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作者/来源:兴业证券订阅号

药时代获得授权转载。衷心感谢!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药时代编者按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受到广大朋友们关注和期待的“新药创新,CMC先行!——2021第二届中国新药CMC高峰论坛”将于2021年11月10-12日在上海张江博雅酒店隆重举办。兴业证券董事总经理、研究院副院长、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博士将应邀出席并做嘉宾演讲,演讲题目是“中国药企的发展之路:从Biotech到BioPharma到Big Pharma”。

热烈欢迎朋友们加入我们,与徐博士、几十位行业领袖和专家、千位同药们欢聚一堂,共话中国新药研发的觉醒年代


编者按

      我觉得最珍贵的文化,是简单、团结、尊重专业,这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感受,也是我觉得最珍惜的地方。——徐佳熹


从2011年博士毕业加入兴业证券,到登顶首个新财富第一,徐佳熹只用了四年时间,在这之后的五年时间他又带领团队一连斩获五座新财富第一,这背后是超乎常人的自律。清晨六点五十到凌晨一点,这是徐佳熹日复一日的工作时间表。但当说到这些时,他很淡然,“不是只有我是这样的,相信大部分的卖方分析师都是如此。这个行业我相信很多人中途放弃,不是因为他不够努力,而是他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 


如他所言,卖方分析师中不缺聪明人更不缺努力的人,医药是被公认的“常青”赛道,同样这个赛道覆盖行业广,知识迭代快,也意味着更多的后浪推前浪。但即使身处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依然能保持一流的研究水平,这背后是热爱与传承。“希望找的工作既能学以致用,又对产业发展有帮助。证券分析师正好可以将上述两者结合。”这是徐佳熹加入兴业证券的初衷。成为证券分析师,对于生物学背景的他而言算是不小的跨界,但这个跨界者却表现得和他的前辈们一样出色。迄今徐佳熹团队是第一个在医药领域拿到六座新财富第一的卖方分析师团队。
 
“传承对于研究团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团队如果有传承的话,它会更知道怎么给年轻同事赋能。在兴证研究,不只是医药团队,宏观、策略、交运、化工等等好多行业,都是一代又一代首席的传承。很多时候客户选择你,不是因为你当下的强大,而是看到你后继有人。” 在说到这些年所取得的成就时,徐佳熹更多将之归功于兴证研究的优秀基因。


后疫情时代,随着居民生活方式的改变,互联网医疗、医药大健康等行业迎来高光时刻。身为兴证医药第五代首席,如今的徐佳熹正带着他的后辈继续在这条赛道上索理求真,捍卫兴证医药“梦之队”的荣誉。


本期嘉宾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徐佳熹  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 兴业证券董事总经理,研究院副院长,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2011年加入兴业证券,2014-2020年6次获得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医药生物行业第一名,最受保险机构欢迎分析师五连冠,金牛奖最具影响力分析师,并多次获得水晶球、Starmine、福布斯最佳分析师奖项。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药学进展》期刊编委,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上海市青年金才,对医药健康多个领域有深度覆盖,行业资源丰富。
(分析师证书号:S0190513080003)




01 学术与理想平衡下的职业选择

‍‍‍‍‍‍‍问:您生物医药学博士毕业就成为一名证券分析师,当时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


答:因为我在学校的时候比较活跃,学生工作做得比较多,当时想找一份能够平衡学术和兴趣的工作,毕竟本硕博九年时间,希望找的工作既能学以致用,又对产业发展有帮助,就发现有一个职业叫证券分析师,可以兼顾两个方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合点。


问:兴业证券给您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答:公司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包容,所有的人都很温和,但是又很自律、上进,非常靠谱。我认为靠谱是对于研究员非常高的褒奖。靠谱意味着你做事情言而有信,做所有的决定和推荐是慎之又慎的。你珍惜你的羽毛,珍惜你作为一个分析师的荣誉。兴证研究就是这样的。记得当时颜总(前兴业证券研究所所长、现大朴资产创始人颜克益)提前给我了一个口头offer,我就很安心地继续实习,实习期间我没有再往外面投过一份简历,领导承诺的offer也如约而至。我认为我能在兴业证券呆那么久,就是基于同事之间、与领导之间的超强信任基础。
 

问:年获得新财富第一,除了专业学术背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因素?


答:其实这个行业还挺大的,因为医药可能是市场上配置最多的几个行业之一。在新财富取得6年第一的团队,可能目前为止只有兴业证券。确实不容易,但仔细想想,也就做好两件事。


一是我们研究所经常说的一句话:拼命干,有章法。所谓拼命干就是这个行业,没有别的诀窍,入行的人智商都很高,情商一般也都在线,所以大家拼的是什么?拼的是勤奋,拼的是态度。第二是有章法,这里就讲一下团队的力量。我们现在A股加港股的医药团队一共16人,其实算是相当庞大的团队了。这些年我们的科研,包括我们新的成员的学术训练是与日提高的。我们团队有个特点,几乎所有人都是生物医药背景或者是生物医药与金融复合背景。此外还有五六位同事有实业界的背景。对于一个靶点的科学性研究,对于基因治疗、细胞治疗这些领域的研究,或者对于某一疾病的临床路径怎么建立,或是一线学术推广药该怎么卖,我肯定了解得比团队成员少。那么这时候就要发挥团队的力量,大家同心协力,相互交流,发挥各自的优势。

另外是对于90后乃至95后的新一代研究员,要知道他们职业发展的诉求,主动为他们后面几年甚至10年以上的成长去做一些铺垫,让这个团队能够持续地提升,成为一个有传承的团队。我已经是兴证研究医药团队的第五任负责人,一个团队如果有传承的话,它会有非常良好的记忆,会更知道怎么给年轻同事赋能。论自身知识结构我们肯定是需要不断更新的,论对于一些细节知识的了解,肯定是青出于蓝的,但我们拥有的是业界的人脉,是对于一些事情的宏观把控,是对于产业大发展趋势的更深刻了解,以及一些少踩坑或者不踩坑的经验性判断,这些东西是可以赋能给我们年轻研究员,让整个团队能够形成一个统一且有力的集体。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02 自由的前提是自律

问:卖方分析师的工作强度是巨大的,据说有一年您的飞行路程几乎覆盖整个中国地图,如此繁忙的工作日程,家人理解吗?

答:因为去年是疫情比较特殊,所以有小半年没办法出差,去年大概飞了60多趟。今年我又把东航的白金卡给赚回来了。大家知道白金卡平常时期是90个航段,一般来说我每年飞行大概在110~120次,还有多趟的火车旅程。这个是出差的一个状况。

平时如果是在上海的话,大概是这么一个工作节奏,每天早晨我差不多6:50起床,7:00~7:20是为数不多的能带领家里娃晨读的时间,之后7:30开始,有一个早间7:30栏目。利用投资人、客户们都在上班路程上的时间段,我们给大家讲报告和行业研究。8:30是研究院内部的晨会,之后会是一天的路演行程。晚上通常会有客户的一些餐叙交流,我们的组会一般是在晚上22点或者22:30开,开完差不多是23:30,有的时候也会到24:00,之后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差不多每天是凌晨一点睡觉。周末基本上是工作一天到一天半。

这个行业其实家人牺牲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我自己粗略地算过,一年里大概有150个小时我可以高质量陪伴小孩,但我一年在飞机上的时间可能有300个小时,所以我觉得研究员确实辛苦,但更辛苦的是研究员的家人,这确实需要家人很多理解。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很多研究员也很难安心工作。

这个赛道我相信很多人在中途放弃不是他们自己不够刻苦,是他们选择了其他的生活路径。有的时候难的不仅是自己是不是可以,难的是如何让家人去理解,去包容。有的团队有的研究员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这样的条件,也是非常可惜的。

 

问:作为一个研究者,您怎么理解宽松和自律?


答:我觉得宽松的前提条件是自律。其实研究院在选新同事的时候条件还是比较苛刻的。我们更喜欢有自驱力的一些同事。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大家能够成为合作伙伴,一起谋发展,共同努力拼杀,而不是用条条框框的制度去约束大家。我相信这个行业自律的人很多,大家都是名校毕业,经千挑万选才入行,大家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些因素足以造就这个行业有足够多有自驱力的人,我们需要的是把这样的人找到,给予他们宽松的环境,让他能够茁壮成长。

问:在面对行业如此多的信息的时候,如何通过自律来保持学习状态和较佳的分析能力?


答:第一,把每天的事情排满,这是最基础的。第二,列出短中长期重要的内容,把时间花到关键的事情上。要选择什么东西是你的优选项,提前做重要紧急的事情,同时也要做一些不那么紧急,但确实重要的事情。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03 协同赋能和研究独立性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问:有没有一些客户是被您专业的研究服务吸引从而选择兴业证券作为服务机构的?


答:其实很难说具体例子,商战片里基本上就是霸道总裁一出场,然后局面瞬间反转,但真实永远不是这样的。真实世界中的客户是你一栋楼一栋楼跑出来的,是一个一个路演电话打出来的,是你一天说完50次同样的话,被不同客户拒绝,你还要有勇气去打第51次电话,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问:当学术属性和市场属性发生冲撞时,你会如何平衡?


答:首先我们是商业研究,就注定了它跟学术研究的不同。这其实是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认知事物的客观本体。第二个层次是评估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投资者的心态下反映到投资上会是怎样的。换句话说,一个是客观上这朵花长得怎么样,一个是你心里的花能开成什么样子。在这方面注定了券商研究和学术研究是不同的,我们希望能做的是明确告诉客户两者的所有信息。第一,告诉他客观条件下事物是怎么样的。第二告诉他,基于客观事实及资本市场现在的状况,我推测它会变成什么样。这两部分是不同的信息,要跟客户说明事实的同时表明我的判断。

问:在集团协同的背景下,如何理解兴证研究与集团其他业务板块的关系?当研究逻辑得出的结论和公司其他部门利益不一致,会怎么处理?


答:首先研究是一个独立的部门,我觉得这一点公司把握得还是非常好的,研究的独立性始终是被尊重的。但这和做好集团协同是不冲突的。首先集团协同我觉得是必须要去做的,因为长期来看,不做好它,研究也没有办法独善其身,协同意味着大家是相辅相成的。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比如我们与其他业务部门一起去见客户,业务部门会充分尊重我们研究的独立性,我们也会坚守自己研究的独立性,集团协同的本质是在合规的前提下让客户满意,比如企业端客户想听下行业战略,或者想了解业界同仁的做法。这时,我们可以通过研究的专业能力去给其他部门赋能。

另一方面其实很多部门也会给我们赋能,比如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当地同事对当地企业的整体判断在业务专业性上可能没有我们强,但有时候反而是更接地气的,我们多听他们的意见,也有利于更好的维护和当地企业的合作关系,其实我觉得对双方是非常好的,能达到1+1大于2的效果。



04 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问:听说从来没有兴证研究自己校招培养的首席分析师离开后加盟友商,您觉得兴证研究吸引人才的特质是什么?


答:传承。不只是医药团队,宏观策略、交运、化工等等好多行业,都是一代首席推下去,下一代首席起来。客户对研究院的支持,不是因为你当下的强大,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你后继有人,所以愿意跟你成为一个战略性的合作伙伴,这个是更重要的。

问:您觉得兴证研究能持续做好基因传承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答:我觉得原因非常明确,首先是氛围,我一直说我们的研究院可能不是业界规模最大,但工作氛围肯定是最好的之一。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待得很舒服,你就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做研究。比如说现在医美比较热,但医美这个行业它既有社会服务业的属性,同时又有医药的属性,所以在很多研究团队中,这两个行业的团队是有一些竞争的,但在我们研究院大家是通力合作的,大家一起调研,整体去把蛋糕做大,类似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就是这样的一个氛围,让大家能够长期愿意留在这里。其次我们是善于培养人才的,一方面是有比较好的从实习生到年轻研究员到资深研究员这样的培训体系,同时我们也愿意给年轻研究员机会让他们去带领团队。

问:在研究院的工作中有哪些人情味的瞬间曾经打动到您?


答:其实很有意思,业界有人问过我本人,说你们研究院大牌分析师不少,看上去好像大家有点拥挤,那么斌总(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王斌)是怎么做好管理的?我就跟对方开玩笑说斌总之所以能做好研究院管理,是因为斌总以前当过医生,在三甲医院看到过院长是怎么做管理的。我觉得我们的研究院和医院管理的内在逻辑是相似的,医院有最宝贵的两类人才,一类是医院管理人才,一类是专业人才——医生。院长尊重每位科室主任的诊疗自主权,尊重学术、尊重专业,而科室主任也尊重院长、院领导班子的领导。在宽松自律、尊重专业的氛围里,这家医院一定会欣欣向荣,我觉得兴证研究院也是这样的。


问:您一毕业就来到兴业证券,那么多年来您感受到公司最宝贵的文化特质是什么?今年是兴业证券成立30周年,如果让您送上一句富有佳熹特色的话,想对公司说什么?


答:我觉得最珍贵的文化,是简单、团结、尊重专业,这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感受,也是我觉得最珍惜的地方。对于公司,我想如果把它比喻成一个人的话,30岁还很年轻,还是个90后,希望公司就像90后的年轻人一样,不忘初心,越办越好。特别是对于我们90后所有年轻的同事,我祝愿大家能够在自己的职业发展路上越来越好。最后用90后在B站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祝愿客户们都给大家一键三连。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

【视频】徐佳熹博士:兴证研究在传承中有力前行 | “同梦·同兴”三十周年点击这里报名,参加行业盛会!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