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2019年12月份的北京,瑞雪已经降临,空气干爽寒冷,而位于北京中关村的船山书院内温暖如春,气氛热烈。吉利德科学2019年媒体沟通会正在这里举办。吉利德科学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先生以“吉利德科学——为治愈而生为主题的精彩演讲,讲述了吉利德科学全球三十多年的奋斗历程,娓娓道来,引人入胜。卓越的成就、感人的故事、朴实而伟大的情怀让人倍感温暖、激动。现在,就请和药时代一起,走进媒体沟通会的现场,一起聆听吉利德科学的故事。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对于中国朋友,吉利德科学这个名字如皓月当空,如雷贯耳,可是,您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吗?


吉利德,Gilead,是一种树的名字,就是在中东耶路撒冷生长的乳香树,该树会分泌乳香,据说它有治愈的能力,代表了治愈和成长。以治愈顽疾拯救病患为己任和奋斗目标的吉利德科学公司选择了这个非常恰当完美的名字,并且把它体现在自己的Logo里。Logo由乳香树的树叶和盾牌组成,盾牌则象征力量、安全和保障,以及传承的荣誉。


吉利德科学于1987年在美国硅谷成立,现在刚刚32岁,正值而立之年。几年前,创立不到30年的时候,吉利德科学就凭借自己的实力和耀眼的成绩跻身全球前十大药企。目前,全球11000名员工,其中销售、市场人员总数不超过3000人,却产出了超过221亿美元的业务收入,全公司人均GDP达200万美元。


吉利德科学聚焦的主要是抗病毒领域,比如丙型肝炎(HCV)、乙型肝炎(HBV)、HIV/艾滋病,这些都是非常难治疗的疾病,通常,药物研发上市需要很长时间,如果进一步追求治愈,则更是难上加难,非常不容易。而在短短32年的时间里,吉利德科学成功上市了超过25个创新产品,其中,很多都是备受关注的“网红”药品


这些数字令人啧啧称赞,这些成就令人由衷钦佩!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人口老龄化进展和生态环境、生活方式变化,传染性疾病已经成为中国公共卫生的重大挑战,给患者和社会带来沉重的疾病负担。


中国是世界上丙肝病毒感染者最多的国家之一[1],有约1000万人感染丙肝病毒。同时,中国有约8600万的乙肝病毒感染者,占全球总数的近三分之一[2]。在中国,截至2019年10月底,HIV/艾滋病感染者约95.8万[3]。


丙肝、乙肝、HIV/艾滋病,就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在了中国百姓的身上,也给国家医保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令我们欣喜的是,以吉利德科学为代表的新药研发团队坚持不懈,勇于拼搏,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胜利,攻克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如今,直接作用型抗病毒药(DAA)对于丙肝的治愈率超过90%。检查出丙肝,如能遵循正确的治疗方案,通常12周就可完成临床治愈[4]。治疗丙肝的药物不仅不断推陈出新,为患者提供更多治疗方案,而且其中两代药物已经通过医保谈判被纳入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极大减轻了患者的用药负担,大大提高了创新药物的可及性。至此,吉利德科学“愿天下再无丙肝”的宏愿不再遥不可及。这令我们耳畔情不自禁地响起了毛泽东主席的那首《送瘟神》诗词,我们是否可以改成“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丙肝何。而今迈步大跨越,终结顽疾唱欢歌!


吉利德的丙肝药物研发上市后已经惠及了全球,治愈了大约200万患者


丙肝之后是乙肝。吉利德科学全力推进乙肝药物的研发。目前中国和欧美指南推荐乙肝抗病毒的一线药有三个,其中两个来自吉利德科学[5][6][7]。其中,最近刚刚完成的医保目录谈判的TAF(韦立得®)也成功被收录。这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因为中国是全球乙肝感染者最多的国家。


艾滋病治疗过去没有单片疗法的时候,接受鸡尾酒疗法的病人每天要吃一大把药,药物效果不是很好,而且药物之间相互作用对患者的影响很明显。2006年吉利德科学上市了全球第一款日服单片治疗艾滋病药物Atripla(efavirenz+ TDF + FTC),自从有了这个复方制剂,病人一天吃一片就可以了。这被誉为又一个里程碑式的创新。


当今的艾滋病疗法不断革新,如今,吉利德科学的全球创新药物比克恩丙诺片(必妥维®)和艾考恩丙替片(捷扶康®)也已经在国内获批。在中国,艾考恩丙替片已经通过谈判进入2019医保目录,将可以惠及更多的中国患者朋友们。


2019年新版医保目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但考虑到患者治疗的迫切性,吉利德科学公司决定对进入医保目录的药物提前执行新价格,让更多患者早日受益。其中,HIV药物已于2019年12月5日起执行医保价格。丙肝药物已于2019年12月20日起执行医保价格。吉利德的创新药以平价惠及国内更多丙肝、乙肝、HIV/艾滋病患者。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传染性疾病威胁着人类的健康。以病毒性肝炎为例,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到2030年,要实现新发感染率降低90%,相关死亡率下降65%[8],要使得90%感染者得到诊断,使80%符合条件的患者得到治疗[9]。要想实现这一目标,无论是诊断率还是治疗率,我们都还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艾滋病可防可治。乙肝病毒的管控与慢性疾病区别不大,一天吃一片药就可以实现控制。丙型肝炎在当下已经可以实现治愈。但是,公众对这些疾病的正确认知还很缺乏。要想减少传染性疾病的发病率、提高治疗率以及降低死亡率,我们需要共同推动公众对疾病的正确认知,提高疾病诊断率,采用创新规范的治疗方案,帮助患者实现早诊早治。”罗永庆先生说道。


作为全球顶尖生物制药公司,吉利德科学用短短32年上市超过25个产品,覆盖HIV / 艾滋病、乙肝、丙肝、心血管疾病、囊性纤维化、呼吸系统疾病和抗真菌领域。自2016年进入中国以来,吉利德科学不仅提供创新解决方案,还要推动提高药物可及,让患者有药可医,已将乙肝、丙肝和HIV/艾滋病领域的8款全球领先的专利创新药品引入中国,帮助解决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这次进入医保的4款药物全是在中国上市不到一年的创新药,聚焦乙型肝炎、丙型肝炎以及艾滋病三大领域。


罗永庆先生表示:“乙肝是中国面临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丙酚替诺福韦(TAF)上市为乙肝病毒感染者提供了更好的治疗选择。丙肝新药的上市,为绝大多数丙肝病毒感染者提供了可以治愈的解决方案。至于HIV/艾滋病的治疗,日服单一片剂已经可以实现一天一片药,能极大提高感染者的生活质量,只要接受规范治疗,积极配合,HIV感染者的预期生命和生活质量与健康人群相差无几。”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2016年,吉利德科学走进了中国。罗永庆是吉利德科学中国的第一名员工,从零开始,脚踏实地,一直以创业者的情怀,秉承初心,砥砺前行。


罗永庆先生介绍,吉利德科学来到中国有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用更快的速度,引进全球创新治疗方案,这一点目前已经实现;第二个目标是,将获批上市的药物惠及更多患者,这一点也将通过医保准入而实现;第三个目标是,为吉利德科学在中国探索出一条不同于其他制药公司的商业化创新路径,这一点我们还在路上。


“在中国走商业化道路,最重要的是靠创新模式以及合作。一直以来,吉利德科学专注于做自己觉得最有价值和最擅长的事。新产品上市初期,我们会与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医疗公司、移动电商公司、商业保险公司等建立合作,通过双方资源的整合发挥最佳效果。接下来,我们还会花更多的时间思考,究竟该用怎样的创新商业模式和创新方式惠及更多患者,而这也将是我们未来努力的一大方向。”罗永庆先生强调。


上个月,罗永庆先生代表吉利德科学与中国医保局谈判之后立即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采访之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表示,要代表中国的丙肝病人感谢吉利德科学公司,感谢吉利德在丙肝药品竞争性谈判中展现的诚意。医生们也纷纷对医保谈判的结果感到震惊,表示吉利德科学在拓展创新药品在中国的可及性方面诚意十足,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令人特别感动。


关于吉利德科学在大幅降价与医保准入之间,如何平衡商业利益与社会价值?罗永庆先生说:“我一直的观点都是:企业的选择是在产品让患者可及、政府医保可承担、企业研发可持续的三者之间找到共识共赢的平衡点。这是战略选择,更是价值观的抉择。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2019年有两个词在医药研发界频繁出现,一是创新,一是合作,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吉利德科学跟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公司有什么样的合作规划呢?


罗永庆先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目前全球包括吉利德科学在内的大跨国公司前二十名上市的药品只有三分之一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差不多三分之二都是通过合作或者收购、兼并、联合开发来实现产品的商业化。毫无疑问,吉利德科学在这方面也非常积极主动。吉利德科学全球CFO Andrew Dickinson先生今年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做了主题演讲,介绍了吉利德在中国的策略,强调和中国本土的研发公司、制药公司合作是公司在中国进一步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中国有非常宝贵的医患资源,为了推动创新药物可以更加同步全球时间在国内获批,吉利德也在规划全球多中心的临床试验项目,将中国在药物研发的更早期加入,比如临床一期、二期。中国在病毒性疾病方面有比较好的医患资源,吉利德科学将规划在研项目时充分考虑这一点。


罗永庆先生相信未来中国肯定是吉利德科学全球新药临床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吉利德科学2019年媒体沟通会选在北京的船山书院举办,也体现了罗永庆在过去三年来领导公司发展中的思考:“船山先生”提出“经世致用”的思想。所谓经世致用,就是直面社会现实中,身体力行,用所学所用解决国计民生问题。医药行业如果能够身体力行地去联合多方,是可以帮助解决民生问题的。有人说,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从这个角度讲,商业利益与社会价值是健康的行业生态的一体两面,对立统一。罗永庆表示:“经世致用不是空谈理论,而是知行合一,身先士卒。对此,吉利德科学一直在努力。


吉利德科学,世界之林中的一棵“治愈之树”,为人类的治愈而生。


我们感谢吉利德科学32年来的卓越贡献和付出,也祝愿它永葆青春,带给我们更多更加精彩的治愈故事!



参考资料:

[1] Mcquaid T, et al. J Clin Transl Hepatol, 2015, 3(1):27-35.

[2] Zhang, S, et al. Current advances in the elimination of hepatitis B in China by 2030. Front. Med. 2017;11(4):490501. https://doi.org/10.1007/s11684-017-0598-4 .

[3]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9-12/03/content_1959382.htm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行业标准《丙型病毒性肝炎筛查及管理》2014

https://wenku.baidu.com/view/f88c79020508763230121202.html

[5] 王贵强.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J].中华传染病杂志(电子版), 2019, 37(12):711-736.

[6]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 EASL 2017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on the management of hepatitis B virus infection. J Hepatol (2017),http://dx.doi.org/10.1016/j.jhep.2017.03.021

[7] Update on preventi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chronic hepatitis B: AASLD 2018 hepatitis B guidance[J]. Hepatology, 2018, 67(4):1560-1599.

[8] 乙型肝炎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b  

[9] 世界卫生组织 | 2017年世界肝炎日:消除肝炎 https://www.who.int/campaigns/hepatitis-day/2017/event/zh/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吉利德科学,“治愈之树”,为治愈而生!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