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联盟直播002期/药时代直播间007期牛俊奇教授:新发传染病应对策略——疫苗和药物研发的困难与机遇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毫无疑问,新冠时期的肺炎故事是各大媒体2020年初的流量冠军。一时间,病毒,这个很难与好事儿挂钩而且不十分具象的微生物,通过这次事件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当中。除了新冠能导致肺炎,形形色色的病毒还能导致其它疾病,如流感(如H1N1)、乙型肝炎(HBV)、艾滋病(HIV),一些病毒甚至被证实和某些癌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除了“担任”医学工作者的长期斗争对象,病毒凭借其强大的危险性还让很多媒体人印象深刻,经过影视作品的创作,成为了剧组人员加鸡腿的资本。。。
可是,能否有一天,病毒能够从健康方面帮助人类呢?
这还要从另外一种我们恐惧的疾病说起,那就是世人皆知的癌症。在很多人看来,一旦罹患癌症,恐怕就离大限不远了。现在要是有人说可以用病毒去治疗癌症,你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有一部分科学家信了。这“一小撮”科学家甚至还搞出了若干产品,进入了临床,再次刷新了大家对“以毒攻毒”的认识,给抗癌大业打call。
基于事实,我们知道大部分病毒对人体是无害的,而且病毒不能独立的繁衍传播,必须依靠(动物或植物)细胞来完成繁殖扩散。为此,病毒发展了一整套感染细胞的本领。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图源:123rf)

虽然原理大致一样,但不同病毒之间又存在细微的差别。举个简单的例子,COVID-19(新冠病毒)似乎对人类的肺部特别青睐,而HBV(乙型肝炎病毒)却对人类的肝细胞情有独钟。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让以“病毒攻击肿瘤”有了一丝的理论上的可行性:让病毒不去影响正常细胞,而是特异性地感染癌细胞,并且能让癌细胞最终凋亡

这个想法并非是天马行空,而是受到了自然界的启发,早至20世纪初期,从某些病历记录的手稿中就能发现相关的记载:部分宫颈癌患者在感染疱疹病毒后,其癌灶减小,临床症状减轻。科学家们受此启发,初步地认识了病毒的抗癌特性,并且发明了溶瘤病毒(Oncolytic Virus —OV)这个概念名词。
因为客观上技术操作难度较大,所以对于溶瘤病毒的相关研究直到1960年代才开始步入正轨。根据前人的经验,医学工作者们顺藤摸瓜,逐渐锁定了少数几种病毒作为重点研究对象。经过逐步的筛选、验证并且加以基因工程技术改造,取得了一系列成果,部分实现了临床应用。
例如,2005年在中国被批准上市的“安柯瑞”,是一种由腺病毒(adenovirus)改造的药物,用于治疗头颈部癌,由上海三维生物开发。2015年,一种由单纯疱疹病毒(HSV)改造的药物T-Vec(商品名:Oncovex),在美国和欧洲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晚期黑色素瘤。
溶瘤病毒的治疗原理,从攻击肿瘤细胞的机制出发,可大体上归纳为“一个大前提,两种途径”。这个大前提,指的是病毒能特异性地感染肿瘤细胞,对人体的正常细胞不感染或没有影响。两种不同途径,指的是直接杀伤和间接杀伤。直接杀伤,即通过溶瘤病毒特异性地感染肿瘤细胞,并在细胞内大量繁殖,使得肿瘤细胞裂解、凋亡(实际上就是涨破了)。间接杀伤,指的是溶瘤病毒在癌细胞内复制的过程中导致细胞因子的生成和扩散,从而小范围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招募更多的免疫细胞到肿瘤周边,造成肿瘤细胞的杀伤和凋亡。
以目前临床研究较多的T-Vec为例,数据显示,在双盲对照试验中,使用T-vec的治疗组获得了26%的有效率。对比传统疗法,这是明显的进步。
实事求是地讲,从20世纪初期的病历手稿到如今的临床数据,关于溶瘤病毒的未解之谜还有很多,其药理机制还处在探索阶段。通过细胞水平的体外实验,目前的数据支持溶瘤病毒能激活先天免疫适应性免疫机制,前者造成自然杀伤细胞脱粒(NK degranulation)和未成熟树状细胞成熟化(IDC maturation),后者造成细胞毒性淋巴细胞生成(CTL generation),从而让人体的免疫细胞杀伤癌细胞。在此基础上,适当地加入免疫调节手段,如加入丙戊酸,则可以增强OV感染癌细胞的成功率、基因表达率等,使得其抗癌作用得以增强。

结语

与溶瘤病毒相关的科研工作其实是比较复杂的基因工程,需要广大科技工作者日以继夜地奋战。虽然病毒在今年年初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难以消除的影响,但这并不应该成为我们怀疑或否定相关病毒研究机构的理由。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才使得COVID-19疫情的应对策略变得更加科学和清晰。从疫苗的开发到溶瘤病毒药物的开发,病毒的科研价值应该被重视并且认真对待。

参考文献:

1. Victoria A. Jennings et al.,“Potentiating Oncolytic Virus-Induced Immune-Mediated Tumor Cell Killing Using Histone Deacetylase Inhibition”,Molecular Therapy Vol. 27 No 6 June 2019

2. Wikipedia

3. 百度百科

声明:本文为投稿作品,信息仅供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热烈欢迎朋友们参加!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直播课预告

联盟直播002期/药时代直播间007期牛俊奇教授:新发传染病应对策略——疫苗和药物研发的困难与机遇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8期张丹博士:中美新冠病毒临床试验设计之比较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9期一体化信息平台在临床试验中应用的案例分析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 更多活动策划筹备中
往期回顾

往期回顾
药时代直播间001期| 希望之药,抗疫之战!——中美同情用药制度之解读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2期 | 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试验方案解读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3期 |药品专利的价值和风险——由瑞德西韦引发的专利思考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4期/中国NASH新药联盟001期吴健教授: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及纤维化进展 | 发现新靶点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5期邬征博士从冠状病毒爆发到抗病毒药物研发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6期王焱博士: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阅读原文”一起来充电吧!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 药时代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联盟直播002期/药时代直播间007期牛俊奇教授:新发传染病应对策略——疫苗和药物研发的困难与机遇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毫无疑问,新冠时期的肺炎故事是各大媒体2020年初的流量冠军。一时间,病毒,这个很难与好事儿挂钩而且不十分具象的微生物,通过这次事件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当中。除了新冠能导致肺炎,形形色色的病毒还能导致其它疾病,如流感(如H1N1)、乙型肝炎(HBV)、艾滋病(HIV),一些病毒甚至被证实和某些癌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除了“担任”医学工作者的长期斗争对象,病毒凭借其强大的危险性还让很多媒体人印象深刻,经过影视作品的创作,成为了剧组人员加鸡腿的资本。。。
可是,能否有一天,病毒能够从健康方面帮助人类呢?
这还要从另外一种我们恐惧的疾病说起,那就是世人皆知的癌症。在很多人看来,一旦罹患癌症,恐怕就离大限不远了。现在要是有人说可以用病毒去治疗癌症,你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有一部分科学家信了。这“一小撮”科学家甚至还搞出了若干产品,进入了临床,再次刷新了大家对“以毒攻毒”的认识,给抗癌大业打call。
基于事实,我们知道大部分病毒对人体是无害的,而且病毒不能独立的繁衍传播,必须依靠(动物或植物)细胞来完成繁殖扩散。为此,病毒发展了一整套感染细胞的本领。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图源:123rf)

虽然原理大致一样,但不同病毒之间又存在细微的差别。举个简单的例子,COVID-19(新冠病毒)似乎对人类的肺部特别青睐,而HBV(乙型肝炎病毒)却对人类的肝细胞情有独钟。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让以“病毒攻击肿瘤”有了一丝的理论上的可行性:让病毒不去影响正常细胞,而是特异性地感染癌细胞,并且能让癌细胞最终凋亡

这个想法并非是天马行空,而是受到了自然界的启发,早至20世纪初期,从某些病历记录的手稿中就能发现相关的记载:部分宫颈癌患者在感染疱疹病毒后,其癌灶减小,临床症状减轻。科学家们受此启发,初步地认识了病毒的抗癌特性,并且发明了溶瘤病毒(Oncolytic Virus —OV)这个概念名词。
因为客观上技术操作难度较大,所以对于溶瘤病毒的相关研究直到1960年代才开始步入正轨。根据前人的经验,医学工作者们顺藤摸瓜,逐渐锁定了少数几种病毒作为重点研究对象。经过逐步的筛选、验证并且加以基因工程技术改造,取得了一系列成果,部分实现了临床应用。
例如,2005年在中国被批准上市的“安柯瑞”,是一种由腺病毒(adenovirus)改造的药物,用于治疗头颈部癌,由上海三维生物开发。2015年,一种由单纯疱疹病毒(HSV)改造的药物T-Vec(商品名:Oncovex),在美国和欧洲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晚期黑色素瘤。
溶瘤病毒的治疗原理,从攻击肿瘤细胞的机制出发,可大体上归纳为“一个大前提,两种途径”。这个大前提,指的是病毒能特异性地感染肿瘤细胞,对人体的正常细胞不感染或没有影响。两种不同途径,指的是直接杀伤和间接杀伤。直接杀伤,即通过溶瘤病毒特异性地感染肿瘤细胞,并在细胞内大量繁殖,使得肿瘤细胞裂解、凋亡(实际上就是涨破了)。间接杀伤,指的是溶瘤病毒在癌细胞内复制的过程中导致细胞因子的生成和扩散,从而小范围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招募更多的免疫细胞到肿瘤周边,造成肿瘤细胞的杀伤和凋亡。
以目前临床研究较多的T-Vec为例,数据显示,在双盲对照试验中,使用T-vec的治疗组获得了26%的有效率。对比传统疗法,这是明显的进步。
实事求是地讲,从20世纪初期的病历手稿到如今的临床数据,关于溶瘤病毒的未解之谜还有很多,其药理机制还处在探索阶段。通过细胞水平的体外实验,目前的数据支持溶瘤病毒能激活先天免疫适应性免疫机制,前者造成自然杀伤细胞脱粒(NK degranulation)和未成熟树状细胞成熟化(IDC maturation),后者造成细胞毒性淋巴细胞生成(CTL generation),从而让人体的免疫细胞杀伤癌细胞。在此基础上,适当地加入免疫调节手段,如加入丙戊酸,则可以增强OV感染癌细胞的成功率、基因表达率等,使得其抗癌作用得以增强。

结语

与溶瘤病毒相关的科研工作其实是比较复杂的基因工程,需要广大科技工作者日以继夜地奋战。虽然病毒在今年年初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难以消除的影响,但这并不应该成为我们怀疑或否定相关病毒研究机构的理由。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才使得COVID-19疫情的应对策略变得更加科学和清晰。从疫苗的开发到溶瘤病毒药物的开发,病毒的科研价值应该被重视并且认真对待。

参考文献:

1. Victoria A. Jennings et al.,“Potentiating Oncolytic Virus-Induced Immune-Mediated Tumor Cell Killing Using Histone Deacetylase Inhibition”,Molecular Therapy Vol. 27 No 6 June 2019

2. Wikipedia

3. 百度百科

声明:本文为投稿作品,信息仅供个人谨慎参考,非商用,非医用,非投资用。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衷心感谢!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热烈欢迎朋友们参加!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直播课预告

联盟直播002期/药时代直播间007期牛俊奇教授:新发传染病应对策略——疫苗和药物研发的困难与机遇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8期张丹博士:中美新冠病毒临床试验设计之比较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9期一体化信息平台在临床试验中应用的案例分析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 更多活动策划筹备中
往期回顾

往期回顾
药时代直播间001期| 希望之药,抗疫之战!——中美同情用药制度之解读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2期 | 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试验方案解读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3期 |药品专利的价值和风险——由瑞德西韦引发的专利思考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4期/中国NASH新药联盟001期吴健教授: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及纤维化进展 | 发现新靶点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5期邬征博士从冠状病毒爆发到抗病毒药物研发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药时代直播间006期王焱博士: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可恨的病毒能戴罪立功,成为新的抗癌利器吗?
“阅读原文”一起来充电吧!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