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药时代):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正文共:41844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卡尔·杰拉西(图片来源:网络)

在常人的眼里,化学家的一生,一定是在试管烧瓶堆积的实验室里度过,在原子分子的世界里苦苦求索,矢志不变,终其一生。然而,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卡尔·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一生,却是另一种不同的画面:他不仅在实验室奋斗,也驰骋商场,笔耕不断,艺坛播收。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化学家,同时还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多产的小说家和剧作家,以及慷慨的艺术品收藏家和慈善家。2015年1月以91岁高龄仙逝的杰拉西教授,真正活出了一个传奇的七彩人生。

卡尔·杰拉西1923年出生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一位匈牙利裔医生。16岁那年,为了逃离纳粹的迫害,他和母亲身无分文地来到美国。经过几年刻苦的学习,他22岁就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区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通过化学反应将雄性激素睾丸酮转化为雌性激素雌二醇,这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早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前,他就在西巴公司(Ciba,世界著名的诺华制药公司的前身)参与研究抗组胺药物,发明了“去敏灵”——一种抗过敏的止痒药。1949年,他来到位于墨西哥城的辛泰克斯公司(Syntex),领导一个研究团队从事“可的松”的合成工作。他们利用从墨西哥野生甘薯中提取的原料,来合成可以治疗多种疾病的甾体激素类药物,包括炔诺酮,一种具有很高活性的口服孕激素,这就是后来被称为“神奇药片”的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口服避孕药。从此,人类真正实现了生育控制。这一贡献,对人类社会的文明和发展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也正是由于这个工作,人们尊称杰拉西为“避孕药之父”。

1952年,杰拉西来了一个华丽大转身,从工业界转任大学教授,来到位于底特律的怀恩州立大学化学系任教。1959年,杰拉西在威斯康星大学时的老师威廉·强生教授执掌斯坦福大学化学系,那时的斯坦福化学系,名气远不如今天这样如雷贯耳,为了建立斯坦福化学系的学术声望,强生教授招聘了一批青年才俊,杰拉西就是他的第一人选。在此之后的40年里,杰拉西对斯坦福化学系学术声望的隆起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斯坦福期间,他深入研究了生物合成这一领域,即大自然是如何构造复杂分子,比如海洋天然产物的。他也是最早一批采用高灵敏分析仪器来推测化学结构的先驱。1965年,在常人还不知计算机为何物的时候,他就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费根·包姆教授合作,开发出了一套用计算机推演化学结构的程序,这是最早采用人工智能和专家系统来研究化学问题的典范。在杰拉西50多年的化学研究生涯中,他发表了1200篇学术论文,其中350篇发表在化学界的顶级杂志《美国化学会会志》上,无论与任何时代的化学家相比,这都是一个难以打破的神话。由于杰拉西对化学研究的巨大贡献,他几乎囊括了科学界除了诺贝尔奖之外的所有重要奖项:包括由美国总统颁发的国家科学奖、国家技术奖、沃尔夫奖设立之后的第一个沃尔夫化学奖、美国化学会最高奖普利斯特立奖。然而,诺贝尔奖却始终没有垂青这位化学英雄。有人猜测,也许是由于口服避孕药的发明引起了宗教界的反弹,保守的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在宗教势力的影响下,也失去了宣称的公允,这不仅是杰拉西的缺憾,也是诺贝尔奖的不幸。

尽管杰拉西在大学任教50年,但他却从未离开过工业界。1957年,他从当时任教的怀恩州立大学休学术年假,回到墨西哥城的老东家辛泰克斯公司,担任研发副总裁。他还说服辛泰克斯公司在斯坦福大学所在地加州帕拉阿图建立了分公司,从1968年至1972年,他一直担任分公司的总裁,直接领导公司的运营。辛泰克斯公司于1994年为制药大鳄罗氏制药公司所并购。1968年,杰拉西还成立了一家新公司佐依康(Zoecon),这是一家生产新型杀虫剂的公司,采用修改后的昆虫生长荷尔蒙来达到杀虫的目的,这种灭虫方法不像传统杀虫剂那样会对环境产生污染。佐依康最终为制药公司山多士(Sandoz)收购,也成了今天诺华公司的一部分。由于拥有辛泰克斯公司的大量股票,这家公司生产的避孕药销售一直很好,后来又为大药厂收购,这些都为杰拉西带来了巨额财富,从此,他成为了一名不必为钱操心的财务自由人。

杰拉西的前两次婚姻都以离婚告终。1977年,54岁的杰拉西邂遇38岁的斯坦福大学英语系美女教授戴安·米德尔布鲁克(Dian Middlebrook)。米德尔布鲁克还是著名的传记作家和诗人,她的传记文学作品曾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数月不衰。米德尔布鲁克的美丽、聪慧、优雅让杰拉西深深着迷,同样两次失败的婚姻,让两人有了追寻灵魂伴侣的渴望。

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戴安·米德尔布鲁克(图片来源:Wikipedia)

然而,在相处了6年之后的某一天,米德尔布鲁克告诉杰拉西,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两人就此分手。突然遭遇的失恋,令花甲之年的杰拉西备受打击。愤怒出诗人,他将满腔失意和痛苦,以及与米德尔布鲁克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倾注到文字之中,由此迈开了文学创作的第一步。一年之后,当米德尔布鲁克回心转意,要与杰拉西破镜重圆、合归于好的时候,杰拉西献给她的是他的处女作——一部记录了他们6年恋情的小说。米德尔布鲁克大吃一惊,她当然不同意发表这部小说,但她对杰拉西的文笔和写作水平大加赞赏。1985年,经过8年的苦恋,他们终于结成连理,走进各自的第三次、也是各自人生的最后一次婚姻。在新婚妻子的鼓励和劝说下,杰拉西决定从今以后妇唱夫随,将人生的重点转移到写作中来。他感叹道:我应该再多过一重人生,不仅在技术层面上造福人类,也要在社会中留下一道文化印迹。在其后的岁月里,他们夫妇在旧金山、伦敦和维也纳的家中一起写作,辛勤笔耘,杰拉西先后写作发表了18部小说、8部戏剧和一千多首诗歌。米德尔布鲁克也有多部传记出版,直到2007年去世前一个月,还在从事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传记撰写。

杰拉西的写作,很多是以他所熟悉的科学合科学家生活为背景的,由此开创了小说创作的一个新流派——虚构作品中的科学(science-in-fiction),它既不是科普小说,也不是科幻小说,而是通过虚构的学术环境和科学家生活,来审视科学家的行为和学术界的文化氛围。这些作品包括《诺贝尔的囚徒》、《布尔斯基弃子法》、《逝去的马克斯》、《孟纳金的种子》和《一氧化氮》,等。在这些作品中,他通过小说的方式,探讨了当前学术界的一些生态环境和问题,例如科学家对诺贝尔奖的疯狂追求、科研领域的竞争关系、学术界的师徒关系、学术界中男女师生关系,以及科研道德和诚信问题,向大众展示了学术象牙塔内这个特定群体的部落文化。他还与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康奈尔大学化学教授罗尔德·霍夫曼合写了一部剧本《氧气》,2001年在美国化学会年会上公演。杰拉西的作品,受到了许多读者的好评,也引起了不少的讨论和批评。

利用辛泰克斯公司带来的巨额财富,杰拉西也购买了大量的艺术品。他特别钟情于现代主义造型大师、德国包豪斯学院教授保罗·克里的绘画,收集了大量的保罗·克里作品,这些作品许多陈列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供公众欣赏。他曾立下遗嘱,在他逝世后,这些保罗·克里作品会捐赠给维也纳的阿尔伯缇娜美术馆和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他还在加州伍德赛德郡购买了二千英亩的土地,开办养牛场,他戏称这个农场为SMIP(意为辛泰克斯使之成为可能,Syntex Made It Possible)。1978年,杰拉西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唯一女儿帕梅拉自杀身亡,给了他很大的刺激和震动。帕梅拉生前是一名诗人和画家,由此他认识到艺术家遗世独立的生活方式,是造成帕梅拉抑郁和自杀的原因,艺术家的生活创作方式需要改变。他拿出SMIP农场一半的土地,建造了一座杰拉西艺术家之村,在美丽的大自然环境中,为艺术家提供一个免受打搅的创作交流和工作场所。艺术家之村每年为80名从事视觉艺术、文学、音乐和舞蹈的艺术家提供居住和创作的空间,自创立以来,已先后资助了超过2000名艺术家到这里来生活创作。杰拉西艺术家之村,已成为了北美大地上艺术家的一艘诺亚方舟。

杰拉西九十一年的漫长一生,谱写了多部人生的绚丽篇章。他在斯坦福大学的同事、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理查德·泽拉教授评价道:“很少有人能像杰拉西那样,集科学和文学的才华于一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把杰拉西称为二十世纪的文艺复兴人,因为他是一位像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达·芬奇那样集科学家、工程师、艺术家于一身的超级大牛人。”

值得一提的是,杰拉西与中国科学家也有着深厚的渊源。他发明的避孕药药片的动物药效试验,是由华裔生殖学家张明觉博士主持完成的。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他在怀恩州立大学任教时,我国女化学家黄量博士,在康奈尔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进入他的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他们一起合作,发表了十几篇高水平论文。黄量于解放初期年回到国内,任职于协和医学院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为中国的避孕药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并培养了大批人才,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从学术家谱上,中国有一脉杰拉西的正传徒子徒孙,在药物化学研究,特别是避孕药研究领域,将他的学术思想发扬光大。

2015年7月16日写于上海

备注:

  • 本文于2015年8月28日首发于《海归学人》

  • 参考文献:略

 

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黎健博士

药明康德国内新药研发服务部副总裁

黎健,北京大学化学学士(1982)及博士(1987),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博士后。加入制药工业界先后任职于美国德州生物技术公司(Encysive Pharmaceuticals)和美国强生医药公司(Johnson & Johnson Pharmaceutical R&D),在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和新药研发方面具有20余年丰富经验,参加与领导多个项目的临床前发现与开发工作,在国际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90余篇,申报新药专利170余项。2008年底回国加入药明康德,建设一体化新药研发平台,现任药明康德国内新药研发服务部副总裁、先导化合物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管理委员会秘书长。

黎健博士将应邀出席2019年7月12日、13日药时代主办的“靶点 新技术 新机遇 助力新跨越!——2019中国抗癌药高峰论坛”,并做嘉宾演讲,题目是“AI技术在新药研发中的应用”。热烈欢迎朋友们参加,与黎博当面交流!

专栏 | 身有彩凤双飞翼——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杰拉西(Carl Djerassi)的七彩人生

发布者:药时代,转载请首先联系contact@drugtimes.cn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