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从AZD9291到奥希替尼,从后线进到前线,奥希替尼(Osimertinib,泰瑞沙)作为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历经AURA3、FLAURA、ADAURA等多项大型疗效确证性临床试验的层层考验,其效果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可谓一款针对EGFR突变人群的成功靶向药。

战线前移,奥希替尼术后辅助治疗登堂入室

为了使符合适应症的患者能尽早从奥希替尼中获益,研究者已经尝试在术后辅助治疗阶段应用奥希替尼。著名的ADAURA研究,即是在EGFR突变早期NSCLC中,探讨根治术后接受奥希替尼的获益情况。

该研究主要结果已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从无病生存期(DFS)曲线上,我们清晰的看到奥希替尼组与安慰剂组曲线明显分开,表明接受奥希替尼能较安慰剂显著延长患者DF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超过80%。

2020年12月,美国药监局(FDA)正式宣布奥希替尼作为首个辅助疗法,用于治疗携带EGFR突变的NSCLC患者。

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推荐,奥希替尼用于IB-IIIB期R0切除患者的术后辅助治疗,这也是NCCN指南历史首次。

无论有无辅助化疗,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均获益

刚刚举行的2020年度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公布了ADAURA的探索性分析结果。对IB~IIIA期接受根治术后患者,既往是否接受过辅助化疗,对接受奥希替尼辅助治疗的DFS进行分析。

(1)总体人群中,无论既往是否接受过辅助化疗,再使用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均有显著DFS获益,中位DFS数据:

先前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未达到 vs 22.1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4%(图1左)

先前未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未达到 vs 33.1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77%(图1右)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图1先前接受过辅助化疗(左)和未接受辅助化疗(右)的IB~IIIA期患者,接受奥希替尼(蓝)和安慰剂(橙)治疗的DFS

总体人群的结果支持奥希替尼辅助治疗的应用,但对不同手术病理分期的患者是否均适用?小编继续带大家了解。

(2)IB期患者,由于本身预后好,因此截止分析日期时,奥希替尼和安慰剂组的中位DFS均未达到,但从DFS曲线来看,无论先前是否接受辅助化疗,奥希替尼的DFS优于安慰剂组(图2)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图2先前接受过辅助化疗(左)和未接受辅助化疗(右)的IB期患者,接受奥希替尼(蓝)和安慰剂(橙)治疗的DFS

(3)II期患者,无论既往是否接受过辅助化疗,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均较安慰剂组有显著DFS获益,该组人群中位DFS数据:

先前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未达到 vs 29.4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5%(图3左)

先前未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未达到 vs 22.1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0%(图3右)

我们再细看曲线,接受辅助化疗后再接受奥希替尼的DFS曲线几乎呈“水平状“,而先前未接受辅助化疗、仅接受奥希替尼治疗患者的DFS表现则差些。这提示,对存在EGFR驱动基因突变的II期患者,术后接受辅助化疗再进行奥希替尼辅助靶向治疗,是一种优化策略。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图3 先前接受过辅助化疗(左)和未接受辅助化疗(右)的II期患者,接受奥希替尼(蓝)和安慰剂(橙)治疗的DFS

(4)IIIA期患者,结果同样适用。

先前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38.8月 vs 12.9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7%(图4左)

先前未接受辅助化疗者,奥希替尼vs安慰剂:38.6月 vs 11.2月,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90%(图4右)

IIIA期可手术NSCLC患者群体的异质性很大,术后辅助治疗手段的探讨一直是临床难题之一。该结果提示,对存在EGFR突变的患者,奥希替尼是一种值得考虑的治疗策略,半数病例的DFS可超过3年。在保证患者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奥希替尼能帮助患者取得足够长的DFS。

而且,无论是否接受过辅助化疗,患者均能从奥希替尼辅助治疗中获益。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图4 先前接受过辅助化疗(左)和未接受辅助化疗(右)的IIIA期患者,接受奥希替尼(蓝)和安慰剂(橙)治疗的DFS

奥希替尼或成EGFR突变NSCLC术后辅助治疗最佳方案

ADAURA研究的探索性分析结果表明,无论既往是否使用过辅助化疗,无论术后分期如何,后续使用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均支持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在DFS上获益。

在汇总各分期亚组的森林图上,我们也清晰的看到各期患者、无论先前是否接受辅助化疗,均支持奥希替尼DFS获益(图5)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图5亚组分析小结(森林图)

ADAURA研究探索性分析中,奥希替尼组的样本量相对较小,其结果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但这些喜人的结果,显然已将奥希替尼推到术后辅助治疗阶段,奥希替尼单药或与辅助化疗序贯应用,或能成为今后EGFR突变可手术NSCLC的治疗选择。

我国人口基数大,EGFR突变比率高,潜在获益人群广泛。我们期待未来更多的研究证据,为这部分人群带来更长的术后DFS,争取做到术后不复发、少复发。

参考资料

1.Wu YL, et al. Osimertinib in Resected EGFR-mutat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DOI: 10.1056/NEJMoa2027071.

2.Wu YL, et al. Postoperative chemotherapy use and outcomes from ADAURA: Osimertinib as adjuvant therapy for resected EGFR mutated NSCLC. 2020 WCLC.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END
版权声明/免责声明
本文为转载作品,仅供感兴趣的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文中图片取自网络,根据CC0协议使用,版权归拥有者。
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衷心感谢!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推荐阅读
药时代,我们帮您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
WCLC快递:奥希替尼或成最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点击阅读原文,直达药时代知识宝库!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