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重磅录像】颜宁:“AI在结构生物学中的未达之地”

 

前言

减肥具有的独到魅力,源于它兼具了人们渴望的美丽与健康。

当一个产品与之挂钩,再辅以生命科学佐证安全性带来的信任感,市场会为之疯狂。
目前,在GLP-1囊括的减肥领域中,呈诺和诺得,礼来双龙头局面,双方同以GLP-1为核心,展开了截然不同的战略布局……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礼来:攻之道

2023年10月10日,据Insight数据库显示,礼来Orforglipron(口服GLP-1)启动国内三期临床试验 ACHIEVE-1,针对二型糖尿病。ACHIEVE系列目前拥有2项临床试验,另一项针对超重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风险

除ACHIEVE项目外,Orforglipron已在国内启动了两项III期临床试验:ATTAIN-1(肥胖或超重伴体重相关合并症)、ATTAIN-2(伴有2型糖尿病的肥胖或超重)。该系列还有一项 ATTAIN-J 在日本进行,针对 BMI ≥ 35 的患者

可以发现,Orforglipron的两项系列研究,5个试验中有4个于肥胖有关,这反映的是礼来对GLP-1产品定位倚重具有偏向性。

目前,Orforglipron是在研口服GLP-1小分子中进展最快的产品。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在研小分子GLP-1受体激动剂共38款。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今年9月,“更偏向于减肥药的降糖药”Orforglipron向司美格鲁肽口服版发起了正式冲锋。

礼来充分利用后发优势,精准定义差异化,在减肥赛道层层加码,扩大竞争优势。

而诺和诺德“路子大相径庭,作为糖尿病专精的百年老店,仍是以糖尿病为核心出发点,拓展出里一条GLP-1新路径。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诺和诺德:防之道

2023年10月10日,诺和诺德决定基于数据检查委员会(IDMC)建议,停止司美格鲁肽治疗合并肾功能不全二型糖尿病患者和慢性肾病(CKD)的三期FLOW研究。

诺和诺德表示,IDMC得出结论,中期分析的结果达到了预先规定的标准,可以尽早停止试验,以提高疗效。

目前,该试验结果对于诺和诺德仍然是盲态,预计2024年上半年数据读出。

这是继三期临床试验SELECT心血管结局研究数据读出的又一大突破,这不仅仅对于司美格鲁肽是突破,而是整个GLP-1领域。

肾病领域长期处于研发洼地,IgA肾病、糖尿病肾病药物匮乏。2021年12月,FDA首次基于蛋白尿下降的替代临床终点,批准了云顶的IgA肾病药物Nefecon。这令一些原先持观望态度的药企开始向IgA肾病领域发力,诺华、恒瑞、荣昌、康诺亚等众多玩家领跑。

如今,诺和诺德携司美格鲁肽肾病领域,为GLP-1药物再下一城。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矛与盾

回看礼来,诺和诺德降糖双雄的操作,各有千秋,一方攻,一方主守。

礼来主攻。Tizepatide出道即巅峰,疗效、安全性方面要略优于司美格鲁肽,销售额更是如入无人之境,颇具“药王之姿”。GLP-1三靶点激动剂Retatrutide同样以傲然之姿挺近临床三期。Orforglipron从口服方面进攻,通过强化该药的减重属性,扩大差异化,头对头直指司美格鲁肽口服款“要害”。

而口服真是GLP-1主要竞争战场吗?未必。

口服剂型带来的高患者依从性,高生物利用度无可厚非,但口服生物利用度存在较大的个体差异,稳定性可能不及注射型。患者依从性方面,口服剂型可能增加其他药物的吸收,司美格鲁肽口服版在用药方面就有诸多限制。

但礼来确实在GLP-1各战线做出全方面部署,并展开了激烈进攻……

而在诺和诺德在GLP-1的处理上,则呈以防守姿态过去认为司美格鲁肽作为单靶点药物,发展程度有限,其核心竞争力应该在口服的剂型上。

如今想来,大错特错。诺和诺德充分利用先发优势,走上K药泛适应症之路,成为GLP-1中的“二甲双胍”。

通过ClinicalTrials.gov查询,司美格鲁肽注册的临床试验数量为325项,Tizepatide仅有55项。司美格鲁肽临床数量与K药一个体量,K药注册的临床试验数量为323项。

围绕糖尿病为核心,诺和诺德可以打下大片代谢病市场,而糖尿病患者的众多并发症都是产品的保障,反哺回来,成为巩固产品的基石。

而这件事情还只能由诺和诺德来做,司美格鲁肽上市5年,积累了庞大的真实世界数据,心血管结局研究(CVOT)数据就是最好的佐证。

该研究于2018年开始,41个国家,800多个临床中心,是诺和诺德迄今为止最大的试验。

这样的先天优势是Tizepatide不曾拥有的,数据再好也需要一项项做,需要时间。

其次,诺和诺德将司美格鲁肽的减重与降糖分开,就是为了区分用户人群,分流产品风险。

由于减重的领域的特殊性(大分子GLP-1产能受限+市场蓝海),即便出现逆袭的减肥产品也无伤大雅。

封面图来源:pixabay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果然拒了!FDA与专家咨询委员会再现分歧,Alnylam这次玩脱了……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一款FIC药物的确证性试验,怎么就做成了这样?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马斯克再次公开站台司美格鲁肽,GLP-1不仅挤压了代谢病市场,还有零食市场……

礼来启动口服GLP-1国内三期临床,司美格鲁肽提前终止肾病三期临床

所有被“点名”的药企,都同意参加美国医保谈判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药时代

发布者:haitao.zhao,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0)
打赏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为好文打赏 支持药时代 共创新未来!
上一篇 2023年10月12日 16:16
下一篇 2023年10月12日 17:21

相关推荐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