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编者按

【医药研发社交平台】

隆重推荐

纽约时报刚刚发表的文章

Harnessing the U.S. Taxpayer to Fight Cancer and Make Profits

我们对此文章进行了翻译/编译,

与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

仅供个人阅读欣赏。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 你看 风筝在飞!~~~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原文题目:

Harnessing the U.S. Taxpayer to Fight Cancer and Make Profits

原文作者:

MATT RICHTEL,ANDREW POLLACK

发表日期:

2016-12-19

配图来源:

原文、百度百科,等

原文链接:

请点击【阅读原文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Steven Rosenberg博士 (左), 领导美国癌症研究所外科分部达42年之久;Arie Belldegrun博士,风筝制药(Kite Pharma)的创始人。照片来源:纽约时报的Jesse Dittmar, Emily Berl

全世界的人们对肿瘤免疫疗法(cancerimmunotherapy) 的热情不断高涨,Arie Belldegrun博士的财富也是如此。

Belldegrun博士,主治医师,共同创立了风筝制药公司 (Kite Pharma)。该公司可能于明年全球第一个将倍受期待的新免疫疗法推向市场。但即使现在没有产品,Belldegrun博士已经发现了金矿。

他持有的风筝制药公司的股票价值约1亿7000万美元。投资者纷纷与他一起获利,该公司的股价已从2014的17美元的初始价格飙升至目前的约50美元。

这一结果反映了当下人们对在免疫治疗的广泛的兴奋,该疗法利用身体的免疫系统攻击癌症,已挽救了一些濒临死亡的患者。他们也谈到了风筝制药的主要科学合作伙伴,美国政府,的价值。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风筝的治疗方法,一种被称作CAR-T 的免疫疗法,最初是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团队开发的,为首的是Belldegrun博士的老朋友和导师。现在风筝公司每年支付数百万美元给政府,以支持致力于该公司开发项目相关的持续的研究。

这种关系把美国纳税人置于一个最热门的新药市场中间。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纳税人是否也得到了好的回报呢?

支持者说,这种伙伴关系将可能给患者带来拯救生命的疗法,这方面美国政府本身无法做到,这才是最重要的。

批评者说,纳税人将为同一个药物支付两次,第一次是支持其开发,第二次是购买它,而制药公司获得财务上的效益。

“如果这不是一个政府资助的癌症治疗,比如说,如果它是一个新的太阳能技术,一些私人投资者从纳税人资助的发明中赚取大量利润,想想都感到可耻,”James Love说,知识生态国际(Knowledge Ecology International)的导演。该机构是针对药品可及性的宣传组织。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Rosenberg博士和Belldegrun博士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Belldegrun博士于1985加入癌症研究所,成为Rosenberg博士研究组的一名研究员。图片来源:风筝制药

这场辩论针对的正是国家面对的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不断上升的医疗和药品价格。风筝制药是越来越多依赖于联邦实验室的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之一。分析师预计该公司将对其开发的新的治疗收取患者至少200,000美元,该疗法被计划作为患者的一次性治疗。

虽然法律允许政府对私营公司合作伙伴要求药品价格优惠,政府拒绝对风筝制药这样做,一般都不屑于实施。

联邦研究人员认为,坚持降低价格会赶走创新伙伴,而正是他们加快药物开发进程,造福患者。但其他人说,政府做了这么多关键性的研究,私营公司是无法放弃的。

“市场是如此的依赖来自政府和学校实验室的知识和技术诀窍,” Aaron Kesselheim博士说,他是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负责监管、药品和法律的项目总监。

价格限制,他说,“不会突然导致公司彻底放弃这条管线。这不可能。”

药品生产商不可能放弃免疫治疗,这其中大有希望的科学已经掀起了一场“淘金者”的心态,这是跟踪药物许可交易的生物科学顾问公司的Mark Edwards的观点。

国家卫生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是国家癌症研究所(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的上级机构,目前与公司合作的研究协议大约有400项,并向私营公司授权了数百项专利发明.。

风筝制药的管理者和国家卫生官员将他们的伙伴关系描述为三十年前由国会建立的一个体系的典范.。该体系开发了抗癌药物紫杉醇、艾滋病药物Prezista、两种宫颈癌疫苗、广泛用于HIV感染的检测,以及其它方面的创新。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Rosenberg博士在他的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癌症研究所的实验室。他认为,政府实验室和药物公司之间的伙伴关系是“绝对必要的,否则许多发现不会看到光明的”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Jesse Dittmar

风筝的第一个药物,称为KTE-C19,每年可能帮助美国成千上万的血液系统肿瘤患者。华尔街分析师称,如果它成功,每年可产生10亿美元至20亿美元的销售额,使之成为政府研究中最赚钱的药物

但政府从风筝的任何成功中可获得的份额将是一般般,比一些学术研究团体获得的低了很多,这些团体从免疫治疗交易中争取到数亿美元。

联邦官员反驳说,纳税人得到的奖励不是钱,而是药品本身。

“这正是事情的发展方向,” Steven Rosenberg博士说。他曾主管国家癌症研究所手术部42年,领导了风筝的疗法的研发工作。他说,这种伙伴关系是“绝对必要的,否则许多发现不会看到光明的那一天。”

此外,政府官员说,主导这些交易的公司自身必须承担重大的财务风险和支出,没有什么能够保证该药物将被批准。

风筝制药说,它在研究和开发上花费了超过2亿美元,包括开展比癌症研究所进行的规模更大的临床试验,最近花了约3000万美元建造了一个工厂,将能够治疗每年多达5000名患者。

Rosenberg博士说,设定药品价格是“为了市场”。

公私伙伴关系

像许多商业交易一样,这个开始与个人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在Rosenberg博士和Belldegrun博士之间。

从以色列医学院毕业,在直升机上为以色列军人做手术,并完成在布里格姆与妇女医院的住院医师培训,Belldegrun博士加入美国癌症研究所,成为Rosenberg博士研究组的一名研究员。1985年,Belldegrun博士投入到Rosenberg博士的一个新项目中,从癌症患者体内提取抗击肿瘤的免疫细胞,在实验室扩增,之后把它们放回人体中。

“他是参加者中更优秀的人之一,” Rosenberg博士说。他今年76岁,被广泛认为是癌症研究权威。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Belldegrun博士 (中) 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风筝制药上市。该公司于2009成立,于2014上市。图片来源:Nasdaq,2016年

1988年研究员资格结束时,Belldegrun博士成为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与Rosenberg博士保持联系。最终,Belldegrun博士在67岁时开始创业。他成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Agensys,由一个大的公司超过5亿美元收购。他也参与了Cougar Biotechnology公司。该公司开发的前列腺癌药物Zytiga由强生公司于2009年以10亿美金收购。一个月后,Belldegrun博士和同事们及投资者们成立了风筝制药公司,探索肿瘤免疫治疗。

同月,佛罗里达州一位名叫Eric Karlson的海洋承包商,接受四次治疗之后,其非霍奇金淋巴瘤继续恶化,成为Rosenberg医生治疗的第一个病人,使用的药物最终成为KTE-C19。治疗包括去除Karlson先生血液中的一些免疫系统T细胞,通过基因工程使得它们识别和攻击癌症,在实验室将T细胞大量扩增,之后转移回患者身上。两轮这样的治疗之后,Karlson先生仍然活着,没有癌症,已经八年。

风筝公司最初以为会开发一种被称为肿瘤疫苗的免疫治疗方法,但在2010年,Belldegrun博士访问了Rosenberg博士,看了Karlson先生和第二个病人的X-光照片。

Belldegrun博士被震惊了。“我毫不怀疑,这将成为一种药物,更重要的是,它将成为多种产品的平台,” 他回忆说。“我们再也没有回头。”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国家癌症研究所和风筝制药在2012年签订了一项协议.。这是政府和该公司之间的八份合同中的第一份。合同一般有两种形式.。

在第一种类型的合同中,风筝获得发明专利许可并同意支付政府特许权使用费,为特定专利衍生的商业产品的销售额的5%。然而,对KTE-C19来说不存在这样的授权,因为癌症研究所没有对疗法申请专利,所以特许权使用费将是最低的。

官员说机构没有申请专利是因为该治疗类似于别人已经开发的方式。此外,2007年该治疗第一次被发明时,免疫疗法被认为商业前景暗淡无光。

“当时,我们甚至没有考虑商业方面,” James N. Kochenderfer博士说,作为一名科学家,他在Rosenberg博士的研究小组工作时设计了这一疗法。

第二类合同称为合作研究和开发协议。风筝给癌症研究所提供资金以支持研究。风筝现在每年支付300万美元到Rosenberg博士的实验室,自2012年以来已提供了总额750万美元。根据其注册申报,风筝每年支付总额780万美元在研究协议和许可证上,至少有400万美元给了癌症研究所,其余的给了学术或企业合作伙伴。

纳税人也投资了。Rosenberg博士估计,过去这些年里政府花费了大约1000万美元在KTE-C19上。他说,风筝每年的300万美元相当于纳税人在该领域资助的资金,帮助加快了研究的速度。

这些天,风筝和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通常包括Rosenberg博士和Belldegrun博士,每星期四通过电话会议商讨90分钟。风筝的员工在癌症研究所花了很长时间学习如何生产治疗药物和如何使用化疗提前做准备。

我们不应该低估NIH的重要性和研究价值,不仅是对于风筝制药,而是对于整个转基因T细胞治疗领域,” Belldegrun博士说。当风筝与癌症研究所签署第一笔交易时,他说,它“利用了他们已经完成的长达六年的里程碑工作。”

一些免疫治疗竞争对手惊讶于该公司成功利用了国家机构的专业知识。“他们把20年的研究一勺端了,” Carlos Paya博士说,免疫设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在探索一种不同的方法。

但是政府官员说很少的,如果有的话,其它公司当时在Belldegrun博士来电话的时候对该技术感兴趣。Rosenberg博士说,在风筝公司之前,包括强生在内的几家公司已经看了他的技术的一个早期版本,但由于治疗涉及每个患者的细胞,所以他们很谨慎。

政府开发的可授权给公司的技术都张贴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网站上。当该机构打算向特定公司颁发许可证时,该公司将在联邦注册处公布,邀请公众意见和可能的竞争要约。官员说,风筝项目中两个步骤都实施了。

风筝没有得到癌症研究所在该领域开发的一切。其它一些公司,包括Opus Bio和Bluebird Bio,获得了一些产品的权利,部分是因为该公司的研究人员的特殊专长为国家机构的研究者所需。但风筝似乎已经获得平衡,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技术提供了风筝潜在产品管道的绝大部分,风筝在使产品多元化。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风筝制药使用这张幻灯片向潜在投资者介绍该公司与Rosenberg博士的关系。

Rosenberg博士表示对与风筝的关系之商务方面不感兴趣。他不拥有任何公司的股票,甚至是风筝制药,尽管如果风筝公司的努力成功,他每年可以获得150,000美元的专利使用费。

Belldegrun博士,与他的导师相比,有着商业天赋。他以精炼的商业着装闻名,居住在洛杉矶贝莱尔地区,在华尔街或高等社会如同在手术室一样轻松自如。

风筝与肿瘤研究所的关系是其吸引投资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一些介绍中,Belldegrun博士展示了一张自己和Rosenberg博士在他们年轻时的照片。他说服Rosenberg博士于2015六月在风筝制药的第一次大投资者会议上演讲,这是Rosenberg博士唯一一次与华尔街谈话。

在知识生态国际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要求获得的邮件中,Belldegrun博士盛赞Rosenberg博士的演讲,把华尔街分析师基于会议撰写的投资报告发给了Rosenberg博士。

“感谢您尽力来到纽约!”Belldegrun博士写的。“我听到的全都是关于您的到场和演讲的精彩溢美的评论。”

一个“合理”的问题

私人公司对政府资助的研究的依赖远远超出像风筝这样明显的案例。在许多情况下,公司与大学或医疗中心合作,而这些大学和中心又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320亿美元年度预算中获得资助。

例如,风筝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诺华公司和Juno公司,主要从学术机构中获得了类似的免疫疗法,其开发工作至少部分是由政府资助的。诺华公司与宾夕法尼亚大学有关系,Juno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弗莱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和西雅图儿童医院有关系。

“最重要的药物那里,你会看到一些公共部门的参与,” Bhaven Sampat说,哥伦比亚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系副教授,一项研究的作者之一。该研究发现1998年到2005年间批准的所有药物中9%是直接基于公共部门持有的专利。但47.8%的药物至少间接地依赖于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Eric Karlson先生这个月在他的家乡佛罗里达州马可岛。Karlson先生的非霍奇金淋巴瘤被Rosenberg博士成功治疗,使用的疗法后来成为KTE-C19。图片来源:纽约时报Scott McIntyre。

对于医学上更重要的药物来说这些数字更高:17.4%有直接的公共部门的专利,而64.5%至少有间接的公共部门的影响。

这些数字从上世纪80年代之前开始急剧上升,这样的合作和许可协议是被1980年Bayh-Dole and Stevenson-Wydler 法案和1986的联邦技术转移法所鼓励的。这些法律被认为快速启动了生物技术产业。

但从一开始,就有人怀疑纳税人得到的是否是一笔不好的交易。

(未完待续)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重要声明

译文仅供个人阅读欣赏。

版权归版权拥有者所有

我们对译文质量负全部责任。

欢迎点击这里,了解更多重要声明联系方式

欢迎老师、朋友们批评指正!

衷心感谢原文作者!

感谢朋友们!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CAR-T背后的故事!你看你看 风筝在飞!~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