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撰文 |紫薯

2017年12月7日

● ● ●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蛋白激酶与众多的生理过程关系密切,包括细胞增殖、存活、凋亡、分化等等。而蛋白激酶的功能异常会导致许多疾病,如肿瘤、自身免疫炎症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等。蛋白激酶是一个理想的药物干预靶点

根据结合模式的不同,蛋白激酶小分子一般可分为6大类型。I型ATP竞争性抑制剂,结合活性态激酶结构域,II型ATP竞争性抑制剂,结合非活性态激酶结构域,III型竞争结合非ATP口袋附近的别构位点,IV型为竞争结合非ATP口袋远端的别构位点,V型竞争结合复合位点,如双底物位点等,VI型非可逆竞争结合ATP口袋位点。

绝大多数已经获批或正在临床研究的激酶小分子抑制剂都属于I型或II型。它们均直接竞争ATP结合部位,其主要特点是选择性相对较差。另一种策略靶向激酶的非ATP结合位点,从而期望能够大大提高特异性和克服耐药性。这类别构抑制剂即为III型或IV型激酶抑制剂。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激酶别构抑制剂真的能够如人所愿吗?我们结合几个激酶别构抑制剂略作分析。

MEK1/2别构抑制剂Trametinib

Trametinib 于2013年5月获批单药用于携带BRAF V600E突变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是FDA批准的第一个激酶别构抑制剂。它能够竞争结合非ATP结合区域附近的别构位点,并抑制MEK1/MEK2的磷酸化活性,属于III型的激酶抑制剂。Trametinib耐药突变多发生于单药治疗6-7个月后。为了克服耐药性,2014年1月,FDA批准了Trametinib与BRAF抑制剂联用的治疗方案。

Trametinib最初是通过高通量细胞活性筛选的方法得到的。它的确是高选择性的,高活性的MEK1/MEK2别构抑制剂。但它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一样能够有效地克服,抑或延缓耐药性。虽然获得性MEK1/MEK2突变没有出现,但旁路信号通路成为其主要耐药机制。与BRAF抑制剂联用延长了PFS至12个月左右,但仍旧有新的耐药机制产生。

好在对黑色素瘤患者而言,BRAF突变与免疫疗法并无排他性。即使靶向耐药的患者仍旧能够使用免疫疗法。

由此可见,别构抑制剂也许没有我们最初设想的神奇。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Array的 TRKA 选择性别构抑制剂 ARRY786

Array的药化很强。其ARRY470,即卖给LOXO Oncology的Larotrectinib (LOXO101)。LOXO-101是非选择性的TRKA、B、C等效的竞争ATP结合部位的小分子抑制剂。今年ASCO报道了基于17种不同肿瘤类型的积极临床数据,正准备今年底或明年初申请NDA,有望成为第一个泛组织化的靶向激酶抑制剂。LOXO的二代也由Array设计,叫LOXO-195。德国制药Bayer最近以高达15.5亿美元的价格基本买断LOXO的TRK靶点权益。

Array的基于晶体结构设计的ARRY786, 是专门选择性的针对TRKA 的别构抑制剂,活性达到低nM,对TRKB,C的选择性超过千倍。ARRY786的结构没有披露,也不清楚它是III型还是IV型。Array没有开发其在肿瘤方面的适应症,而是集中在重度镇痛上的应用。初步的临床前实验结果表明其镇痛活性可以与辉瑞的NGF生长因子的抗体Tanezumab,及非选择性的TRKA,B,C小分子抑制剂相媲美。ARRY786较大的缺陷之一在于其有不少血脑屏障穿透活性,导致其临床实验迟迟未能开启。假如镇痛重磅新药Tanezumab最终能够获批,并成功打开市场,小分子选择性TRKA的抑制剂前景应该是非常广阔的。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诺华EGFR “四代”小分子激酶抑制剂EAI045

诺华开发的基于蛋白晶体结构设计的4代EGFR别构抑制剂EAI045能够在体外选择性的抑制敏感突变型的EGFR,包括EGFR门控突变T790M,以及3代EGFR的TKI AZD9291产生的耐药突变C797S,而不抑制野生型的EGFR。从结合位点看,应该是III型激酶抑制剂。可是EAI045在小鼠模型上没有表现出抑制肿瘤生长的活性。推测也许受肿瘤微环境的影响,其别构结合位点比较容易被旁代的EGFR活性构象替代,固不能形成稳定的非活性抑制状态。

EAI045 只有与EGFR的抗体合用,才能有效的抑制小鼠模型中敏感耐药突变的肿瘤生长。但由于EGFR的抗体本身不能有效的区分野生型及突变型的EGFR构象,在非小细胞肺癌EGFR敏感突变人群,其毒性时常大于疗效获益。不看好二者联用的前景。

总之,对EAI045能否进入人体临床实验持悲观态度。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诺华的 ABL 别构抑制剂ABL001

主角来了。

诺华开发的治疗慢性髓系白血病(CML)的ABL抑制剂Imatinib成功使得原来致死率很高的CML变成了慢性病。许多患者只要按时服药,就不会受到CML对正常预期寿命的影响。同时,二代及三代ABL也已经得到广泛应用,可以克服大部分耐药性突变。

Imatinib靶向白血病CML已经成为目前理想靶向疗法的最佳代言人。这也是靶向疗法目前的最好结果,而在固体瘤中,我们多数情况下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诺华在早期开发ABL抑制剂时,曾经用高通量细胞活性筛选的方法得到ABL的别构小分子抑制剂,叫GNF-2。但由于诺华的一代ABL 激酶抑制剂Imatinib及其二代Nilotinib的巨大成功,诺华早期对ABL别构抑制剂的进一步开发比较缓慢。但最终,其研发部门还是重新开始推进ABL别构抑制剂的项目,最初目标是要克服ATP竞争性抑制剂的突变耐药问题。

活性更高的ABL的抑制剂ABL001被开发出来。临床前,及初步临床实验结果发表在今年初的Nature上。ABL001 竞争结合ABL的肉豆蔻酰口袋(myristoyl pocket),活性高,选择性好,应该属于IV型激酶抑制剂。跟预想的一样,ABL001 能够有效地克服各种ATP竞争性抑制剂产生的激酶活性区域的各种突变。然而,ABL001 也产生了自己别构结合部位相关的多种突变。

去年美国血液学年会(American Society of Hematology,ASH)会议显示ABL001单用疗效跟竞争性激酶抑制剂类似,它的耐药性产生的也比较快,没有更多的亮点。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但是,ABL001 联用ATP竞争抑制剂的临床前数据非常令人振奋,表现出非常强大的治愈潜力。为此,诺华开了多个与ATP竞争性ABL激酶抑制剂联用的临床治疗方案,包括其一代Imatinib,二代Nilotinib,甚至包括竞争对手BMS的二代Dasantinib。目标在于把慢性病进一步变成治愈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据说这个月即将召开的ASH年会有联用的临床实验数据披露,不知是否属实,翘首以待。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小结

激酶别构抑制剂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在于能够获得更高特异性。这在非肿瘤疾病的应用上具有更大的优势,可以大大降低潜在的毒性,如镇痛、自身免疫等。

肿瘤治疗领域,极高的选择性并不能总是带来更好的安全/获益比。肿瘤细胞具有异质性,和快速突变进化的特性,高选择性反倒容易导致获得性突变或旁路耐药。就像诺华的四代EGFR别构抑制剂,很可能是由于替代的EGFR活性构象造成其临床前动物模型就已经丧失活性。

我们对肿瘤靶向治疗的“惊喜”给出了更高的标准,对治疗效果已经很好的慢性髓系白血病来说,我们期望从更多的慢性病,到更多的治愈,而联用别构抑制剂与ATP竞争抑制剂给了我们崭新的希望。

参考文献

  1. FDA-approved small-molecule kinase inhibitors. Wu P, Nielsen TE, Clausen MH. Trends Pharmacol Sci. 2015Jul;36(7):422-39. doi: 10.1016/j.tips.2015.04.005. Review.

  2. Advances of small molecule targeting of kinases. Berndt N, Karim RM, Schönbrunn E. Curr Opin Chem Biol. 2017Aug;39:126-132. doi: 10.1016/j.cbpa.2017.06.015. Review.

  3. Classification of small molecule protein kinase inhibitors based upon the structures of their drug-enzyme complexes. Roskoski R Jr. Pharmacol Res. 2016 Jan;103:26-48. doi:10.1016/j.phrs.2015.10.021.

  4. Allosteric MEK1/2 inhibitors including cobimetanib and trametinib in the treatment of cutaneous melanomas. Roskoski R Jr. Pharmacol Res. 2017 Mar;117:20-31. doi: 10.1016/j.phrs.2016.12.009.

  5. http://www.arraybiopharma.com/files/6313/9810/8021/PubAttachment587.pdf

  6. Overcoming EGFR(T790M) and EGFR(C797S) resistance with mutant-selective allosteric inhibitors. Jia Y et al. Nature.2016 Jun 2;534(7605):129-32. doi: 10.1038/nature17960.

  7. The allosteric inhibitor ABL001 enables dual targeting of BCR-ABL1. Wylie AA, etal. Nature. 2017 Mar 30;543(7647):733-737. doi: 10.1038/nature21702.

本文独家首发于微信公号《药时代》(原《医药研发社交平台》)。

文中仅代表个人观点。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微信群!

欢迎媒体、自媒体、报刊、杂志等署名作者、出处转载!

作者: 紫薯

出处: 药时代(ID:drugtimes)

编辑:Walker 配图:网络

—— 欢迎欣赏作者的其它原创文章!——

  1. 里程碑!FDA首次批准基于NGS的大型致癌基因组合作为体外检测标准(2017-11-17)

  2. 胆管癌靶向、免疫疗法最新进展小结(2017-11-02)

  3. 结直肠癌的化疗、靶向疗法、免疫疗法与“边际”效应(2017-10-15)

  4. 自噬诺奖一周年 | 靶向自噬的肿瘤药物研发前景浅析(2017-10-01)

  5. JAK-STAT 信号通路靶向药物浅析(2017-09-18)

  6. 原创首发 | 肾癌靶向、免疫疗法现状及组合前景(2017-08-29)

  7. 原创首发 | FDA的开路先锋 — 辉瑞/礼来强效镇痛新药万人临床试验的汇总小结(2017-08-07)

  8. 原创首发 | 靶向巨噬细胞的肿瘤药物研发进展(2017-07-19)

  9. 原创 | 靶向药物间歇给药临床进展大利好?(2017-06-20)

  10. 原创 | 肿瘤融合基因突变靶向药物最新进展(2017-06-09)

  11. 早中期非小细胞肺癌靶向、免疫疗法最新进展(2017-05-23)

  12. 晚期肺癌怎么“诊+治”,看MSKCC的临床试验总结(2017-05-02)

  13. 原创 | 肺癌靶向药物最新进展,耐药机制及对策(2017-04-10)

  14. 非阿片类镇痛潜力靶点:从CIPA发现的NGF-TRKA通路(2017-03-06)

  15. 液体活检市场前景浅析:千亿美元的大金矿还是画大饼,白日梦?(2017-02-26)

  16. 厉害了,肿瘤液体活检!cfDNA伴随诊断成功案例分析(2017-02-12)

  17. 细胞凋亡靶向小分子药物研发和应用前景浅析 | 附我心目中的细胞凋亡科研大牛榜(2017-01-27)

  18. 【重磅原创】非小细胞肺癌ALK耐药分子机制最新动态(2016-08-01)

  19. 【重磅原创】白血病靶向药物最新进展(2016-07-29)

  20. 【原创】最靠谱的HPV肿瘤疫苗为什么在美国推广不力,在国内港游却热爆?(2016-07-03)

  21. 【原创文章】肿瘤免疫疗法那么贵,中间停药获益会持续吗?(2016-06-25)

  22. 【重磅原创独家首发】肺癌靶向药物最新进展(2016-06-12)

  23. 【原创】大牛Stephen Fesik的下一个目标盯上了谁?Mcl-1 靶向药有潜力成为下一个重磅吗?(2016-06-07)

  24. 【重磅原创】艾伯维与罗氏联合开发的靶向药Venetoclax究竟好在哪?浅议Bcl-2靶向药Venetoclax的潜在优越性(2016-05-23)

激酶别构抑制剂,会带给我们惊喜吗?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紫薯的更多精彩文章!

↓↓↓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