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主持人: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 吴晓滨

嘉宾:

国家癌症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 石远凯

绿叶生命科学集团董事局主席 刘殿波

恒瑞医药董事长 孙飘扬

康哲药业董事长 林刚

吉利德科学全球副总裁及中国区总经理 罗永庆

药明康德联席CEO 胡正国

生物芯片上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郜恒骏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 吴晓滨

吴晓滨:中国医药行业向创新转型中间最大的痛点是什么?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国家癌症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科学园肿瘤医院副院长 石远凯

石远凯:这些年原创药物越来越多,让临床研究也越来越多,一些国内研发的重要原创药物还得到了国际上的高度认可,在整个国际学术期刊、大牌杂志上,国内原研药物好的研究结果不断被承认和发表,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与此同时,这些药物和临床需求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空档,我们需要研发出更多更好的药物以满足临床需求。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恒瑞医药董事长 孙飘扬

孙飘扬:最大痛点在临床和上市。新药从研发到上市一般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其中七年左右时间都在临床,我们国家临床资源很丰富,但是能做临床试验的资源却很紧张,国内临床的一些相关规范有待加强。

第二点,新药上市后如何能有更好的回报,发挥更好的社会效益,这对于药企来说也是一大挑战。现在医保谈判进一步加快,相信随着政策的改变,对大家创新积极性的提升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康哲药业董事长 林刚

林刚:过程中的痛点首先看观念,药品创新要满足尚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不是为了赚钱,只要能满足这种需求,钱一定能赚到。我们现在的产品是考虑这个钱好赚,还是做出来对老百姓有用,目的是需要思考的。

第二,没赢之前要先想输,我们作为药企先想好准备输多少,这个过程中才可能会赢,因为全世界都不是高成功率,现在我属于泼冷水的,要清醒一点。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吉利德科学全球副总裁及中国区总经理 罗永庆

罗永庆:虽然大家在同一个领域存在竞争,但中国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需求,中国有980万的患者,现在已经治疗的患者还是非常少,大概两百万左右,这个市场还有巨大没有被满足的需求,从知晓率到诊断率和治疗率都非常低,我们的同行不管是像吉利德这样还是本土企业,潜力非常大。

潜力要落地,解决患者的支付问题很关键。2017年36个创新药纳入医保,现在正在进行谈判,整个医疗支付体系有了非常大改善,但还不够,作为企业来讲,我们还期待有更大的力度。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药明康德联席CEO 胡正国

胡正国:当下中国新药发展面临人才缺乏和药品支付两个痛点。一是中国在新药研发和临床研究阶段人才急缺,有些情况下中国的人才比美国的人才还要贵。二是目前国内医保准入过程比较长,国内估值较高的新药在上市后,支付体系能否支撑住,将会是一个挑战。而参考美国的经验,完善的商业保险可以让新药更快到达患者手中。希望国家的医保、第三方保险能够普及并覆盖更多市场,让病人能够更快地用上新药好药。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生物芯片上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郜恒骏

郜恒骏:医药创新注入持续性的生命里有两个关健词,一个是创新,一个是持续性。在过去这么多年,我们国家的医药创新,如果分两大类,一个是二次创新,一个是原创,我们可能有原创,但是更多的是二次创新,我们的仿制药很多,这是很大的痛点。

第二个痛点,中国临床生物样本资源非常发达非常丰富,但是在过去这么多年里,我们没有很好利用这些临床资源,反而国外大药厂用得更多。如何更好利用这些临床医疗资源,是一个痛点,中国的临床研究非常薄弱,其实不在基础研究。

吴晓滨:中国在新药研发的临床试验方面,与美国相比差在哪儿?

孙飘扬:美国整个临床实验的专业化程度很高,中国专门做临床的医生、专门做临床的门诊,包括整个实验和一整套的管理确实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国外现在BE实验很多都是在印度做的,因为印度把这个作为产业来发展,如果我们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也会形成一个产业,这对于对临床研究、新药上市,及推动中国人民的健康都有好处。

石远凯:研究还是要以临床需求为导向,这个很重要。有些问题是临床发现了再回过头通过实验室工作再回到临床。现在回过头看过去的20年,中国的临床研究取得了不可同日而语的进步,不能总是横向和国外对比,中国进步的速度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临床实验是临床研究水平一个最主要的出血点,临床实验如果能做得非常好,中国整个临床研究,包括病人研究也会逐渐完善。

本文版权属于E药脸谱网(www.y-lp.com),转自E药经理人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有深度有温度的医药研发公众号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推 荐 阅 读

医药行业一份劲爆名单披露,一出好戏上演!

谢雨礼博士 | 第11届世界华人药物化学研讨会亮点评述

中国唯一获批肺癌适应症的PD-1抑制剂Opdivo终于上市了!

欧开了!狄达了!沃来了!| 首个免疫肿瘤治疗药物欧狄沃™(Opdivo®)领衔登陆中国市场!

原创首发 | NASH新药研发的一些深度思考

Opdivo第3季度正式开卖,开启中国肺癌治疗新时代

定了!欧狄沃(O药定价9260RMB(100mg),28日将在中国多城市开售

CCTV | 国内首个PD-1抑制剂获批上市,惠及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Keytruda的故事

干货!极简CAR-T漫画!简到崩溃,干到落泪!

默沙东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在华获批

重磅消息:治好了美国前总统卡特的神奇抗癌药Keytruda,正式在中国上市!

【重磅新闻!】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脑部癌细胞消失,让世界再次聚焦PD-1/PD-L1重磅炸弹!

这些文章阅读总量过百万,您都看过吗?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在恒瑞孙飘扬、吉利德罗永庆、绿叶刘殿波等大佬眼中,这才是中国新药最大的痛点

欢迎联系我们!drugtimes@qq.com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