非肿瘤适应症的临床试验。CM082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进入眼科临床试验的有机小分子药。如果成功,将是全世界几千万眼底病患者的福音。

(三)

2013年初,卡南吉从Xcovery拿到了CM082在中国的眼科适应症授权,并提交了眼科临床申报。直到2014年底我们才收到临床批件,随后启动AMD眼科临床试验。

2013年上半年,美国的X-82眼科临床试验不断传来好消息。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得到了初步验证。大多数受试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有的视力有了明显改善。

有一天,我们公司兼职法务专员倪微给我提出一个请求,申请给他父亲提供CM082试用。这可是个难题,我们还没拿到眼科临床批件。虽然国外对于一些无药可治的病,有的会允许病人自愿申请试用没上市的药,但中国没有这样的规定。万一出了问题,搞不好这个项目连同公司都会有危险。我没法答应。

倪微的父亲倪正炎老先生退休前是上海市检察院的领导,他从几岁开始练书法,作品经常在全国展览上得奖。近年老先生一只眼得了湿性AMD,曾接受过一次眼底注射治疗,但他对眼底注射极度不适,坚决拒绝再做,以至于一只眼已失明约14个月了,医生说另一只眼很快也会出问题。家人为了减缓他的病情恶化,让他少用眼,禁止他看书、看电视、看手机,甚至不准写书法。这些事都不能做,对于老先生来说真是生不如死,闹得一家老小不得安宁。

北京协和医院眼科的陈有信教授和搜狐网站合作,做过一个关于AMD的网上问券调查。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你得病面对以下四种可能后果,你最不能接受的是哪一种?四个选项是死亡、失明、失聪、和瘫痪。结果超过一半以上答复选择了失明,远远超过百分之二十几选择位列第二的死亡。可见对大多数人来说,失明是比死亡还可怕的事情。

倪微每过几天就到我办公室来提一次这件事,而且越说越凄楚悲凉,听的人都受不了。我很同情她和她的父亲,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一直硬着心肠不答应。倪微说:“美国的临床数据已经显示这个药的安全性把握是很大的,不然我也不敢让我父亲来试。我和我父亲都是做法律工作的,都知道这件事的敏感性和后果的严重性。我们可以写书面保证,绝不给公司惹事。”确实,美国已经做了半年的眼科临床试验,有了几十例病例,没出现值得紧张的安全问题。也许,可以让老先生试一试?我对倪微说:“公司不可以给你药,我个人也不可以给你药。有一些试生产的药你知道放在哪里。不过你一定要清楚,如果惹出事来,公司要追究你的责任。”

倪微高高兴兴取了药回家去了。从2013年7月8日起,倪老先生开始按我们临床试验方案的最低剂量,一天一次服用CM082。

开始服药一周多,老先生报告说在眼前原来全黑的区域好像有些感觉。怎么可能这么快,应该是心理作用吧?神奇的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老先生面对窗户慢慢有了光感,慢慢看到窗户的轮廓,门的轮廓;两个来月的时候,他下楼时看到楼下人结婚的喜字是红色的,以前都是黑白片,现在成彩色片了。11月的一天,老先生报告说他把手伸出来,可以清晰看到掌纹!我赶快打电话问在美国的梁博士,你预计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吗?他说没有,原来的设计目标是能控制住眼睛病情不继续恶化,视力略有改善,没想到能复明!

(四)

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梁从新、倪正炎、唐明

2017年2月,卡南吉公司带着CM082新药项目被贝达药业并购。那时倪老先生服用CM082已经3年半了。交接之前,我把剩下的试生产药送给了倪老先生,可能够吃两年的吧。

“两年后眼科药能上市吗?”

“可能性不大?”

“那两年后没药了怎么办呢?”

“只能到时候再说,可能要去找贝达的丁列明丁博士。这个奇特的临床试验编外病例,对于贝达的眼科临床项目有非常重大的参考价值,他们应该有兴趣继续支持下去。”

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到2017年底,倪微来告诉我说,他爸爸在9月份就停了药了。

“奇怪的是,他停药几个月,眼睛病情没有恶化。”

“这真奇怪了!”

我把情况转告梁从新博士,问他怎么解释。他说他也没想到,“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新课题。注意观察,以后是不是能够保持。”

观察到今天,又过去了一年,老先生报告说眼睛病情仍然没有恶化的迹象。难道真的治好了?不需要继续给药了?

我打算安排时间去看望老先生,当面跟他确认一下这个出乎意料的结果。

新的一年,我们继续观察吧。

(五)

2014年1月份,倪老先生服用CM082刚半年,视力已经恢复到可以正常写书法,可以到处旅游照相的程度。

要过年了,倪老先生说要请我吃饭,我说我不喜欢吃饭;要见我一面,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没见过面,我要避嫌,还是暂时不见面吧;要送我一件礼物,我说我不收礼;要送我一件书法,一件蝇头小楷的书法《心经》,…… 等等,这个书法有意义,因为一只眼没有距离感,写不了毛笔字的。如果老先生能把《心经》260个小楷字写出来,没有虚笔没有墨团的话,那就证明他的视力真的恢复了。

挂在我办公室里的那幅蝇头小楷书法作品,就是那次我收下的倪老先生的礼物,到这个月在我办公室里挂了整整5年了。

后记

CM082的眼科临床试验还在贝达药业旗下继续进行,我们还不能断定这个项目一定就会成功,但这是目前治疗眼底病的唯一的口服药临床试验,寄托着人类对于避免失明悲惨命运的希望。

希望贝达药业眼科药早日成功!

2019年元旦于上海

  • 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CM082故事连载之二 —— 一幅蝇头小楷《心经》

  • 欢迎联系我们!邮箱drugtimes@qq.com;微信27674131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